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曾經有過「三武一宗」迫害佛法的災難,這四個人的結局也非常悲慘,不得善終。然而,歷史上對佛法行惡的當權者並不止以上四人,還有一個執迷不悟的當政者,留下了令人遺憾的一幕。

【大紀元訊】據明慧網未名報道,中共政法委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所謂「清零行動」,逼迫沒有簽字表態的法輪功學員都要表態放棄修煉。

歷史是留給後人的借鑑。歷史上一次次滅佛者的慘烈報應,告訴了我們一個道理:善惡有報、邪不勝正是宇宙中的一個規律,惡報來臨逃也逃不脫。

宋徽宗的頒發「革佛詔」之後

宋徽宗趙佶是宋朝第八位君主,在位26年,也是北宋滅亡的直接責任人。在《水滸傳》中多次出場的宋徽宗,不辨忠奸,治國無方,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文藝和享樂上。繪畫、書法在歷史上佔一席之位,但他不知敬畏神佛,而是輕蔑神佛。

「革佛詔」變相毀滅佛教

宋徽宗推崇道教,也修建一些道觀等等。即位之初,他即實行輕視佛教的政策,認為佛教不合人情,詔令道士序位在僧人之上。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他下「革佛詔」,以改革佛教的名義發動一場變相的迫害。

強令佛教歸入道家,命令將釋迦牟尼改稱大覺金仙,菩薩改稱大士,佛寺改宮、院改觀,和尚尼姑統統改稱為道德士,也就是和道士僅一字之差。不准再剃髮、燒戒,所有被改稱為道德士的僧尼必須通習道教經典,凡是能精通道教經典的僧人,還可以給予各級官員的待遇。這實際上是極惡毒的通過外部壓力,以名利誘惑佛教內部人士,將佛教與道教混雜,形成一種雜亂的東西,從而變相毀滅佛教。

修煉人都知道:修煉是講究專一的,佛教、道教,不同的修煉法門絕不能混雜。逼迫、誘惑佛教修煉人通習道教經典,實質上就是在毀掉他們的修行。

佛教中的真修者,當然不會同意,一批僧人提出要辯論「革佛詔」的是與非,結果為首的日華嚴、明覺等七位僧人被杖殺,被活活打死;左街的寶覺大師永道上書皇帝,要求停止革佛之舉,被流放去道州(今湖南省道縣)。當然也有一些僧人上表奉旨,公開贊同宋徽宗的亂法罪行。和「三武一宗」的單純用暴力滅佛,強制拆毀寺院相比,宋徽宗的惡行要隱蔽的多,表面上不毀一寺,不驅逐僧人,卻要把佛教的修行內涵毀去,更加陰狠。因此,歷史上許多人對此認識不足,不認為這是一次罪惡巨大的滅佛事件。

宋徽宗的皇宮被「清零」

宋徽宗有甚麼報應呢?歷史書上,通常記載著「靖康之難」,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金軍攻破汴京,金帝將宋徽宗與欽宗廢為庶人。宋徽宗及其皇室萬餘人,被金人押到極北方,關押在五國城,也就是今天的黑龍江依蘭縣。

雖然歷史學者總結北宋滅亡是方方面面眾多原因所致,然而最直接的一系列的兵變及災難,竟全部發生在宣和元年及以後的數年中,也就是「革佛詔」頒佈之後!這絕非巧合!而是歷史向後人顯示了真相:北宋滅亡是因為褻瀆神佛、迫害佛教的巨大罪惡所致。

宋徽宗在被金人囚禁期間,受盡精神折磨,寫下了許多悔恨、哀怨,淒涼的詩句。但是,他的悔恨只是將責任向外推,說「社稷山河都為大臣所誤」,並沒有認識到是自己褻瀆佛道神、迫害佛教、胡作非為才導致的結果。

有一次,宋徽宗父子遇到一位來自汴京的老人,回憶往事,三人抱頭痛哭,被五國城的統領看見了,命令士兵抽打了父子二人各50鞭子──宋徽宗當晚將衣服剪成條子準備結繩懸梁自盡,恰被宋欽宗看見從梁上抱下來,然而,父子倆也只能抱頭痛哭。

為了度過極北寒冷的冬天,宋徽宗他們也和當地人一樣,住進幾尺深的地窨子。最後,宋徽宗頭髮脫落,耳聾眼花,已經欲哭無淚。

宋徽宗死在遙遠的五國城

九年後,宋徽宗在五國城去世。當時,宋欽宗趙桓發現其父的屍體時已凍得又冷又硬。金兵將宋徽宗的屍體架到一座石坑上焚燒,燒到半焦時再用水澆滅,將屍體丟入水坑中,據說這樣就可以用坑裏的水做燈油。一旁悲痛欲絕的宋欽宗也想跳入坑中一死了之,但金兵卻拉住他,說如果有活人跳入坑中,坑裏的水就做不成燈油了。

歷史上治國無能的平庸之君乃至昏君也不少,可亡國亡到這般淒慘,實屬絕無僅有。

「老虎蒼蠅一起打」 引發輿論熱議

美國在國際人權日,制裁一名迫害法輪功的廈門警察。

美國在2020年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發佈制裁名單,因嚴重侵犯人權對17個外國政府的官員及其直系家屬實施包括禁入美國在內的多項制裁。

