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遼寧瀋陽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該市法輪功學員劉剛利被綁架後快速批捕,她流亡在海外的女兒指這是當局的迫害和構陷,呼籲營救母親。

劉剛利的女兒李盈萱告訴記者,去年2月份的時候,母親在家附近發放真相材料被舉報,因為瀋陽當時有疫情,派出所折騰了兩天想送看守所沒送進去,辦了取保候審。回家以後,6月份辦理了取消取保候審的手續。但是大約7月份的時候,派出所就拼湊她的材料送到經濟開發區檢察院。

「這是跨區域的,我家是住在鐵西區。當時我們是不知道這個情況的,後來有人跟我說的。到12月8號的時候,突然派出所警察就上門把我母親抓走了。」李盈萱說。

李盈萱描述,「他們抓人的時候是強行拿我舅舅的鑰匙把我們家門打開,之後把我媽媽綁架的。然後就送到看守所了,一周的時間派出所就把材料遞到檢察院,再過一周(12月22日)檢察院就批捕了。」

她質疑,「取保候審沒有取消的時候,有一年之內再抓人的這種情況。但是我媽媽那個取保候審已經取消了,當時辦取保候審交的5,000塊錢他已經退給我們了。就是按照他們的司法程序,這是不是也是違法的呢?」

此次抓捕給李盈萱的人生帶來重大轉折。「因為去年2月把我也抓了。」她說,「我們準備回家的過程中,在一個超市買完東西要回家了,突然一幫警察上來就我們兩個圍住了。當時我母親手提包裏面還有資料,所以就直接把我們帶到派出所。」

「很快分局國保的人就又來了,對我們分別進行提審,做筆錄。警察就嚇唬我,帶我去抄家。」

當天晚上,李盈萱被釋放了。第二天她就買了機票,踏上了異國他鄉。

李盈萱表示,自己在國內從事旅遊行業,因為疫情暫失業。是因為這場迫害才出國的,因為之前母親也被抓捕過,家人長期受到騷擾。

據介紹,瀋陽一直是迫害比較嚴重的地方,特別是2014、15年瀋河區迫害最為嚴重。

明慧資料館顯示,遼寧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百人,僅次於黑龍江、吉林省。

僅2020年上半年,瀋陽就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監獄迫害致死;武漢肺炎疫情肆虐期間,當地警方綁架了法輪功學員31人,八十歲以上的四人。

李盈萱說,母親上次被抓是2014年,「也是因為她發放材料的時候被人舉報,也是警察帶著去抄家。因家裏有材料,在瀋河區法院被判刑三年。」

「在看守所,她和同修爭取煉功環境,不承認自己是犯人。我媽媽被上刑,上大掛24小時,這是2014年的時候,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

上大掛酷刑,就是雙手被掛銬在床架上。劉剛利雙手雙腳都被鎖,全身不能動,手腳由逐漸不能過血,最後變紫色……

「在監獄她也被犯人打過,遼寧省女子監獄有一個集訓矯治監區,就是很多大法學員進去的時候先是到這裏進行轉化,逼寫五書,警察教唆犯人去打她們。」她說。

李盈萱回憶,母親大約是2006年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後母親的變化是比較明顯的。

「她有抽煙喝酒啊這些不良嗜好,煉功後就都沒有了。再就是身體上像很多學員一樣受益了。我媽身體不好,她有子宮肌瘤,比較大,醫院說要去做那個摘除子宮的手術,她就是一直堅持煉功後來確實就是好了,很神奇。」

從此,劉剛利不僅恢復了正常生活,而且人也變得善良溫柔,性情有了很大的改變,與婆婆相處融洽,凡事為別人著想,更加關愛家庭和親人。

李盈萱說,「我的母親在法輪大法修煉中,道德昇華,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還親身感受到超常的力量祛病健身。一個在法輪佛法中受益的修煉者,自然想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世人,讓被蒙蔽的國人了解真相。她是平凡也是值得尊敬的修煉者。」

但是自從1999年後法輪功這個修心向善的修煉團體受到了中共的瘋狂打壓。李盈萱指出,「他們對待新、老學員是一樣的,以前有勞教,後來沒有勞教了就是改用這種方式,直接判刑了。」

上次劉剛利被抓時,李盈萱作為申請家屬辯護人,才在看守所會見時見到了母親,再就是開庭的時候見了一面。

「現在瀋陽封城了,看守所不讓律師會見。這種地方他們最怕感染上瘟疫。」她說。

李盈萱表示,「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嚴重程度遠遠超出自己能想到的邪惡程度。正是因為太多人不了解共產黨的邪惡,才有無數個像我母親這樣的學員冒著生命危險而挺身而出,盡我們微薄的力量,希望讓更多的中國人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