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6日,在美國會參眾兩院舉行聯席會議確認總統當選人的同時,有來自全美各州數以百萬計的選民參加了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呼籲「停止竊選」(Stop the Steal)、「拯救共和國」的和平集會,其中不乏華裔的身影。從華府歸來後,他們分享了參與集會的經歷。

1月6日,黃燕(左一)於國會山莊前守護美國的民眾合照。(黃燕提供)
1月6日,黃燕(左一)於國會山莊前守護美國的民眾合照。(黃燕提供)

原《北京周報》記者金秀紅因參與1989年六四運動而失去工作,旅美後她長期參與海外民運活動;2000年布殊競選總統時曾經擔任過投票監察員。她表示投票系統存在不安全問題是眾所周知的事情,華盛頓州就有過相關的選舉訴訟,因為投票機程序屬於高度機密,不受檢查,但其又不屬於政府所有,很容易會出現安全漏洞。

金秀紅於4日與友人從西雅圖出發,5日凌晨抵達華盛頓DC,她說:「我們的主要目的就是反對中共滲透美國,抵禦中共無端的挑釁。這四十幾年來,中共從經濟、文化甚至是宗教各方面無所不用其極的在海外宣傳滲透。」

1月6日,金秀紅與友人舉著「中共是萬惡之源」的旗幟參與國會山莊前的集會。(金秀紅提供)
1月6日,金秀紅與友人舉著「中共是萬惡之源」的旗幟參與國會山莊前的集會。(金秀紅提供)

1月6日,金秀紅與友人舉著「挺特滅共」的旗幟參與國會山莊前的集會。(金秀紅提供)
1月6日,金秀紅與友人舉著「挺特滅共」的旗幟參與國會山莊前的集會。(金秀紅提供)

6日早上8點多,金秀紅與友人抵達國會山莊,她發現白宮對面的草坪上已擠滿了人潮,支持特朗普、反對選舉舞弊的民眾從四面八方齊聚,每個人的情緒都很高漲,現場也很平和,完全沒有暴力行為,她說:「大家都看到希望,我們不是少數人。」還有朋友準備好香檳準備要慶祝了,但誰也沒想到下午情況急轉直下,示威者闖入議會,警方與民眾發生衝突,事態一發不可收拾。

金秀紅認為這次參與集會的美國人不僅是要支持特朗普,更重要的是捍衛美國憲法,她說:「我們要守護美國,要保護公民投票權,大家都是懷著滿腔熱忱而來。」主流媒體、輿論無視選舉舞弊,漠視證人陳詞、相關證據讓金秀紅感到詫異,甚至回想起在中國受中共擺佈、控制的感覺。

金秀紅表示衝突發生時她正在很遠的地方排隊上廁所,因為華盛頓特區這幾天餐館都以疫情為由被迫關閉,很多公共廁所有沒開放。好不容易找到流動廁所也要排上一兩個小時。

金秀紅說:「我聽到排隊的人說(主流媒體)新聞報道稱我們是帶著武器的暴徒(Rioter),我們每個人都是手無寸鐵,最多就是拿著支持特朗普與美國的旗幟,這算甚麼武器,是哪門子的暴徒!」她認為這就像是中共利用輿論抹黑打壓對象的方式,然後再派一些混水摸魚的組織在集會者中製造動亂,導致事情變質。

金秀紅說:「這真的讓我像又回到六四天安門廣場,一時間保衛國家的人民都成了暴徒。」她驚覺這幾乎照搬了中共的套路,就像中共污衊香港支持反送中的青年們一樣,利用輿論帶風向,然後竄改人們的記憶。

她說:「1月6日晚上是美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夜。但至暗來臨,黎明就不遠了,這一定只是暫時的困境。」對於國會宣佈拜登當選,金秀紅並未氣餒,她相信美國這樣偉大、民主的國家,一定可以撥亂反正。

參加此次集會華裔來自全美各地,大陸維權人士黃燕5日搭乘夜班飛機從洛杉磯飛往華府。她說:「整個班機上的乘客幾乎都是要去支持特朗普的,我們一起唱起頌歌,感謝平安抵達。」

曾被中共定義為「暴徒」的黃燕說:「我真的特別難過。」她自嘲在大陸因支持人權律師高智晟被指控為暴徒,沒想到在美國,為了守護民主、法治也被主流媒體描述成「暴徒」。

據黃燕回憶,6日下午約2點多左右,就已經出現國會前的抗議者與警察發生衝突,隨後大批警察進駐,還有消防、救護車入場,接著警方施放催淚彈、噴辣椒水。黃燕哽咽地說:「我真的不敢相信,從沒想到特朗普出來講話,是要民眾安全回家,他還是這麼為人民著想。」她很擔心美國竊選後被中共利用,在國會山莊前膨湃的民意都沒讓政客清醒,實在讓人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