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西岸觀察,我是林驍然。今天是1月4日,星期一。今天主要講這麼幾個話題:

佐治亞州參議員決選在即,特朗普和拜登今天一同現身該州,為各自黨派的候選人做最後的拉票,二人隔空喊話,仿若總統大選的延長賽;新一屆國會周末走馬上任,民主黨推動左派

議程,禁止使用具有性別含義的字眼,牧師帶領議員禱告時,除了說「阿門」(A-men),竟然加上了「阿我們」(A-women),引發爭議;響應特朗普號召,各地挺川大軍向DC集結,為了預防暴力事件,華盛頓特區市長請求國民警衛隊到現場支援。

拜登佐州助選 暗諷特朗普翻盤無望

佐治亞州參議員複選進入倒數階段,在已截止的提前投票中,超過300萬選民已經完成投票,佔佐州登記選民總數的38.8%,打破了該州提前投票的紀錄。兩黨領軍人物特朗普和拜登今天紛紛抵達佐州進行造勢,在投票前最後的24小時,為各自黨派的候選人助陣,凸顯出這場選舉的激烈程度和重要意義。

目前國會參議院席次共和黨以50比48佔上風,民主黨只有兩席全拿,才有機會阻止共和黨掌握多數優勢。而共和黨需要至少守住一個席次,才能保證國會參眾議院不會全部落入左派手中。

民主黨方面,賀錦麗(Kamala Harris)昨天率先出擊,前往佐州第四大城市薩凡納(Savannah)助選。今天,拜登在民主黨大本營亞特蘭大發表演說,為同黨候選人奧薩夫(Jon Ossoff)和沃諾克(Raphael Warnock)拉票。

共和黨方面,副總統彭斯今天上午在米爾納(Milner)對信仰團隊發表講話。晚上,特朗普總統接力搭乘空軍一號和海軍陸戰隊一號,降落在佐州西北部的多爾頓(Dalton)市,繼續選前的人海造勢集會,力挺共和黨籍參議員珀杜(David Perdue)和洛夫勒(Kelly Loeffler)。不過目前珀杜因為和感染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的競選團隊人員接觸過,暫時接受隔離,沒有出席今晚的集會。

在亞特蘭大,拜登的集會的規模相比特朗普小很多。他嘲諷特朗普和共和黨多次試圖反轉佐州的大選結果,但是沒有成功。拜登說:「我們在這裏贏了三次」,暗諷特朗普白費力氣。

按照官方的統計,拜登在佐州僅僅領先特朗普11,779票。而上周的聽證會上,特朗普律師團隊的證人向州議員揭露,該州的點票實時數據被人為篡改,僅在佐州三個縣,特朗普的選票就被抹掉了將近3萬8,000票。

上周,共和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否決了2,000美元紓困法案。拜登今天以此大做文章,呼籲選民把奧薩夫和沃諾克送進國會,這樣因受疫情影響的民眾就會收到想要的支票。其實,珀杜和洛夫勒是與特朗普一致的,是主張發放2,000美元紓困金的。

特朗普佐州人海造勢 不容忍左派竊取白宮和國會

再來看特朗普。在演講開頭他就向支持者們說,自己贏得了佐州大選,而且比2016年那次贏的還要多,但是遭遇到了竊選。特朗普說,今天拜登也來了佐州,但是他們只有14個人和三輛車。

特朗普支持者們說,這場選舉太重要了,而大媒體和社交媒體對大選舞弊爭議閉口不談,有些媒體忽左忽右,現在也不再報道了。

最近,圍繞副總統彭斯在保守派內出現一些爭議,有人指控他是深層政府安插在特朗普傍邊的「大鱷」,認為他不會在1月6日主持國會聯席會議時,站在特朗普和正義這一邊。但是特朗普在今晚的集會為彭斯辯護,說偉大的副總統彭斯是個非常好的人,非常聰明,出類拔萃,他說他很喜歡彭斯。

在集會上,特朗普歷數自己在大選取得的成果。比如,獲得7500萬選民支持,比任何在職總統連任時得票都要多,也比上次大選增加了1000多萬票。同時他在非洲裔和拉丁裔中的得票率創造新高,創造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新紀錄。而在全美26個預測大選贏家的戰場縣,他贏得了25個。這一切都證明,他贏得了這場大選。

特朗普呼籲佐州民眾一定要為珀杜和洛夫勒投票,而他絕對不能容忍左派竊取白宮和國會。珀杜和洛夫勒都已經公開表態,如果當選,將加入其他十多位共和黨參議員,在6日挑戰搖擺州的選舉人團投票。

佐州為何1月5日舉行參議員選舉?

