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肆虐一周年之際,美國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與英國多名國會議員舉行視像會議時表示,最新情報表明,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應該就是來自「絕密武漢病毒研究所」。英國前保守黨黨魁伊恩·施志安(Iain Duncan Smith)透露,美國正在跟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舉報人對話。美媒披露,習近平直接下令,成立專門部門,嚴密控制病毒起源研究及中共科研人員相關的科研成果。

美副國安顧問:最新情報顯示中共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

據英國《每日郵報》1月2日報道,能說一口流利普通話的白宮中國問題專家博明上周在一場視像會議上,向由8個國家的國會議員所組成的「對中政策聯盟」成員說,最新情報表明,該病毒是從距離該武漢海鮮市場11哩的絕密的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的病毒,他說:「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該研究所可能是最可靠的病毒來源。」

他表示,這種病原體可能是通過「洩漏或事故」逃脫的,並補充說:「即使是北京的中共高層人士,也公開否認了海鮮市場的起源故事。」  

博明是2020年1月最早示警中共病毒起源的白宮官員之一,其兄長保羅是華盛頓大學的病毒學家。自疫情爆發以來,他強烈懷疑病毒源於武漢實驗室,2020年4月他即命令美國情報機構尋找相關證據。

英國前保守黨黨魁:美國正在跟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舉報人對話

與會的英國前保守黨黨魁伊恩·施志安(Iain Duncan Smith)表示,博明的言論代表美國在「強化」新冠病毒來自實驗室洩漏的立場,並據信,美國正在跟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舉報人對話。

他說,幾周前「有人告訴我,美國目前有一名來自武漢實驗室的前科學家」。而北京拒絕記者採訪實驗室,史密斯認為,這只會加劇外界質疑實驗室就是大流行的「原爆點」。他並表示,事實上有武漢實驗室前工作人員也曾承認這種說法,他們很可能在研究有關蝙蝠的冠狀病毒情況,但在過程中他們犯了一個錯誤。

英國外交政策智囊「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的傳播總監薩姆·阿姆斯特朗表示:「有了這麼一位資深情報官員來支持這一說法,英國政府現在是時候就新冠病毒尋求答案和賠償了。」

美媒:習近平親自下令 嚴控病毒研究

據美聯社2020年底的調查報道,一份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北京政府向南方研究病毒起源的軍方科學家發放數十萬美元的補助金,並且嚴密監控這些研究成果,任何數據或研究的公佈,都必須經由習近平下令成立的中央工作小組批准。

這是中共政府罕見的洩密事件,這份數十頁的內部文件,證實了許多人長期以來的懷疑:高層授意嚴控病毒起源調查。

美聯社對中外科學家和官員進行了數十次的採訪,並參考公開文件、洩露的電子郵件、內部數據和中共政府內部和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文件等。

這些資料揭示了中共政府保密和自上而下控制的模式。北京將中共病毒起源政治化,推遲了對流行病的警告,阻礙了與世界衛生組織的信息共享,並妨礙了早期測試。

一位經常與中共疾控中心合作的公共衛生專家說:他們只選擇他們可以信任的人,以及他們可以控制的人。軍事團隊和其他團隊正在努力工作,但是否能公佈全看結果。

石正麗拒絕承諾公開試驗數據

中共病毒在從中國武漢爆發至今一年以來,病毒如何產生、病毒的來源是哪裏?科學界仍然分歧巨大。2020年稍早,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公佈發現了一種名為RaTG13的病毒,與引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Sars-Cov-2」,相似度高達96%,引外界關注、猜測。

BBC中文網2020年12月23日報道,石正麗透過電子郵件接受BBC訪問,被問到是否會邀請世衛專家來實驗室調查,從而終結外界質疑時,她寫道:「我和世衛專家溝通過兩次」、「我個人明確表示歡迎他們來武漢病毒所訪問」。

當被追問這是否會意味著展開正式調查,例如讓專家們查看實驗室數據和紀錄,石正麗則回復:「我個人歡迎任何形式的訪問,基於公開、透明、信任、可靠和合理的對話方式。但是具體方案應該不是我能決定的。」

但BBC記者隨後接到來自武漢病毒所宣傳辦公室的電話,對方強調石正麗是以「個人身份」發言,她的回答也未獲武漢病毒所批准。  

BBC探訪雲南蝙蝠洞遇阻

BBC報道稱,石正麗曾在雲南墨江通關鎮的一個蝙蝠洞裏提取了大量病毒樣本。但BBC記者近期試圖探訪這個蝙蝠洞,卻遭遇中共官方的重重跟蹤攔截,最後只得放棄。

報道說,8年前,墨江通關鎮負責在廢棄礦洞裏清理蝙蝠糞便的6名工人感染了一種冠狀病毒,出現高燒和呼吸窘迫症狀,且雙側肺部受損,並伴有磨砂玻璃狀混濁,其中3名患者還有出血栓形成的跡象,而這些症狀與中共肺炎患者的症狀相似。因症狀特殊,當時驚動了許多呼吸系統疾病方面的中國醫學專家前往了解情況和研究。

