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潘女士八十多歲,長年在旅遊景點給中國人講法輪功真相、勸他們「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自2020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蔓延全世界後,沒有了大陸遊客,她就每天往中國打電話,勸人們三退保平安。

至今有超過3.7億中國人在大紀元網聲明三退。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引發了三退大潮。

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利用各種機會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謊言宣傳,一些人擔起三退義工的工作,幫助中國人退出中共,遠離邪惡和災難,潘女士就是其中的一個。

下面是潘阿姨打電話講真相的幾個小故事。

老兩口一塊兒退

一次,撥通電話後,接聽的是一位老先生。潘女士說:「老先生,告訴您一個躲瘟疫的好辦法。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嗎?」老先生聽她說三退能躲瘟疫,就說不信。

潘阿姨說,「那我問您,共產黨有槍有炮有原子彈,能滅得了瘟疫嗎?瘟疫是長眼睛的啊。」她給老人講古羅馬人迫害基督徒招致大瘟疫的事。

在古羅馬發生過四次大瘟疫,因羅馬人殘忍地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血腥迫害正信的基督教徒,如在競技場把基督徒扔給猛獸撕咬,把他們綁在柱子上燃燒,看台上坐滿了觀眾,無數人毫無同情心地看著慘烈的情景。羅馬人的殘暴遭到懲罰,天降瘟疫,最後強大的羅馬帝國滅亡。

潘阿姨告訴老先生,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無比殘忍,把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者當牲口一樣宰割,活摘他們的器官。「它能不招天懲嗎?現在的瘟疫是來收共產紅魔的,專收無神論的共產黨。誰不退,誰跟中共一塊完蛋。」

2006年7月,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喬高( 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在渥太華發佈《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以52項不同證據,證實中共非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曾經主持英國獨立人民法庭判決的英國御用大律師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2020年11月18日在聚焦英國獨立人民法庭作出的判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的會議上表示,判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準確」的,基於「大量證據」。

老先生說:「你這話聽起來還很在理啊,我聽明白了,我要退出來!」然後問身邊老伴:「哎,你呢? 」

老太太說:「你退了,我還不退?咱老兩口還不都留下!留下你一個孤單單的,活著有甚麼勁啊?要留都留,我也退!」

爺爺念九字真言 三孫子退隊

在另一次潘女士勸三退的通話中,接電話的是位農村老大爺,潘女士告訴他中共幹了許多壞事,隱瞞疫情真相,讓瘟疫蔓延全世界,害死無數人;在大陸疫情一直沒有消停過,告訴他疫情下保命保平安的秘訣——誠心念「九字真言」。

大爺靜靜地聽,聽明白了,說他小時候家裏窮,沒進過學校不識字。「那我就教您念吧。」潘阿姨一個字一個字地教:「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爺認真地跟著一遍一遍地大聲念,直到自己念會了為止。

潘女士聽見電話裏傳來了孩子們的說話聲,就問「他們是誰啊?」

大爺說:「是我孫子啊!我有三個孫子,都上學呢。」

「都戴過紅領巾嗎?」

「對,都戴過。」

「你剛才聽我講了中共幹的那些壞事,好人不能跟它有牽連、跟它倒楣。」

「我甚麼都沒入過,不用退啊!」

「那您的孫子都得退出少先隊。不是說紅領巾是紅旗的一角嗎?那是用中共血旗做成的,戴在脖子上吉利嗎?孩子們入隊的時候,都舉著小拳頭發誓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把一生獻給共產主義,那是毒誓,聲明退隊就是廢毒誓,就安全了。 」

「那趕緊退,我的寶貝孫子可不能有個好歹!孫子都聽我的,入隊時候就聽我的,現在退也聽我的!」

於是,老人把孫子們喊過來聽真相。每個孫子都得到一個化名,全退隊了。

秘書退黨

還有一次,接聽電話的人告訴潘女士,他是某某領導的秘書,「您有甚麼事?我做記錄後會如實匯報。」潘阿姨說:「那請您轉達我的問候,祝他平安健康!」秘書說:「我記下來了。」

潘女士說,「那現在咱倆說幾句話。」於是她開始講真相,那秘書沒打斷,一直在聽。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的修煉法門,自1992年在中國傳出,至今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獲得國際褒獎3,500多項,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已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在全球公開發行。

而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已21年,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今年35國逾九百政要共同簽署聲明,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

潘女士最後告訴秘書,「我給您起個化名,您退出來吧?保住平安、保住性命。」他說:「那好!」潘又提醒他,「你的化名叫好未來,你今天退黨退團退隊了。請記住,你為自己做了三退!」秘書說,「謝謝,我記住了! 」

潘女士說,打電話時也會遇到對「三退」不以為然的人。那一次,她聽到對方接電話後打起了官腔,傲慢地說:「你知道我身份有多高嗎?」潘阿姨說,「我的身份未必比您低(曾在中科院工作)。但是我們今天不說身份高低,說的是生命。生命對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你身份再高,如果沒有了生命,也白搭,是不是?」

2013年潘阿姨在瑞士在琉森湖畔卡貝爾廊橋邊留影。(私人提供)
2013年潘阿姨在瑞士在琉森湖畔卡貝爾廊橋邊留影。(私人提供)

對方清清嗓子,表示自己在聽。潘阿姨說,「這些年從我手裏退黨的省部級高官,不是一個兩個。他們為自己做了正確的選擇,保住了自己的福分。您不退,您的同事,上級下屬不見得沒退、不退。誰退了,誰活命。」

對方沉默片刻後,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