我再補充一下佐州為甚麼在這個時候舉行參議員的選舉。今年1月3日,共和黨籍參議員珀杜第一任期結束,面臨重選。民主黨派出記者出身的奧薩夫挑戰珀杜。在初選中,雖然珀杜領先奧薩夫8萬多票,但由於沒有獲得勝出所需要的50%以上的票數,二人不得不再次在複選中對決。

而另一名共和黨籍參議員艾薩克森(Johnny Isakson)因為健康原因提前退休,指定接班人洛夫勒上任一年後,也面臨著特別選舉。民主黨派出黑人牧師沃諾克挑戰洛夫勒。

由於這兩個席位非常關鍵,兩黨爭奪得異常激烈。根據聯邦選舉委員會(FEC)公佈的最新申報資料顯示,自去年10月15日到12月16日期間,奧薩夫和沃諾克募得的選舉資金總額比珀杜和洛夫勒多出7,800萬美元。珀杜和洛夫勒募款金額加在一起是1.32億美元。而奧薩夫僅一人,近兩個月之內的捐款就暴增了一億,募捐總和超過1.39億美元。

奧薩夫和沃諾克獲得的捐款主要來自佐州以外,根據《紐約郵報》的報道,捐獻最多的地區是紐約市、洛杉磯、三藩市和西雅圖等等這些民主黨控制的深藍地區。在個體捐款人上面,民主黨兩大金主索羅斯(George Soros)和彭博(Michael Bloomberg)分別給兩人捐贈了30萬美元。

在上周的節目我提到了,奧薩夫和沃諾克一個親共,一個理念激進。沃諾克還被曝光對妻子家暴,表裏不一,與所宣傳的形象大相逕庭。今天美國非牟利新聞機構「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發佈獨家暗訪影片,沃諾克團隊的兩個工作人員承認他是反警察的,其競選平台是與削減警察資金的行動保持一致。但是在競選中沃諾克儘量隱藏他的主張,以避免被共和黨對手抓住把柄。

「阿門」性別歧視?民主黨議員創造A-women

自從奧巴馬以來,民主黨越來越擁抱激進的理念。民主黨資深國會眾議員佩洛西(Nancy Pelosi)昨天在新會期蟬聯議長,而此前她已計劃引入新的議事規則,禁止使用所謂帶有性別含義的字眼,改用中性詞彙,如男人(man)、女人(woman)、他(he)、她(she)等等,都將禁用,而父親、母親、兒子、女兒、丈夫、妻子等性別用語也將被其它詞彙替代。民主黨在提議的規則方案中聲稱,此舉是為了尊重不同人的性別認同。

新規定還沒有獲得正式表決,具有牧師身份的民主黨籍眾議員克里弗(Emanuel Cleaver)昨天便在帶領新會期一開始的禱告時有所行動了。他在禱告詞末尾不僅說了「阿門」(A-men),還硬生生地加上了一個「阿我們」(A-women),引發爭議。

全世界的基督徒不管是何種族,都能聽懂兩個詞,一個是「阿門」,另一個是「哈利路亞」(Hallelu Yah),都是希伯來語。「阿門」原來的意思是指「靠得住」(reliable),「確定」(sure),「真實」(true)或「願事情是這樣成就」(so let it be)。根本不是英語詞彙,寫成英文的「men」只是音譯,並不具有性別涵義,

可是在極左派看來,但凡帶「men」的英語詞彙都是政治不正確的,認為這是對女性和變性人的歧視。所以,克里弗就創造了一個「A-women」。基督教衛理公會(Methodist)出身的克里弗除了保留傳統的祈禱詞,祈請唯一真神,昨天竟然還提及了印度教的神祇「梵天」(Brahma),也引發了很大爭議。左派認為這是在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可是在有傳統基督信仰的美國人看來,這就是所謂的「政治正確」對保守價值觀念和文化的再一次破壞和挑戰。

特朗普總統的長子唐納德(Donald Trump Jr)在今天的佐州集會現場,就向現場民眾講述了民主黨搞的「A-women」的笑話,他說「菜單」(menu)這個英文單詞因為也包含了「men」(男人),按照相同的邏輯,是不是也可以改成「womenu」呢?

挺川大軍前進DC 誰在搞破壞?

這個星期大事件不斷,除了佐州決選,1月6日,來自各州的特朗普支持者以及反對大選舞弊的民眾將齊聚華盛頓DC,向國會議員請願,要求阻止認證搖擺州的選舉人團投票結果。網絡流傳的畫面顯示,各地挺川車隊正向DC集結,場面非常壯觀。

不過,DC的民主黨女市長鮑澤(Muriel Bowser)已經下令旅店和餐廳等等暫停營業,對於大批集會民眾來說,吃住都成了問題。據說現場可提供的衛生間數量也受限制,有人建議大家穿紙尿褲去DC。

為了預防暴力事件,鮑澤最近還向國防部發出請求,要求派出國民警衛隊和地方警方一道,參與安保。今天,DC警局得到通知,將有300多名國民警衛隊員協助巡邏。

不過,鮑澤和左媒都暗示發動騷亂的是特朗普支持者,特別是民兵團體「驕傲男孩」(Proud Boys)。今天DC警方高調地逮捕了「驕傲男孩」主席塔里奧(Enrique Tarrio),只因他上個月12號在華盛頓的抗議活動中,摘下並焚燒一個掛在黑人教堂外牆上的「黑名貴」(Black Lives Matters)標語。

實際上塔里奧本身就是一個黑人,而「驕傲男孩」在DC主要義務負責集會民眾的安保工作,並沒有參與任何破壞性的活動。他們只是在12日當晚走上街頭,與前來挑釁的安提法(Antifa)和「黑名貴」近距離搏鬥,其中一名「驕傲男孩」成員被安提法分子用刀捅傷。

目前,DC商家都在忙著用木板遮擋店面,以防被砸。他們很清楚,特粉根本不會打砸搶燒,但是安提法和「黑名貴」一定得要防一防。

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裏了。如果喜歡我的節目,就請點讚、訂閱和轉發吧。咱們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