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日,中共喉舌央視高調宣佈,2021兵役登記已經啟動,而且強調,兵役登記是強制性的。網友則評論曰:是不是要打仗,缺少炮灰了?事實上,當兵冷、徵兵難尤其優質兵員難,是中共的一個老大難問題,而且近年來越發嚴重了。

拒服兵役現象持續擴大

我們先來看幾則近年來因拒服兵役遭當局重罰的公開報道。其一,2020年9月14日和9月24日,江西省上饒市信州區和雲南省文山市分別通報,各自轄區內的一名大專應屆畢業生因拒服兵役遭重罰,包括罰款2萬或1.2萬人民幣,被納入失信名單,兩年內不被錄用為公務員、國有企業工作人員、不能辦理出國手續、不得入學和升學,以及三年內不能辦理經商手續等八項處罰。

其二,2018年8月6日河南媒體報道,河南6名2017年新徵入伍的青年當了「逃兵」,按拒服兵役通報。

其三,2018年1月11日陸媒報道,福建省福安市兩名「95後」青年入伍後,強烈拒絕服兵役,被部隊(82集團軍)退回原籍。福安市對該兩名青年做出6項處罰,包括戶籍「服役欄」備註「拒服兵役」永久字樣,這對於這兩青年今後人生的影響不可謂不嚴重,因為在中國戶籍是一個人永遠的身份證明;此外,處罰除了針對個人外,還「連坐」家人不能享受福利(三年內其家庭和個人不得申領低保和小額貸款等)。

當然,更多的案例中共軍隊內部是「靜悄悄」處理的。就是以上三則個案,也印證了中共軍報2017年1月「對山西等地懲處拒服兵役情況的調查」一文所述情況:近年來,類似的處罰在上海、浙江、江蘇、湖北、福建等地也曾實施過。儘管拒服兵役會被重罰,但此現象仍屢禁不止,從經濟發達地區,擴散至中西部地區,拒服兵役的人數呈逐年增長趨勢。

2020年中共四措施

徵兵難是關係軍事機器正常運作的大事,中共高度重視,一直都有動作。2020年,又推出四大措施。

首先,開始第四次修訂《兵役法》。2020年12月22日至26日的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了兵役法修訂草案。中共1955年頒佈的《兵役法》,中經1984年、1999年、2011年三次修訂,仍然問題多多,其中就包括徵兵難,習當局不得不又來修訂。

其次,2020年1月16日召開的「兩徵兩退」改革暨2020年全國徵兵工作電視電話會議,確立了「一年兩徵」的方案。從2021年開始,義務兵的徵集工作,從每年9月一次改為上半年2-3月徵集一次,下半年8-9月徵集一次。

第三,習當局調整徵兵統籌協調體制。2020年11月16日,中共國務院發函,宣佈建立「全國徵兵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以「進一步加強對徵兵工作的領導,強化統籌協調,形成工作合力」。聯席會議的召集人,為國防部部長魏鳳和。

中共現行徵兵管理體制,是2016年重組的。當年1月,正式組建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其從原來的「二級部」躍升為中央軍委的15個部門之一),將負責徵兵和國防動員工作的省軍區系統轉隸劃歸軍委國防動員部領導管理。當年3月,首任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部長盛斌接受央視記者專訪,就稱要「用綜合配套政策破解徵兵難題」。4年下來,徵兵難依然未解。

第四,使用多種手段,鼓動參軍。舉例而言,2020年8月5日,中共教育部辦公廳發通知要求各高校組織學生收看2020年徵兵宣傳片《參軍報國不負韶華》、《逐夢青春》,誘導學生攜筆從戎做好所謂保家衛國準備;7月,福州地鐵內原本的廣告都撤下來,清一色換成徵兵廣告。此外,全國多地居委會人員直接進家門做思想工作,勸人參軍,等等。

效果不彰

雖然多年來中共措施頻出、力度不弱,但並無多大成效。我們且來看兩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2020年9月24日,中共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稱,全國廣大適齡青年參軍報國熱情持續高漲,應徵報名人數突破300萬。姑且不談300萬這個數字是否真實,鑒於如下兩個情況,就有300萬也不算多:第一,中國每年徵兵幾十萬人,約佔適齡青年總數的1%,當兵比例是極低的;第二,中國兵役強制登記,應徵報名人數佔兵役應登記人數的比例,也是相當低的。因此,說「青年參軍報國熱情持續高漲」,就是個謊言。

第二個例子,優質兵員難徵。從2013年起,全國徵兵時間由冬季調整到夏秋季,調整徵兵時間就是為了爭取更多的大學畢業生參軍。但並未達到預期效果,以至於2020年徵兵,仍在強調,男青年以大學生為重點徵集對象,優先批准高學歷青年、大學畢業生和理工類大學生入伍,已被普通高校錄取及正在高校就讀的學生,機關、團體、企業事業單位具有大專以上文化程度的青年,也應當徵集。此外,中共一度推行過國防生制度,但在執行過程中走樣了,於2017年廢止。沒有優質兵員,中共要想「強軍」、打贏現代化戰爭,就是空話一個了。

中國每年徵兵幾十萬人,其中很大一部份是農村的年輕人,為了擺脫貧困狀況才願意去當兵。有一部份人當兵,是有各種目的的。2020年9月19日,推特帳號「林才竣Michael」發出一個中共軍人被派往中印邊境路上連唱邊哭的影片,網上熱傳,頗能說明問題。

結語

中國這麼大的兵源基數,為甚麼還徵兵難、「拒服兵役」的人越來越多呢?

這就不能不說是中共的政策和制度問題了。就大端而言,有三:中共軍隊太腐敗,不能保家衛國;中共的軍隊不是為了保護人民,而是保護共產黨的利益;參軍是當「軍奴」而不是「軍人」。網絡文章稱,這樣的兵,還是讓官二代富二代去吧。

關於中共士兵的處境,有人這樣寫道:「旗號保家衛國,實當黨權鷹犬。風凜凜威嚴嚴,為趙家車運錢。傻乎乎大門站,院內官淫蕩歡。催強拆發瘋癲,故鄉拆自家院。處處縮邊防線,黨賣國不許言。陰森森守黑幕,暗室藏活摘犯。一退役被維穩,叫苦上黑名單。再說一家一子,抽丁服役確慘。」

的確,「門外標語徵新兵,門內通知整老兵。你說咱們老百姓,怎就這麼受欺矇?穿上軍裝派維穩,脫下軍裝被維穩。你說咱這傻大兵,當的該有多噁心?」

顯然,中共是中國一切問題的總根源。中共不解體,任何問題都休想根本解決,包括徵兵難。

如果「拒服兵役」從自發的、分散的個人行為發展為一種自覺得、群體性的社會運動;如果現役軍人覺醒,調轉槍口、反戈一擊,那中共的末日就來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