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在爆發了大規模舞弊的同時,也暴露了中共是如何試圖竊取美國大選。

接上文:盤點中共如何偷竊美國大選(一)盤點中共如何偷竊美國大選(二)

中共滲透社交媒體和科技巨頭

推特和面書:

2020年12月美國共和黨資深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在推特轉推了美國學者科琳‧韋弗(Corinne Weaver)的最新調查報道(韋弗報告超連結),曝光科技巨頭如何武器化社交媒體平台,以竊取美國大選。

韋弗報告揭示,在大選前,推特和面書(對特朗普)審查了65次,但前副總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祖拜登則不受影響;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在推特上被至少審查486次,其中超過400個實例發生在2020年11月3日之後。

另據BBC2019年8月26日報道《中共官媒「講好中國故事」的不菲代價》,BBC翻查公開的中共政府採購文書發現,海外社交媒體平台已成為中共外宣的重點戰線。

根據BBC報道,包括外交部、網信辦在內的中共政府機構,將涉及高額經費的海外宣傳及輿情收集的項目授予官方媒體,而這些經費最終流入推特和面書等社媒的口袋。

2019年8月16日,中共發佈招標,採購Twitter推廣項目。(網絡截圖)
2019年8月16日,中共發佈招標,採購Twitter推廣項目。(網絡截圖)

例如2019年8月16日,中新社以國家財政資金採購Twitter推廣項目,希望藉此增加58萬粉絲。

該新聞曝光後,推特曾宣佈不再接受政府資助的廣告。不過,這並未能減少公眾對推特遭中共滲透的疑慮。

2020年5月,推特宣佈美國華裔人工智能專家李飛飛擔任Twitter獨立董事,而李飛飛的背景和經歷加深了外界對推特被染紅的擔憂。

據公開資料,2016年人工智能專家李飛飛加入谷歌雲端人工智能團隊。2017年12月,李飛飛代表谷歌宣佈谷歌AI中國中心正式成立。隨後李飛飛宣佈,與受中共軍方支持的清華大學人工智能研究院(簡稱清華AI)建立合作關係。

清華AI是清華大學受中共軍委委託、建設的「軍事智能高端實驗室」。據2018年清華大學副校長、工程院院士尤政的演講內容(清華大學副校長尤政演講原文),軍事應用將是清華AI的核心目標。

而面書(Facebook)在2020美國大選中,同樣備受爭議。

根據美國國家憲法訴訟組織托馬斯‧莫爾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項目(Amistad Project)的調查報告(報告超連結),面書創始人朱克伯格(Zuckerberg)出資數億美元,涉嫌干預2020美國大選,以期促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祖拜登(Joe Biden)當選。

而面書在大選中對選舉欺詐新聞的審查和屏蔽,也多次被特朗普陣營抨擊。面書及其創始人的行為,同樣被質疑與中共存在關聯。

儘管朱克伯格近年來似乎放棄了向中共示好以求進軍中國市場的努力,不過中國依舊是面書最大的收入來源地之一。

據陸媒新浪財經報道,面書從中國市場裏獲得的廣告收入佔到了總收入的10%。另據美媒CNBC報道,2020年1月面書在其亞太總部新加坡增設新的工程師團隊,專門針對中國廣告客戶設計廣告投放系統。

谷歌、推特、面書等矽谷科技巨頭,在中國市場擁有巨大的商業利益。而對中共政權而言,祖拜登顯然比對中共立場強硬的特朗普,更受中共歡迎。

中共利用資本滲透美國學術界和荷里活

教育和娛樂,是影響意識形態的重要方式,也是中共試圖不費一槍一彈就偷竊美國的突破口。

事實表明,中共已經這麼做了。

2020年12月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在佐治亞理工學院發表了名為「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和學術自由的挑戰」的演講。蓬佩奧在演講中指出,美國很多大學被北京收買,左傾的大學校園裏充斥著反美思想,很容易成為中共的目標。

