1月9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文章,《擊鼓催徵穩馭舟——深化對在嚴峻挑戰下做好經濟工作的規律性認識綜述》,忽然提出「遇到了世紀罕見的三重嚴重衝擊」。

中共遭遇了哪「三重嚴重衝擊」?

《人民日報》的文章開篇回顧2020年,稱「嚴峻挑戰突如其來。百年不遇的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發,世界經濟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衰退,一些國家遏制打壓全面升級,外部環境帶來巨大挑戰。中國經濟遇到了世紀罕見的三重嚴重衝擊」。

「世紀罕見的三重嚴重衝擊」,這應該是中共黨媒首次被授意報道這樣的提法,特別是「一些國家遏制打壓全面升級」的第三擊,中共高層歷來迴避,無論政治局會議的報道,還是所謂的重要講話,基本不提。

12月24日至25日,中共政治局召開了民主生活會。當時為了肯定習近平2020年的功績,僅籠統稱「戰勝史所罕見的風險挑戰」,還描述「外部環境風高浪急,來自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社會、國際、自然等領域的挑戰紛至沓來」,並被稱為「泰山壓頂的危難時刻」,已屬罕見。但當時的報道,始終沒有透露具體的外部挑戰是甚麼。

進入2021年,中共黨媒顯然在授意之下,再次稱2020年遭遇了「世紀罕見的三重嚴重衝擊」。疫情和世界經濟衰退,這前兩擊不算新聞;第三擊的「一些國家遏制打壓全面升級」,應是首次提及。中共黨媒忽然毫無顧忌地亮出了中共內外交困的實情,確實罕見,也很蹊蹺。

哪些國家在遏制中共?

《人民日報》稱「一些國家」遏制中共全面升級,之前的說法還一直是「個別國家」,這顯然不是亂編或筆誤。這表明,在中共高層看來,除了眾所周知的美國之外,還有其它國家也在遏制中共政權,到底還有誰呢?

雖然文章沒有點明,但按照中共黨媒以往的報道,其它國家至少還應該包括五眼聯盟的國家,或者至少應該包括英國、澳洲和加拿大,或許還包括亞洲的近鄰日本,也少不了敵對的印度,是否包括法國、德國等國似乎難說。如果以禁止華為當作尺碼衡量,包括的國家可能就更多了。

澳洲是美國之外最先提出疫情調查的國家,在中共連續經濟脅迫之下,至今沒有放棄,中澳關係不斷惡化;加拿大也沒有屈從中共的人質外交,中加關係跌至冰點;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與英國的關係同樣迅速崩裂。上述這些國家,也都在譴責中共在香港製造亂局,譴責中共迫害人權,最近也都支持推動疫情調查。

2020年在西太平洋的軍事演習中,以美國為主導,日本、澳洲、印度積極主動參與,被中共稱為「亞洲小北約」;此外,加拿大、南韓、新加坡、菲律賓等,也都曾加入與美國的大小聯合軍演,加拿大軍艦還穿越了台灣海峽。2020年底,法國核潛艇也進入西太平洋;預計2021年,英國航母將會部署到西太平洋,德國、法國也都表示了軍事部署的想法。

《人民日報》描述「一些國家」遏制中共全面升級,並非空穴來風,中共只差承認陷入國際孤立了。

「三重嚴重衝擊」提法出爐的原因

黨媒忽然提出「世紀罕見的三重嚴重衝擊」,當然不是要自己唱衰,而是為了再度拔高習近平的功績。《人民日報》的文章隨後稱,「這一年,輝煌成績舉世矚目」,以習近平為核心,中央「保持戰略定力,準確判斷形勢 ……交出了一份人民滿意、世界矚目、可以載入史冊的答卷」。

文章還總結道,黨中央權威是「危難時刻」的「根本依靠」,展現了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高超智慧」,「應對前進道路上風險挑戰的嫻熟能力」。

《人民日報》的這篇文章,主要還是為習近平唱讚歌的,洋洋灑灑數千字,描繪了如何應對疫情、復工復產、內循環、脫貧、科技創新,最後是經濟正增長。

但文章的上下邏輯似乎不通,既有嚴重疫情,還有「世界經濟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衰退」,中國老百姓失業嚴重、消費到處是堵點,又有「一些國家」遏制全面升級,「世紀罕見的三重嚴重衝擊」之下,中國經濟的正成長數據從何而來呢?

文章為了拔高中共高層的功績,再次罕見承認內外交困的嚴重程度,但文中所提的「三重嚴重衝擊」,至今無解,又哪來的「輝煌成績舉世矚目」呢?

疫情再度爆發,抗疫勝利的謊言被揭穿。新華網同日報道,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到河北調研疫情防控工作,提出「儘快阻斷疫情傳播,拱衛首都公共衛生安全」。中共再度回到了武漢封城期間的狀態,千方百計先保住北京,但現在北京已經爆出疫情,根本掩蓋不住了。

「三重嚴重衝擊」為何發生?

疫情不僅令世界各國陷入經濟衰退,還造成了超過191萬人死亡,社會秩序和正常生活不再,都因為中共刻意隱瞞疫情,還到處甩鍋、抵賴,甚至以疫謀霸。中共又強推「港版國安法」,才導致了「一些國家」遏制中共政權,中共高層至今也沒有真正的出路。文章絲毫沒有提到中歐貿易協定,顯然也沒有真正認為,憑此可以突破國際孤立的局面。

新華社第二天重複報道政治局常委會議,特意突出強調,「既要充滿信心,也要居安思危」。可見,中共高層面對困局,並無真正的解決之道,習近平親自對歐盟大量讓步,只是暫緩了中歐之間的全面對抗,但又明知無法兌現承諾,下一步仍然是未知數。遏制中共的「一些國家」名單,恐怕還會加長。

中共黨媒忽然放出「世紀罕見的三重嚴重衝擊」,表面上在讚揚中共高層,實際試圖在為中共高層推責,這樣的推責幾乎持續了過去一整年,但這「三重嚴重衝擊」到底是如何發生的?中共高層顯然無法推掉一系列錯誤決策的責任,中共高層的權威陷入了空前危機,一直在不斷利用中共黨媒的宣傳,試圖擺脫黨內的種種質疑。

內部衝擊才更致命

中共至今隱瞞疫情,當然不會關心老百姓的死活,中共高層大都在59歲以上,不必注射中國產的疫苗,應該已經搞到了美國疫苗;世界經濟衰退可以內循環,中共高層也不會關心老百姓過甚麼日子,有沒有工作,或者有沒有電用;中共財政沒錢了,可以向馬雲們下手;被國際孤立了,中共高層就閉關鎖國、自力更生。

真正威脅中共高層核心地位的,並非是外部的「三重嚴重衝擊」。中共高層真正擔心的,是因為明知自己的失誤才導致了「三重嚴重衝擊」,現在面對中共內部的質疑,中共高層無法自圓其說;或者說,黨內有人在利用這「三重嚴重衝擊」,挑戰中共的領導核心,這才是最大的衝擊,來自內部的衝擊,也才是最致命的衝擊。

2020年伊始,地球另一邊的美國,總統大位的爭論似乎告一段落,但在中國大陸,中共權鬥的硝煙似乎更濃了。2021年第一次政治局常委會議之後,黨媒蹊蹺的報道和罕見誇張的文章,再次透露了中共內部的不尋常,圍繞核心地位的爭奪,2021年的大戲又要開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