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特朗普政府阻止中共顛覆美國運動的深入,中共在美國大學的秘密活動也越來越引人關注。中共通過中國學生學者協會(CSSA)控制中國留學生,並在美國大學校園壓制言論自由。

國務卿蓬佩奧2020年12月在佐治亞理工學院大學演講特別提到了中共對留美中國留學生的壓制,呼籲美國教育界立即行動,不能讓中共摧毀美國的學術自由。

過去一年,為阻止中共盜竊美國研究,美國採取的行動包括起訴故意隱瞞與北京有聯繫的學者,禁止與中共軍方有關的研究生入境,調查在美國大學工作的中共軍方臥底科學家等。

美國還在去年7月關閉了中共駐侯斯頓領事館,該領事館是大力招募當地科學家加入中共人才計劃的基地。最近,美國政府敦促大學審查與孔子學院的合作關係。

然而中共在美國校園對言論自由的壓制還沒有受到足夠關注。中國學生學者協會(CSSA)在一百多所美國大學裏設有分會,為中國學生適應外國生活提供一個社交渠道,但分析人士說,這些組織還有一個更隱蔽的功能:推動中共政權在美國學術界的利益。

加拿大卡爾頓大學亞洲史副教授雅各布‧科瓦利奧(Jacob Kovalio)說:「CSSA是一棵非常強大樹的一個分支——其中心是中共情報蒐集、間諜活動、宣傳。」

中領館直接控制學生會

科瓦利奧說,CSSA由當地的中共領事館監管,這些團體是中共在美國校園裏傳遞其宣傳的「主要工具」,同時也壓制批評中共政權的言論。

許多CSSA公開表示或曾表示他們是由中共當地領事館指導、支持或資助的。

例如,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大學的CSSA章程中說,該組織由中共大使館和中共駐芝加哥領事館「直接領導和支持」。田納西大學的CSSA在其章程中(後來已被下架)說,該組織接受中共大使館的資助。

中共領事館對西南地區CSSA(涵蓋該地區26所大學)的控制更加明目張膽。該組織的章程規定,CSSA主席候選人必須得到中共駐洛杉磯領事館的批准。它還說,該組織接受領事館的指示,並在其網站上將其列為聯絡點。

89期間學生會短暫脫離中領館控制

中共對CSSA的控制並不是最近才開始的。現任南卡羅來納州大學艾肯分校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的謝田1986年來到美國,當時他是印第安納州普渡大學的化學博士生。他震驚地發現,那裏的CSSA被中共駐芝加哥領事館「嚴密控制」。

謝田說,「我沒想到在一個自由社會裏,還被中共控制得這麼嚴密,我對此很不滿意。」

於是,謝田開始在CSSA推動改革,最終成為副主席。兩年後,他領導了一場「政變」,切斷了中共領事館的控制。他說,學生會獨立後中共領事館終止了資助和其它支持。

那時,謝田才發現中共領事館曾派遣中國學生監視他和校園裏其他有民主思想的學生。他說,「他們把我們的身份、活動報告給領事館。」

謝教授還說,1989年6月在天安門廣場血腥鎮壓民主學生運動後,在美中國學生為聲援抗議者,控制了全國所有CSSA,從中共領事館中獨立出來。然而隨著那批中國學生畢業,這些團體又落入中共手中。

中共再次控制學生會

謝教授說,從那時起,中共就「完善了這種對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的控制和影響計劃」。中國學生都知道他們受到CSSA和領事館的監控,如果他們公開發表與北京不一致的觀點,他們在國內的親人可能會受到當局的威脅。

2017年,中國學生楊淑萍在馬利蘭大學的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讚揚了在美國能找到但在國內享受不到的「自由言論的新鮮空氣」。這引發了該校CSSA,以及其他中國學生和網民的激烈反彈,他們稱她的言論是漢奸;她被迫公開道歉。

《大紀元時報》2018年報道,賓夕凡尼亞州卡內基梅隆大學一名20歲的中國女學生,在匹茲堡猶太教堂槍擊案發生後,在朋友間的微信私聊群中批評該校中國學生會推廣一款暴力電子遊戲,被該校中國學生會成員警察告不要惹事,並要求她為自己的言論道歉,還告訴她:「你不能在朋友圈裏這樣說話。」

學生會屢次取消異見團體活動

美國和其它國家的CSSA多次因取消海外異見團體(包括藏人、維吾爾穆斯林和法輪功學員)舉辦的活動或演講而引發批評。

2017年,達賴喇嘛原定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演講,CSSA在社交媒體上說,它已向中共駐洛杉磯領事館請示如何停止該活動。

2019年9月,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禁止了該校CSSA,理由是該俱樂部違反了禁止危害人們安全行為的規定。此舉是由幾個月前CSSA抗議校園內的人權活動而引發的。該活動討論了中共對新疆地區維吾爾穆斯林的迫害。

據大紀元當時看到的微信群聊天記錄,中共駐多倫多領事館曾要求學生向他們報告這次集會的情況,並讓CSSA向校方官員投訴這次活動。

但是很多CSSA公開打壓自由言論的活動並沒有被舉報。謝教授講述了一件發生在2004年左右的事。

當時他在賓夕凡尼亞州的德雷塞爾大學任教。在那裏,他認識了賓夕凡尼亞大學的中國學生經濟俱樂部,並幫助安排著名中國經濟學家何清漣為中國學生做演講。然而該俱樂部的社長迫於壓力取消了這次活動。雖然會長不承認是誰向他施壓,但謝教授說,這顯然是CSSA或中共領事館的工作。

中共在校園的間諜和壓制活動

2020年12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R. Pompeo)在佐治亞理工學院發表「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和學術自由的挑戰」演講中指出,作為一個獨裁政權,中共知道它永遠比不上美國的創新,因此它實施的戰略是「搶劫、複製、取代」。

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的一名研究員王鑫(Xin Wang,音譯),隱瞞了自己是人民解放軍(中共軍隊)軍官的身份,一直在收集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實驗室的信息。還有在位於芝加哥的伊利諾伊理工學院學習電氣工程的季超群,曾試圖應徵參加美國軍隊,但他隱瞞了自己與中共情報部門的關係,情報部門讓他負責招募工程師和科學家。

蓬佩奧指很多美國大學已經被北京收買。對於中共赤裸裸的盜竊,被認為熱愛自由的各大學和研究機構的學者卻沒有抗議,相反,學校在自我審查。拉斐爾‧賴夫(Raphael Reif)校長甚至暗示,蓬佩奧的觀點可能會侮辱他們的華裔學生和教授。「我們不能讓中共利用政治正確來對抗美國的自由。我們必須保護和維護自由。」蓬佩奧說。

美國教育部在過去幾年發現,自2013年以來,美國學校從中國獲得了大約13億美元的資金。還有很多大學(比如哥倫比亞大學)都沒有報告真實的數字。

華盛頓大學大四學生周維拉(Vera Zhou,周月明)2017年回中國探望父親期間,因通過VPN訪問了學校的網站而被關進再教育營。當各方人士奔走相救時,華盛頓大學卻出面提供幫助,因為它與中國有一筆數百萬美元的交易。

蓬佩奧呼籲教育界行動起來,團結一致對抗中共的威脅,「不能允許這個殘暴的政權偷竊我們的東西,建立它們的軍事力量,並且給我們的人民洗腦,或者收買我們的機構來幫助它們掩蓋這些活動。」「不能讓中共摧毀學術自由」#

(英文大紀元記者Cathy He對本文作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