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瀋陽、大連疫情嚴重,都出現超級病毒攜帶者。大連、瀋陽封小區、封單元樓的方式從原先簡單鐵皮、木板,升級為插刀鐵板、鋼板。如果試圖離開管控區域,就會遭到處罰,甚至拘留。

據大連疫情防控新聞會公佈稱,1月4日0時至24時,新增一例無症狀感染者。從12月15日至今,已累計新增確診病例50例、無症狀感染者31例。

據瀋陽疫情防控新聞會公佈稱,1月5日0時至12時,新增1例無症狀感染者。截至目前,瀋陽全市累計確診病例28例,無症狀感染者1例。

由於中共一貫掩蓋疫情真相,外界普遍認為實際情況比公佈出來的要嚴重。

居民試圖離開管控區 遭粗暴對待或拘留處罰

大連公安局金州分局1月4日發通告稱,1月3日,在金普新區十里崗疫情封閉管控卡口,一貨車司機車廂內拉一名男子試圖離開封閉管控區,被警方帶走傳喚。

秦姓男子是金普新區先進街道居民,翻越小區圍牆,試圖搭乘李某某的箱式貨車離開管控區。兩人遭處罰被行政拘留。

1月4日,瀋陽市皇姑區長江農貿市場因疫情封閉,有女子擅自離開管控區域,遭現場警察從後背包抄,將她摔倒地上,扯著她的衣領拖著帶回,並說:「誰讓你出來的,不許走!」態度十分粗暴。該女子嚇得側躺在地上大哭。邊上一警察警告說:「你哭啥!一會給你帶走你就好受了。趕緊走就完事了。」

 大連金州區的李先生向大紀元介紹,現在整個小區被封不能下樓,不能出去,被抓到了就拘留、隔離,期間所有的費用得自己負擔。

金州區勝利西小區所有單元樓都加封鋼板

大連市區的盛先生介紹,他所在的市區還沒有封,但大連百威年高檔購物中心,位於大連中山區的,去年聖誕節前12月22日就被封了。

他還表示,大連不僅是封小區,「有的家門都被貼封條封了。門上貼上封條,不讓人靠近。他們怎麼生活就不知道了。」

 

他還介紹,星海灣街道有住戶家門於去年12月29日被貼上封條,而星海灣街道位於大連市沙河口區,與疫情嚴重的金州區是完全不同的地方。1月3日,金州區勝利西小區所有單元樓都加封鋼板。

他悲哀地表示,疫情被封堵家中,「像是待宰的羔羊,在砧板上自己能有什麼辦法?不知道要封多久?」

「現在大連市區最搶手的就是冰櫃。通過第一波疫情後,大家有了經驗,紛紛買冰櫃回家儲存食物,很多家庭還購買大冰櫃,就擔心再有疫情餓肚子。」盛先生表示 。

 

民眾從遼寧回新疆 遭到不公平待遇

有民眾從遼寧非疫區回到新疆烏魯木齊遭到不公平對待,在網上公開表示不滿。他說:「遼寧不止有瀋陽大連,還有別的城市吧?怎麼我從遼寧其他無病例城市回新疆,並且做了兩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還是要封門、全家居家隔離?」還被甩下一句:「您是遼寧回來的。有事兒嗎您?合著遼寧的都是瀋陽大連密接唄?您不覺得您們太叛逆了嗎?」

遼寧民眾譴責當局過度執法缺人性

遼寧本溪的民眾許先生表示,本溪管控也非常嚴格。如果有人從瀋陽和大連來到本溪,將被隔離三週21天。當地民眾也不允許去瀋陽。

他說,現在疫情很多官方媒體都不報道,現在就是大家私下微信裡看到一些確診病例,但是微信收到後也很難再發出去。 

 

大連封閉小區單元樓加鐵板,瀋陽封閉小區看上去很恐怖的插刀這種鐵架子圍住。令外界感嘆插翅難飛。

許先生表示,這是過度執法。「你執法也要考慮到別人的人權,也要考慮人家有其他的病,這樣會得不到醫治。」

他說,「我們微信群中傳的視頻顯示,現在在家隔離的有的門都被焊死了,有很多人在『喊樓』,就是『要吃飯、要生活』,你把人控制在家,但食品也供應不上。我今天看了一些視頻,我心裡感到很失望,如果是我遇到這個事情,我怎麼辦?根本就是這個社會太流氓了、不講道理了。」

「這樣被封在家裡,有人發病了,就一死死全家。因為發病得不到醫治,在家就交叉感染了。在家裡的人並不都是危險的,你封門不讓人出去,貼封條、將門焊死。這非常惡劣,什麼人能這種做法?」他還表示,「這方面的信息官方封鎖的特別嚴,他們怕信息傳播出去。底層老百姓活得真的很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