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政權全面司法追殺,上至立法會議員下至外送速遞員無一倖免。有人選擇留守,有人流亡海外。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在抗爭場合屢次站在前線竭力保護市民,身旁總是站著默默無聞的義務助理陳渭新(Samson)共同出生入死,曾經兩度被捕,更疑遭防暴警員以警棍擊中頭部鮮血直流。自許智峯宣佈流亡開始,他開始遭身份不明人士長期跟蹤監視,由於不甘身陷冤獄,51歲的他寧決定暫別家人,離開香港遠走英國,冀與昔日戰友重聚。

陳渭新離港前在許智峯區議員辦事處接受多家媒體訪問,辦事處人去樓未空,仍然擺滿各類物品,例如街坊活動的感謝狀、市民寄給許智峯的聖誕賀卡、抗疫物資等等。當他在執拾賀卡希望帶到英國給許智峯時,難掩思念情懷不禁落淚,「將來能否回來,將來才算,我也不知道何時再回來,(甚至)不知道會不會回來」。

早於1989年中共「六四」屠城就已開始參與社會運動的他,曾先後加入港同盟及公民黨,2015年因爭取加多利街臨時公園變成永久公園,與許智峯在公園紮營30天因而相識,其後更擔任其義務議員助理多年。

前年「反送中運動」中,許智峯是其中一位屢次站在抗爭場合前線保護市民,監察警方執法的代議士,也因此而多次被捕,更曾遭防暴警員強摘下眼罩,再以胡椒噴劑直噴雙眼。陳渭新作為許智峯身邊戰友,自然同樣出生入死。

陳渭新曾經於前年(2019年)7月與許智峯在上環調停警民衝突期間,懷疑遭防暴警員以警棍毆中後腦位置,頓時鮮血直流,要由急救人員即時為他止血,多家媒體都拍攝這一幕。事後,他在醫院共縫了7針。

前年11月「理大保衛戰」於他而言同樣驚險萬分,他們兩人當時一直留守香港理工大學,希望阻止警方濫捕學生。直至警方訛稱留守人士可離開時,兩人走在最後,豈料警方突然施襲,施放多種彈藥武器,他們被逼折返。陳渭新形容當時的感覺「差點死亡,因為我們倆中了震撼彈,聲音很大,然後我們喘不過氣,講不到話,雙眼發矇,蠻怕會死!整整五分鐘也講不到話,只是不停咳嗽。」

縱使兩人強調在理大內並無任何暴力行為,許智峯更是由前年6月起,一直拒絕佩戴防護面罩(俗稱「豬嘴」),但事隔一個月之後仍遭警方以暴動及非法集結等罪拘捕。陳渭新則以俗稱「踢保」的拒絕保釋方式換來警方暫時不起訴。其後去年(2020年)反「國歌法」遊行,他又因為非法集結被捕,再以踢保方式獲釋。不過,隨著中共對香港實施「全面管治權」,事情開始產生變化。

去年4月的一個凌晨,當他在住宅附近的便利店購物時,突然遭數名中年漢認出,質問「這個是不是許智峯助理?」說時遲那時快,他還未來得及反應,已經遭對方以利器割向頸部,最終更縫了3針。醫生當時直言,「如何再割深點就會死了。」

月前(2020年12月),當許智峯在丹麥宣佈退出民主黨並流亡英國後,陳渭新開始遭3至4名身份不明、操不純正口音的男子在住宅附近跟蹤監視,「我問他們是甚麼人,他們也不肯講,因為他們老在附近徘徊,就連鄰居也覺得他們煩」。

陳渭新坦言對這些感到害怕,「他們只講自己是在『工作』,大家都在『工作』,但當我問他們的身份時,他們總是拒絕回應」。當他撥打電話報警,這些男子就隨即鳥獸散。

本來許智峯流亡後,他也沒有特別打算離開,可是面對跟蹤監控,加上憂慮兩宗案件其後會被警方正式檢控,故此決定在聖誕後離開香港,遠走英國重新適應,「我也有擔心過,他們搞不到許智峯,就可能會搞我」。

對於身邊多名泛民主派均受不明人士屢次跟蹤後突然遭濫捕濫告,他亦表明擔心面對「冤獄」。「如果我是真的有罪的話,你要我去坐牢沒有問題;但是如果我是無罪的話,你叫我坐,我一定不甘心。如果你誣陷至我要入獄,我一定會選擇自殺。」

面對離開香港抉擇,他最難捨的是近日才做完了心臟手術、90歲的父親。一個早上,他與父親吃早餐時直言,「如果我要申請政治庇護,我就未必能夠見你最後一面的了」。

他亦坦言,年屆天命之年,加上罹患肝病,畢生更未離開中國境內,僅曾經到訪澳門及大陸,今次離港赴英決定著實艱難。然而,當被問及有否後悔多次身處抗爭前線擔當調停角色,他仍多番表示「值得,因為能幫助很多人。」

當他提到現時最想在英國與昔日的戰友許智峯重聚,不禁自嘲「過去曾經有人取笑我們二人是同性戀。」他隨後再出示其新手機屏幕,是他與許智峯合照,他也不禁展露微笑。

他承認與許智峯在抗爭路上一拍即合,有著共同理念,「我認識一些立法會議員非常怕死,不敢站那麼前,偏偏我就不會。恰好許智峯也不會,我們性格蠻像,胡椒噴霧、催淚彈也中過多次,我們還是不怕。」

此刻,陳渭新已抵達英國,暫時寄住於朋友家,靠著家人的支持及積蓄生活,等待一天可與昔日戰友重逢之餘,等待一天可在免於恐懼的情況下返回香港。@

陳渭新擔心會遭受冤獄,決定暫別家人,離開香港,在香港國際機場快登機時仍不免不捨之情。(被訪者提供相片)
陳渭新擔心會遭受冤獄,決定暫別家人,離開香港,在香港國際機場快登機時仍不免不捨之情。(被訪者提供相片)

陳渭新在香港時間1月5日晚上抵達英國,一抵埗即打開黃色雨傘拍照。(被訪者提供相片)
陳渭新在香港時間1月5日晚上抵達英國,一抵埗即打開黃色雨傘拍照。(被訪者提供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