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來到「時事縱橫」,我是扶搖。

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號召支持者在1月6日,也就是國會召開聯席會議、認證選舉結果的日子,前往華盛頓,參加聲勢浩大的集會活動。

一轉眼,這個全球矚目的日子就在明天了,網上也出現了很多影片和照片,顯示特朗普支持者的車隊,插著美國國旗和特朗普旗幟,從四面八方向華盛頓挺進,非常壯觀。

參議員決選膠著 特朗普 彭斯 拜登齊赴佐州助選

當然,1月5日也是個非常重要的日子,就是佐州舉行了激烈的聯邦參議員決選,共和黨和民主黨爭奪在參議院的最後兩個席位。這最起碼決定了在接下來兩年,兩黨對參議院的控制權。

所以在1月4日,總統特朗普、副總統彭斯都前往佐州舉行集會,為共和黨候選人凱莉‧洛夫勒(Kelly Loeffler)和大衛‧珀杜(David Perdue)助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也趕赴佐州,為民主黨候選人拉斐爾‧沃諾克(Raphael Warnock)和喬恩‧奧索夫(Jon Ossoff)助選。

特朗普在4日晚的集會上鼓勵支持者們去投票,因為參議院席位是最後一道防線,佐州決選「重要性不能再大了」。

他說,「我們整個國家都在指望佐州的人民,從某種意義上講,全世界都在指望佐州人民。我們國家的命運受到威脅,而這掌握在你們的手中。」

副總統彭斯也參加了4日早上的另一場競選活動,敦促人們出門投票。他說,「如果你不投票,就不能阻止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削減我們的軍隊、提高稅收,並通過激進左派的議程!」

1月5日,彭斯在面書和推特再次發文說,「這是佐治亞的投票日!出門投票,來捍衛我們的多數席位!為大衛‧珀杜和凱莉‧洛夫勒投票!」

另一方面,拜登在同一天參加了亞特蘭大的集會,為民主黨候選人助選。

他說,佐州的投票,「不僅可以決定未來四年的方向,也可以決定下一代的方向。」

拜登還提到了參議院尚未通過的2,000美元疫情紓困支票。他說,如果把票投給民主黨候選人,就會讓國會通過2,000美元紓困支票;如果投給共和黨候選人,你就不會看到2,000美元救濟支票。「就這麼簡單。」

但實際上,兩位共和黨候選人都是支持2,000美元救濟支票的,特朗普總統也支持這個救濟方案。

彭斯能推遲統計選舉人票?

佐州決選戰況非常激烈,但1月6日的國會聯席會議牽動更多人的心。

在4日的集會上,特朗普也是不忘記鼓勵副總統彭斯站出來。他說,「我希望彭斯為我們挺身而出。我希望,我們偉大的副總統為我們挺身而出。他是一位好人。當然,如果他不挺身而出,我也不會很欣賞他。」

彭斯將主持6日的聯席會議,宣讀所有50個州的選舉人票。所以他到時候如何對待各爭議州提交的選舉人票,成了焦點中的焦點。特朗普和盟友都希望他拒絕爭議州的選舉人票,但批評者認為,彭斯的角色沒有拒絕選票的權力,他即使擔心選票的有效性,也只能計算票數。

在4日的競選活動上,彭斯對人們說,他向特朗普和共和黨人承諾,將「在國會有所作為」。

他說,「我知道我們都對大選心存疑慮。我想向你們保證,我和數百萬美國人一樣對投票違規感到擔憂。

我向你們保證,本周三我們將在國會聽證,我們將聽取反對意見,我們會聽取證據。」

但是,對於是否會拒絕爭議州的選舉人票,彭斯並沒有明確說。

除了特朗普總統的呼籲,給彭斯出謀劃策的人一直都不少。周一呢,又有十幾位佐州的共和黨州參議員,敦促副總統推遲1月6日選舉人票的點票時間。

參議員布蘭登‧比奇(Brandon Beach)對《大紀元》說,「我們現在大約有16人~18人簽署了這封寫給副總統的信……要求他將統計選舉人票的時間推遲10天~12天。」他表示,這封信會在5日早上交給彭斯,「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參議員簽字。」