美國制裁中共官員「老虎蒼蠅一起打」。圖為被美國制裁的派出所民警黃元雄的證件截圖。(網絡圖片)
美國制裁中共官員「老虎蒼蠅一起打」。圖為被美國制裁的派出所民警黃元雄的證件截圖。(網絡圖片)

當中除俄羅斯等國的所謂「大人物」外,還有中國福建廈門市公安局思明分局梧村派出所主管黃元雄。

制裁聲明指其拘禁、酷刑審問法輪功學員,嚴重侵犯他們的宗教自由。

黃元雄這一小小派出所主管成為本次被制裁的唯一中共黨官,引人注意。而且聲明特意用單獨段落點名黃元雄,並強調世界不會對中共政府違反國際公認的思想良心以及宗教、信仰自由,系統性壓制人權的行為袖手旁觀。

中共官媒對此前14個中共副國級官員受制裁一事輕描淡寫,但是對黃元雄事件反應迅速。輿論操盤手們用一種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態度報道此事,「太可笑了,美國制裁一個派出所民警」。

此事還登上受到中共嚴控的微博熱搜,似乎是在表示對於這項制裁的不屑。

然而,刻意的掩蓋並不能迷惑眾多明白真相的世人,一位網友在評論中寫道:「有甚麼好笑的,美國制裁這位民警是殺雞儆猴,雖然這位民警沒有在美國有資產,親戚朋友沒有在美國,不代表以後的其他的官員沒有,美國這種制裁,從高層向基層延伸,會影響到其他基層官員的決策。」

正如這位網友的觀察,中共儘管對14個中共副國級官員被制裁一帶而過,但事實上他們中的一些人,與黃元雄已經同時被寫到了迫害信仰的「惡人罪行榜」上。

12月7日,美國國務院與財政部就中共強行通過《港版國安法》、破壞香港人權宣佈制裁14名中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核查14名被制裁的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名單,發現至少有王晨、曹建明、張春賢、吉丙軒、陳竺等五人參與了迫害法輪功。

美國制裁中共官員「老虎蒼蠅一起打」,引發輿論熱議,網民紛紛拍手稱快。福建居民岳先生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這樣做是對的,因為問題涉及到反人類罪,起因是法輪功的信仰問題。美國政府肯定是有證據才這樣幹,這項制裁也是給法輪功的信仰正個名。」

內部文件曝 中共「法學會」的真面目

2019年,中共法學會下發迫害法輪功的內部文件(中法培函〔2019〕17 號),該文件是由法學會培訓中心發佈的《關於舉辦加強和改進新時代反邪教工作暨依法治理邪教問題能力提升專題培訓班的函》。

2019年3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當選法學會會長,接替2013年起擔任此職的王樂泉。

王晨接任之後,迫不及待地從2019年4月起舉辦打擊邪教培訓班。

文件顯示,法學會會長王晨上任以來,密集舉行各種專題培訓班,部署對法輪功的迫害。

2019年共計舉辦了八期培訓班,文件顯示,此次邀請授課的專家學者來自反邪教協會、公安部、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地方黨校或高等院校等相關單位或部門。

參加該培訓班的對象是各地黨委政法委分管負責人、幹部;各地反邪教協會負責人與相關部門有關幹部;公、檢、法、司及國安部門負責人與「反邪教工作專兼職幹部」(610也在其中);各地反邪教工作相關幹部。

據稱,在2019年舉辦了八期培訓班之後,中共原計劃在2020年初開始對法輪功進行新一輪的迫害,然而由於武漢肺炎疫情中斷;在2020年6月疫情轉緩之後,政法系統開始了大規模的「清零」迫害,與政法委、六一零緊密勾連的法學會為「清零」迫害推波助瀾。

據海外明慧網報道,1996年6月,江澤民的親信、中宣部副部長徐光春召集在京十大報刊的總編輯開會,越權要求刊登詆譭法輪功的文章。在場的王晨(《光明日報》總編輯)積極領命,在該報顯著位置刊登詆譭法輪功的文章,直接製造了影響惡劣的「《光明日報》事件」,為迫害法輪功做輿論鋪墊。

《光明日報》的文章出來後,一些法輪功學員聞訊後出於善意,到該報社要求見王晨,並遞交材料,說明真相。但他避而不見,還指使祕書以不友善的態度應對,並記下到訪的法輪功學員姓名。到1999年下半年,王向中共公安部門告發,加重了中共對這些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王晨任中共中宣部副部長、《人民日報》社長、總編輯等職期間,繼續指使報刊媒體加大力度誣蔑法輪功,用謊言欺騙世人。這一次被國際社會制裁,其追隨中共迫害善良的罪行已寫在了世界的善惡榜上。

結語

江澤民時代的高官,加上病亡、撤職等等,幾近「清零」的命運。164個省部高官迫害法輪大法得到現世報應,而當下14個人大副委員長,以及派出所警察被制裁亦是最後的警鐘,如不知悔改、停止迫害,終將遭到上天的嚴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