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5日,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對於北京仍未許可國際專家小組進入中國,以研究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病毒)的起源,感到「非常失望」。WHO駐華代表高力(Gauden Galea)曾表示,去中國調查的目的是了解如何在未來幾年避免類似的大流行發生,WHO多次向中共提出參與病毒起源調查的要求,但都遭到中共拒絕。

一年來,中共病毒襲捲全球,已逾8,600萬人確診,造成187萬人死亡。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日前聲明: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COVID-19病毒是因為「洩露或事故」而從距離武漢水產品市場11英里的中共實驗室傳播出來的。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九日《紐約時報》報道,據數千份中共機密文件揭示,中共「網信辦」在疫情期間塑造網絡輿論,去年元旦起就嚴格管控疫情信息,要求新聞網站只能採用中共的統一口徑,不准將疫情與二零零二年的致命SARS相提並論,以避免對造成全球百萬家庭破碎、重創世界經濟的中共病毒承擔責任。

中共百般隱匿疫情,是釀成這場世紀災難的罪魁禍首。從早先的「美國陸軍」,繼而「德國豬腳」與「大比目魚」,中共企圖撇清罪責的舉動從未停止。去年三月二十四日,澳洲維省的斐恩議員(Bernie Finn MP)表示,「中共對疫情撒謊、掩蓋並最終讓病毒肆虐全世界,它對此負有責任,應該被追究責任」。

去年初,國際社會不斷響起追查真相與制裁中共掩蓋疫情的呼聲。澳洲政府呼籲獨立調查中共病毒疫情的起源後,中共以經濟、貿易、觀光與留學為籌碼,對澳洲展開報復施壓。除了以反傾銷為名,限制進口澳洲葡萄酒,中共更祭出高額稅率,拒絕從澳洲進口民生必需品。自九月份起,澳洲煤炭船隻被禁止在中國港口卸貨。

中共對於世界上每個批評它掩蓋疫情的國家,都發出了類似威脅,中國大陸的民眾更無法倖免。十二月二十八日,報道中共病毒疫情新聞的公民記者、前律師張展,遭中共法院一審重判四年徒刑。中共以嚴刑懲罰,企圖製造「寒蟬效應」,毫不掩飾其居心,即為顯例。

十年前在上海擔任律師的張展,因撰文批評時政遭吊銷律師資格。中共在武漢爆發疫疾之初,極力嚴防當地真實情況外傳。二月,張展深入疫區,揭發當地政府配送爛菜、要求自費篩檢等亂象,報道了武漢醫院擁擠和街道空蕩蕩的第一手資料,讓中共掩蓋疫情的謊言不攻自破。五月中旬,張展被中共以「尋釁滋事罪」逮捕。

要求調查是質疑者最基本的權利,當事者不讓外界調查,就被認為是企圖掩蓋犯罪的證據。中共釀成中共病毒巨禍,卻以橫蠻囂張的態度應對外界質疑,它非法迫害法輪功也是如此。

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發佈公告,呼籲並邀請相關國際組織、國家機構和媒體組成「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赴中國大陸進行獨立、直接、不受干預的調查和取證。然而,所有申請去中國調查的簽證都被中共拒絕了。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在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協會期間,中共官方移植機構主辦一場「中國專場會議」,對外拒絕傳媒採訪,卻安排大批親共傳媒和中共喉舌在場內採訪。會場外,法輪功學員舉行集會,抗議中共活摘殺人;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兼器官移植委員會主席黃潔夫被記者當面追問活摘器官的問題,隨即變臉,不發一言,匆匆離去。

二零零六年三月初,中共動用整個國家之力,在蘇家屯等至少三十六個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被海外媒體曝光,駭人聽聞。根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在二零一六年八月發表的《鐵證如山》報告,在長達十餘年的調查中,該組織對中國865家醫院和9,500多名醫生進行取證,採集到了2,000多個電話錄音,充份證實了活摘器官的存在與其巨大規模。

中共原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張高麗、國防部長梁光烈,對法輪功學員器官活體移植一事,不僅明顯知情,且是由迫害惡首江澤民簽署的一項「命令」。近年國際權威學者與專家的報告,也印證了中共活摘器官的滔天罪行仍未終止。

二零一九年二月,非牟利組織「終止中國活摘濫用器官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簡稱ETAC)發表調查報告,由澳洲麥格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臨床倫理學教授溫蒂‧羅傑斯(Wendy Rogers)帶領的團隊曾深入檢視中國器官移植醫生所出版的研究論文,證實中共從事非法器官移植。

同年十一月十六日霍士刊登文章,引述十一月十四日在《BMC醫學倫理》(BMC Medical Ethics)雜誌的報告,結論指控中共精心偽造了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電腦系統(COTRS)的數據,以掩蓋它大規模殺害無辜人民以摘取器官的事實。

中共病毒肆虐經年,是百年一見的瘟疫,中共隱匿疫情、違反《國際衛生條例》,沒有履行法律義務,「故意視而不見」,被公認應該承擔刑事責任,難逃國際社會究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更是慘絕人寰的文明浩劫,被形容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違反國際人權公約,全世界的人都應該嚴厲譴責和制裁中共。

中共無論面對瘟疫或活摘器官,都是百般抵賴、拒絕調查;它一貫以「肇禍在先、嫁禍在後」的卑鄙手段來推卸責任;它蔑視人權的惡劣行徑,嚴重違逆了普世價值;國際社會可以啟動《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直接制裁作惡的中共官員,以彰顯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