碰巧,特朗普律師團隊成員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也建議彭斯推遲認證時間,讓六個爭議州的立法機構,澄清應該批准哪份選舉人名單。

埃利斯接受美國媒體「Just the News」採訪時說,當這六個州有兩組相互競爭的選舉人名單時,彭斯應該直接向這些州議會反饋一個問題。

彭斯可以說,「州議員們,你知道,我宣誓要維護《憲法》,就像《憲法》第二條第1.2款寫的那樣,它說州立法機構主管選舉人代表的推選方式,所以請你們告訴我,這兩份名單中,哪一個是以你們州議會指定的方式選出來的。」

霍利領銜挑戰選舉人票 安提法砸門威脅妻女

我們看到,站出來拒絕接受爭議州選舉人票的議員越來越多了,但是他們起的作用有多大,迎面而來的阻力、困難就有多大。

喬什‧霍利(Josh Hawley)是國會參議員中公開宣佈挑戰選舉人票的第一人。周一晚間,一群安提法(Antifa)成員找上了他在華盛頓DC的家,對他的妻子和剛出生兩個月的幼女進行威脅。

從現場片段看,安提法拿著擴音器不斷大聲喊話,還試圖把門砸開。當晚,身在密蘇里的霍利發推文描述了發生的事,並說,「讓我澄清一點:我的家人和我不會被左翼暴力嚇倒。」

他在另一條推文中說,「(安提法)沒有膽量在白天做(這種事),只敢在黑暗的掩蓋下做,這樣你們可以藏起來。你們很爛,我們不會被嚇倒。」

大陸疫情擴大 封鎖下大連女不被允許奔喪

下面,我們再來關注中國大陸方面的疫情消息。

根據中共官方的消息,連續兩周以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確診人數不斷攀升。截止當地時間1月5日晚上7時,大陸共有1個高風險區、49個中風險區。

其中,石家莊市稿城區增村鎮小果莊村在1月5日被升級為疫情高風險地區,其它49個中風險區分別是:河北省4個、北京市7個、遼寧省瀋陽市16個、大連市16個、黑龍江省黑河市6個。

疫情告急,隨之而來的,是中共防疫措施的步步升級。

據《河北日報》消息,河北全省從5日開始進入「戰時狀態」,當局將組織省、市、縣三級流行病學調查人員,對所有核酸檢測為陽性和與他們有密切接觸的人進行調查,全面查清行蹤軌跡。

1月4日,瀋陽市皇姑區長江農貿市場因疫情封閉,有女子擅自離開管控區域,遭現場警察衝上前,從後背包抄,把她摔倒地上。警察扯著她的衣領拖回去,並說,「誰讓你出來的,不許走」,態度十分粗暴。該女子嚇得側躺地上大哭。邊上一警察警告說:「你哭啥,一會給你帶走你就好受了。趕緊走就完事了。」

瀋陽還有小區為防止被封的居民出門,用帶刺的鐵架子把門給堵了,外界感嘆,這真是插翅難飛。

大家應該都還記得,中共去年初對武漢實施嚴厲封城的時候,發生了許多人間悲劇:像是那個在陽台上敲鑼救母親的女子,那個守著爺爺屍體5天、靠啃餅乾充飢的小男孩,那個在深夜追著殯葬車、淒厲地喊著媽媽的人,還有在黑夜中爆發絕望喊叫的一個個小區。

現在,類似的悲劇又在大連發生了。《大紀元》記者採訪到大連金州區某小區居民劉芳(化名)。1月1日,劉芳的母親突然感覺心臟不舒服,打了120急救電話,但還沒到醫院,人就不行了。

劉芳說,從親戚那裏得知母親去世的消息後,「我第一時間找我們小區的物業,我問他,我現在可不可以出去,遭到拒絕。他說他沒有這個權限,讓我去請示上級領導。」

於是,她就一級一級地往上請示。先是街道,然後社區,再到當地的防疫站,最後打了110和12345市民熱線,最終得到的答覆是:不能出門。因為劉芳身處疫區,即使回到父母家,也見不到母親,她會被直接拉走,找一個酒店或賓館,先隔離14天。

