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勞工局1月5日宣佈,德國去年12月份的失業人數比前一個月增加了8000人,達到270.7萬人。與2019年12月相比,失業人數增加了48萬,失業率為5.9%。儘管德國的短時工政策沒有讓失業數據更加難看,但在疫情和封鎖措施的雙重打擊下,人們對於經濟危機的憂慮仍然日益加重。

勞工局負責人捨勒(Detlef Scheele)表示,「12月的失業人數有所增加,但這個月的失業人數沒有往常那麼多,企業的需求穩定在低位。」

疫情和封鎖措施再次推高了德國的短時工數量。2020年12月1日至28日,聯邦勞工局收到66.6萬人的短時工申請,而11月的申請則為62.76萬份。

在去年3月份第一次疫情停產的高峰期,短時工的申請數量一度達到1000多萬份。通常情況下,並不是所有的短時工申請都能被批准。去年10月份,德國實際有199萬人從事短時工,而去年4月份則有近600萬短時工。

德國的短時工政策是允許企業在特殊時期暫時縮短員工的工時,而政府會給予一定的補貼。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時德國引入短時工政策,目的是保護陷入困境的企業,不至於因為突然的經營下滑而大量裁員或倒閉。

去年4月德國政府針對疫情,推出新的短時工補貼政策:如果僱員受疫情影響縮減了50%的工作,從第四個月開始,其短時工補貼將從60%增加到70%;從第七個月開始增加到80%。有孩子的僱員,獲得補貼的比例將從67%逐步上漲到77%以及87%。

這一補貼政策本來只到去年底有效,後來政府將其延長到2021年底。短時工並都不算在失業統計中,這雖然沒使德國的失業人數暴增,但卻埋下了隱患,因為已經成為短時工的員工很難再返回原有的正常工作。

慕尼黑Ifo經濟研究所所長富斯特(Clemens Fuest)對德國《商報》表示,如果危機過後,短時工的職位能夠保住,那麼短時工補貼才有意義。否則,該政策會阻礙必要的經濟結構上的改變。

另外,短時工補貼比失業金還高,這可能導致企業和員工寧可維持現狀也不願做出改變,而真正面對現實的企業和員工則要遭受更大的損失。

經濟學家克拉爾博士(Markus Krall)替政府算了一筆帳。他估算德國納稅人將要支付的短時工作補貼,並在推特上寫道:讓我們估算一下,700萬短時工,每月領薪資1,500歐元左右,持續12個月,那就是1260億歐元。他對這一數字感到驚訝,並質疑聯邦政府哪來這麼多紓困金補漏。

分析人士指出,無論是短時工政策還是暫停企業申請破產義務政策,德國政府對於經濟的大範圍強行干預,目的只是儘可能把困局延後,期待疫情過後經濟的大繁榮能夠填補之前的虧空。然而,這麼做的前提條件是,疫情會在短期內好轉,否則後果就是災難性的。

德國經濟研究所所長弗雷茲策爾(Marcel Fratzscher)日前也表示,「如果我們不能在3月份之前讓感染數字大幅下降,那將是一場災難。」一旦政府援助耗盡,德國可能遭遇破產海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