2020年10月,美國教育部發佈報告(美國教育部報告原文),指美國12間頂尖院校有超過65億美元資金未依法披露,其中包括來自中共政府和華為等中共公司的大筆金錢。

另據《華盛頓自由燈塔》2020年6月15日的調查報道,超過70所接受中共政府資助的美國大學,未依法向美國教育部披露捐贈。

2019年2月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發佈報告《中國(中共)對美國教育系統的影響》(報告超連結)指出,中共通過「孔子學院」等一系列課程和資金計劃幾乎滲透到美國教育系統的每一個部門,旨在對美國的孩子灌輸中共的宣傳。

2019年9月,華盛頓DC一家名叫「號角項目」(Clarion project)的非牟利組織發佈獨家報道(報道原文),指出美國教育部數據顯示,外國政府投入大筆資金到美國教育系統中,試圖塑造公眾輿論和政策,其中就包括中共。報道指,自2012年以來,中共以禮品和合同的形式向87所美國大學提供了6.8億美元資金,接受中共捐款的學校包括哈佛大學、史丹福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知名大學。

時事評論員橫河曾分析說,中共利用資本在美進行文化滲透,尤其是滲透學術界。橫河說,美國長春籐大學裏很多研究中國問題的部門,都被中共控制,不迎合中共的學者,不被給予進入中國的簽證;不聽中共的中國、亞洲研究課題,被取消中共的基金資助,所以很多美國大學進行自我約束。

除了透過教育向美國人潛移默化地灌輸中共宣傳外,電影娛樂也是中共的重要滲透目標。

2020年8月5日,非牟利組織「美國筆會」(PEN America)發表名為「荷里活製作 北京審查」的報告(報告原文超連結),指電影塑造了人們思考的方式,荷里活作為「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和文化媒介」,製作的影片可影響全球數十億人;而中共透過影響荷里活,進而通過荷里活電影向世界輸出中共影響力。

例如美國副總統彭斯2018年10月4日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中,曾經點名兩部荷里活影片,為進入中國市場而迎合中共審查、進行刪改。

根據「聯邦黨人」(Federalist)2020年5月的調查報告,迪士尼等美國電影公司為了在中國的票房,在製作前或製作後對作品進行審查,以安撫中共。

不過,中共對於荷里活的主動迎合併不滿足,而試圖直接控制美國和世界能看到的內容。2012年中共發文件開始鼓勵中企海外收購,包括買下荷里活影視業和美國文化產業。

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大連萬達集團先後砸下近百億美元,購入荷里活製片廠「傳奇影業」和美國最大的連鎖影院AMC等。美國智囊「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Security)2016年刊登文章〈中共在美國玩隱性實力〉指出,萬達集團對美國電影製片和發行渠道的控制,使中共更有可能對內容進行審查。

2018年,中共控制下的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收購了知名電影製作公司東方夢工廠的所有外資股份,將其轉變為一家百分百中共控制下的電影製作公司。東方夢工廠原本是由NBC環球旗下的夢工廠動畫公司與上海東方傳媒集團及其它兩家中資投資公司組建而成。

中共收買華爾街

2020年11月28日,中共內部學者、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升在演講中爆料,中共利用華爾街搞定美國。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升近日在演講自曝,中共過去幾十年如何利用華爾街搞定美國。(影片截圖合成)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升近日在演講自曝,中共過去幾十年如何利用華爾街搞定美國。(影片截圖合成)

華爾街的美國金融財團,就是翟東升踢爆的,中共在美國權勢核心圈內的「老朋友」之一。數十年來,中共同華爾街結下了盤根錯節的利益關係。

黑石集團(Blackstone):

黑石主要業務由房地產、私募股權、對沖基金、信貸四大板塊組成。至2019年年末,黑石管理資產規模達5,711億美元,是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權。黑石曾被《霍士》雜誌稱為新一代「華爾街之王」。黑石與中共之間的利益糾纏極深。