在母親出事前幾天,劉芳還是個「小粉紅」。她曾在微博上發文表示,「不出門,堅決不給國家添麻煩。」2020年12月26日,她因為看到有老年人在戶外,還在微博上發文,說這些人在給國家添亂。

現在劉芳說,「這個政策一刀砍死,不給留一點活口。都是說『捨小家為大家』,連小家都沒有了,大家怎麼搞?」

病毒源頭多點多地?王毅「甩鍋」被打臉

除了中國大陸,變種病毒也讓全球疫情再次拉響警報。根據CNN的統計,英國最早發現的病毒變種(B.1.1.7),目前已在至少37個國家和地區發現並加速傳播。

而在英國,由於單日新增病例一再創新高,達到近6萬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在當地時間1月4日晚上8時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宣佈英格蘭全境從5日起實施最高級別嚴格管控措施,以阻斷迅速蔓延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管控措施暫定實施6周。

新措施包括關閉學校,除看病、購買食品等必需品以及上班外,不得離開家,戶外運動每天不能超過一次等等。

與此同時,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卻再次發表「甩鍋」言論。1月2日,中共外交部網站和新華網刊登王毅接受兩家中共官媒採訪的消息,稱「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疫情很可能是全球多地多點爆發。」但是,他既沒有說明這個結論是哪些研究機構得出的,也沒有提到哪些科學家參與了這些研究。

王毅的說法被美國國家副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打臉。上星期,博明在一個Zoom視像會議上告訴與會者,「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實驗室可能是最可靠的病毒來源」;就連中國領導人現在也公開承認,他們之前關於病毒起源於武漢市場的說法是虛假的。

專家撰文否實驗室洩毒 被曝和中共關係緊密

另外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事件是,在去年2月19日,一批全球頂尖的病毒專家在著名醫學雜誌《刺針》發表聲明,稱「堅決譴責關於新冠病毒並非來自自然界的陰謀論」,排除新冠病毒可能源於實驗室洩毒事故。從此,有關病毒是否源自實驗室事故的討論成為禁區。

很多人當時就有疑慮:這些科學家真的是擯棄個人立場,完全用科學數據說話嗎?為甚麼態度這麼絕對呢?

據「法廣」(RFI)報道,法國「世界報」和「觀點」周刊這幾天發表了長篇報道,指一些專家對《刺針》的這份聲明提出質疑。

法國國家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病毒專家德庫利(Etienne Decroly)表示:那份聲明一錘定音,令他十分意外,因為這像是在告訴科學界應該提甚麼樣的問題,不應該提甚麼樣的問題,而這與科研精神完全背道而馳。海勒登(Jacques van Helden)也指出,在科學領域,任何假設都應當可以受到反駁,這並不意味著假設就是錯的。不能反駁的假設是教條,科學領域不能有教條。

非政府組織「美國知情權」(USRTK)依據美國信息管理法獲得的電子郵件證明,《刺針》那篇聲明的真正起草人,其實是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總裁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他和武漢病毒所有著密切的合作關係。

最近十五年,達薩克和病毒所合作發表了二十幾篇論文,並曾資助病毒所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除此之外,他領導的生態聯盟得到美國國際開發署的資助,這讓他能進行在外國的實驗,尤其是和武漢病毒所針對新冠病毒的合作研究。

為了避嫌,達薩克把自己的名字從第一作者挪到了第四作者,聲稱不存在利益衝突問題。

還讓許多科學家難以接受的是,世界衛生組織在上個月宣佈,將在1月派遣專家組前往中國進行病毒源頭調查,這個達薩克又成了國際專家團隊的成員,前往中國「調查」新冠源頭。

而中共這邊呢,不知是連這類專家都應付不了,還是根本不想演戲了,1月5日以簽證審批問題為借口,阻止專家團去中國。

好的,我們這期就先說到這裏,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點讚訂閱,感謝收看,我們下期見,不見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