這6名工人當時在那個住滿了蝙蝠的礦洞裏工作了兩個星期。醫學專家據此推斷,這些工人感染的冠狀病毒,很可能來自礦洞裏的那些蝙蝠。

這些特殊病例引起了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的關注。他們在接下來的3年中,多次走訪並檢測出了數百種病毒,其中一種病毒樣本被命名為「RaTG13」,與2019年末爆發的SARS-CoV-2病毒的序列相似度高達96.2%以上。

2020年7月,石正麗在接受美國《科學》雜誌採訪時證實,RaTG13病毒是從廢棄的雲南礦洞的菊頭蝙蝠身上提取的樣本。

2020年11月17日,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又在英國《自然》雜誌上發表了一篇論文,試圖澄清他們當年採集RaTG13病毒樣本的情況。據這篇論文講述,在墨江礦工事件發生後,他們懷疑是病毒感染,因此在2012年至2015年間在墨江的洞穴中從蝙蝠身上總共收集了1,322個樣本,從中檢測到293種冠狀病毒,其中284種被歸類為alpha冠狀病毒,9種被歸類為beta冠狀病毒。這9種病毒中就包括RaTG13,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在2018年已對RaTG13進行了完整測序。

上述論文發表後,外國同行頗為震驚——原來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病毒實驗室中,還保存著在礦洞中收集的另外8種未曾發表的SARS型冠狀病毒。多名科學家公開質疑,武漢病毒研究所保留的未發表的病毒序列現在在哪裏?而且RaTG13在2017年和2018年就進行了測序,但是這些序列卻直到2020年才發佈。「這幾年,這些序列到底存儲在哪裏?僅僅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自己的數據庫上嗎?」

更蹊蹺的是,外界隨後發現,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病毒病原體數據庫突然悄無聲息地下線消失了,而該所沒有對外作出任何解釋,同時也拒絕交流其研究人員的實驗室筆記本以及該所研究人員關於墨江礦工疾病的分析。

病毒是人為製造?「零號病人」懸疑

中共病毒疫情「零號病人」至今仍是謎。有傳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生黃燕玲就是疫情的「零號病人」;又有人質疑武漢病毒研究所「製造生化武器」。

黃燕玲是武漢病毒所的一名微生物學女研究生,網絡熱傳她在研究所進行實驗時被洩漏的病毒感染死亡,其屍體送往殯儀館火化時,又感染一名殯葬人員,才使得疫情傳播。

網民發現,黃燕玲在研究所網站上空有名字,卻不像其他學生一樣有照片和中英文個人信息。這也導致傳聞甚囂塵上。隨後黃燕玲的導師危宏平朋友圈發文回應,稱黃燕玲2015年7月碩士順利畢業後,一直在外地城市工作。目前黃燕玲同學身體健康,一切安好!但這些訊息都未能平息網友質疑。許多人希望黃燕玲本人出面闢謠。但至今公眾也不知道黃燕玲是何許人也,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早在疫情爆發之初,一篇出自印度理工學院團隊的論文便質疑稱,新冠病毒的4個獨立的插入片段「不太可能在自然界偶然發生」,這瞬間讓外界對於武漢病毒所「製造生化武器」的陰謀論甚囂塵上,但隨後該文的作者宣佈撤稿。

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學家埃布萊特(Richard H. Ebright)對BBC說,根據目前對病毒的基因組測序,沒有任何證據表明該病毒經過人工改造,但不代表可以排除此次疫情的病毒由於實驗室事故進入人群的可能性。

埃布萊特表示,基因組測序顯示,此次爆發的病毒與武漢病毒研究所2013年在雲南某個山洞採集的蝙蝠冠狀病毒RaTG13非常接近,全基因組同源性為96.2%。「這意味這種病毒目前已知存在於兩個地方:雲南的山洞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個實驗室中。」他說:「它從2013年儲存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至今。」

華盛頓喬治城醫學中心(Georgetown Medical Centre)的內科醫生和傳染病教授丹尼爾·露西(Daniel Lucey)是應對病毒的資深醫學家。從SARS、伊波拉病毒到寨卡病毒,這位專家都參與過研究。

露西相信Sars-Cov-2最有可能是自然起源,但他不排除其他選項,比如一些目前尚未明朗的問題。

露西說,「自從第一宗確診的新冠肺炎病例出現已過去12、13個月了,但我們還沒有找到動物源頭」「所以對我來說,這更有理由調查其他解釋。」

中國的實驗室內是否存在一個正在被研究的病毒,在基因上更接近Sars-Cov-2?如果曾經有的話,他們會告知外界嗎?露西說,「並不是所有的研究成果都會被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