2007年黑石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當時中共操控主權財富基金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中投)向黑石投資30億美元,為其上市保駕護航。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中投再次向黑石投入2.5億美元。過去十餘年中,中投公司與黑石間的交易金額高達數百億美元。

中共對黑石的重金投入,以及中國市場帶來的巨大利益,換來了黑石集團對中共的支持。

2020年,中國大陸傳出的疫情重創全球經濟,但黑石創始人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多次向中共媒體表示,他看好中國市場。

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高盛集團1994年分別在北京和上海開設代表處,正式進駐中國大陸市場。

高盛在開拓中國市場的同時,一直在幫助中資公司海外股票發售中佔據領導地位。此外,高盛多次在中共政府的大型全球債務發售交易中擔任顧問及主承銷商,並在外資投資中國市場過程中擔當首選金融顧問的角色。

由於高盛與中共利益集團結成密不可分的關係,使其獲得了「超國民待遇」。高盛不但是第一個拿到QFII(境外合格機構投資者)牌照的外資金融機構,而且即將成為中共核准的首家外資獨資券商。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摩根大通是美國最大的金融服務機構。幾十年來,摩根大通以股票主承銷商(lead underwriter)的關鍵角色,幫助眾多中國公司在美國或香港上市IPO(公開招股),為中共募得的美元資金額度驚人。

自1987年起,摩根大通開始在中國投資及開展投資銀行業務,主承銷過許多國企發行項目。

摩根大通在深耕中國業務的過程中,選擇了權錢交易的經營策略,並因此遭美國政府調查。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摩根大通曾經推出被稱為「子女」項目的招聘計劃,聘用中共高官子女以贏得業務。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摩根士丹利網站介紹,摩根士丹利「深耕」中國25年,為中國客戶在全球股票資本市場獲得融資總額,超過3,200億美元。

1994年,摩根士丹利分別在中國上海和北京設立代表處。1995年8月,摩根士丹利入股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簡稱中金公司)。中金公司是中共批准的第一家中外合資的投資銀行。

摩根大通參與了廣深鐵路、中石油、中國鋁業、中國電信、阿里巴巴等等一眾中企海外上市募資行動。

黑石、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花旗集團(Citigroup)等諸多華爾街金融財團,在幫助中企海外圈錢以及發展中國業務的過程中,獲得了豐厚的回報。例如據陸媒財新網2011年報道,美國銀行入股建行六年獲利超200億美元;騰訊財經2013年報道,高盛投資工行七年賺得72.8億美元。

與此同時,它們也養活並壯大了中共政權。2019年11月14日,美國前總統列根的經濟金融戰略的設計師羅賓遜(Roger Robinson)在參加「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舉行的新聞會上時表示,華爾街向中共輸血約2.9萬億美元。

2018年,美國特朗普政府發起貿易戰重擊中共政權。當年9月,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曾邀請美國主要金融機構負責人赴京,參加「中美金融圓桌會議」,試圖透過這些老朋友來影響特朗普政府。傳受邀方包括黑石、花旗、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等高層。

2020年10月,美國大選前夕,中共在上海舉辦了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王岐山露面,再度會見了包括彭博、高盛等華爾街高層在內的中共「老朋友」。

由於華爾街通過中概股在美上市獲利巨豐,多年來對中概股企業的財務不合規、甚至造假予以默認。不過,中共與華爾街的關係已促使美國政府反思並採取了行動。

2020年12月2日,美國參眾兩院全票通過了《外國公司問責法案》,該方案要求在美上市公司三年內需接受美國審計;鑒於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受中共挾持、實際不受美國審計監督,所以新法直接讓中概股公司面臨「集體退市」的風險。

2020年12月31日,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宣佈,將讓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等三大中國電信商下市,以符合特朗普政府的行政令。

即使如此,就在2020美國大選年,摩根大通、高盛等其它華爾街金融巨頭繼續增持其在大陸的股份,與特朗普政府提出的產業鏈與中共脫鉤的計劃背道而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