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1月4日晚上8點,橫河老師將現場直播。

焦點話題:今天Overstock創始人伯恩披露兩條證據,密歇根州選票印刷廠多印真選票送紐約填寫給拜登後運往賓夕凡尼亞州郵寄,佐州富頓郡銷毀大量中國印刷的假選票。這些是不是有計劃的系統舞弊,算不算可以影響選舉結果的證據?法庭媒體繼續視而不見,能影響國會認證嗎?

觀眾朋友好,我是橫河,歡迎來到橫河觀點頻道。今天是1月4日,星期一。

4日特朗普總統在佐治亞州集會演講,為明天喬州兩名參議員複選造勢。

眾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支持1-6挑戰選舉人票。

賀錦麗宣誓成為下一屆參議員(不當副總統了?)

共和黨大佬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 說現在要求任命調查委員會成功的機率是零,所以他不支持。但支持是態度,和成功率無關。

當然希望成功,但任何事情必須有成功的希望才去做?

重磅爆料開始出現

從昨天開始,連續重磅爆料開始出現,Overstock前總裁伯恩披露了兩條重要線索,或者說證據。

1. 密歇根州的一家印刷廠根據合同為賓夕凡尼亞州的兩個郡打印選票,正常交貨,然而這家印刷廠又額外打印了一批選票,運送到了紐約,在那裏被人填上拜登的名字,再運回賓夕凡尼亞州,在賓夕凡尼亞州郵寄,有幾十萬張,因為是同一家正規印刷廠印製的,所以選票本身是真的。

伯恩說他的團隊有記錄、短信、聲明、宣誓證詞等。這條消息實際上有個支持證據,就是12/1有個美國郵局的合同司機作證,說他在10月20日,即大選前兩周,開車運了幾十萬張選票從紐約到賓夕凡尼亞州。

2. 第二件事是,佐治亞州富頓郡的假選票是來自中國的,大選當晚點票,點票中心把所有人趕走的水管爆裂事故實際只是小便池漏水罷了,後來的事情大家都在錄像中看到了,四個留下的工作人員從桌子底下拖出四個裝滿選票的箱子開始計數。

12月30日,當佐治亞州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投票決定檢查富頓郡投票操作後,當天就有卡車裝走了那裏的選舉有關的材料,第二天臨近Codd郡的碎紙公司收到了3千磅選票,這些包括還沒有來得及切碎的選票,經聯邦認證的司法鑑定員宣誓認定這些選票質量和真選票不同,還查獲了來自中國公司的中文收據。

這兩件事情都不是第一次披露,但都沒有這麼詳細,在不同場合,不同目擊者或錄像、調查都是可以互相驗證的,證據之間是互相支持而不是互相矛盾的。只能說,目前伯恩團隊拿到的證據更實錘,尤其是富頓郡的中國印製的假選票,已經在聯邦探員手裏。

現在來分析一下,這種陰謀需要多少人策劃,多少人參與,為甚麼不怕洩露?選舉欺詐有三個層面,選票、點票機和立法行政命令,這三個層面可以是各自獨立的,比如立法行政層面的,包括郵寄選票、取消選民身份驗證、延遲選票截止時間,就是長期推動的公開議程。但這種公開議程會超出這個層面,對其它層面的舞弊起到鼓舞作用。點票機層面的我們今天不談,就談談選票層面的。

這是最傳統的舞弊方式,應該不是這次選舉才開始的,有人對這套手法駕輕就熟的,比如說印製真選票的時候多印一些,這是輕而易舉就能查到的,印刷廠有記錄,誰來簽合同的,印刷廠為甚麼要把多印的選票發送到紐約去。這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印刷廠的問題。

就是說,如果司法部要想調查,不至於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查不出來。這件事有幾個人就可以完成:一個賓夕凡尼亞州負責定選票的人,或者另一個可以讓印刷廠多印一些選票的人,同一個人可以要求印刷廠把多餘選票運到另一個地點而不是交貨地點,另一個人負責組織人在紐約填選票,並負責運回賓夕凡尼亞州,交付後就由賓夕凡尼亞州方面處理了。從運作方面,負責協調的人並不多,3-4人就可以了,參與者雖然多一些,但只知道自己的那部份,不知道別人的情況。這幾個人應該是有合作經驗的。

雖然這條線不見得能查到全國性的協調,但一個州範圍的協調是可以查清楚的,只要當局願意查。

為甚麼舞弊參與者那麼多

下一個問題就是為甚麼參與者那麼多,至今沒有出現吹哨人?一種可能就是這是個選舉舞弊的圈子,有內部的舞弊文化,有更大範圍的違規的公開半公開議程支持,加上前幾年通俄門調查、彈劾和媒體一面倒的污名化,在社會氛圍上形成了大氣候,不利於吹哨人。我們看到普利策調查團隊的成員家裏遭槍擊。這次其實那麼多人站出來爆料、作證,很多都受到了威脅和打壓。

下面就要談到掩蓋的問題。舞弊,在選票和點票機層面上,作為陰謀,直接操作的人不需要太多,這些人是主動參與,有各自的動機,有一定範圍的協調和指揮,比如佐治亞州用水管爆裂為由趕走其他人,實際操作的也就是4個人,真正知道內情的一個人就夠了,而追查線索從這個人,或者從誰到中國去定製選票就能查出,就看願不願意查。

現在的問題是司法部並不熱心去查,據伯恩說,現場的司法部和國土安全部的聯邦探員已經接到上面命令不要繼續查,聯繫到司法部長巴爾向媒體透露沒有發現系統舞弊現象,最高法院拒絕接受德州訴訟案,很可能大選舞弊的操作者已經得到了安全保證,即使洩露,也不會有媒體報道,也不會有司法調查的。

現在的問題是,在美國,有把握同時控制媒體、司法、政客的有多少人?深層政府畢竟也需要人操作的,如果有一個已經控制了美國媒體、部份政客和政府官員的外國政府在背後支持,是不是更容易操作?美國主流媒體被那個外國政府控制?無疑不是俄國,更不是伊朗,而是中共。政客呢?當然也是中共,別忘了佐州的假選票是在中國印刷的,而佐州州長及州務卿都被質疑和中共有關。

更多人參與掩蓋

這就讓我想起林伍德今天的爆料,他說美國存在一些位居高位的人被用強迫的錄像敲詐,說他有證據。這個我們今天不談,因為他也沒有把證據提出來。不過他提到愛潑斯坦就是從事這一行的,也許和他此前提到的飛機乘客名單上有首席大法官羅伯茨的事有關。

我想說的是另一個部份,就是很可能主導和實施大選欺詐的是一批人,而參與掩蓋的是範圍更大的另一批人,這批人不一定直接參與了舞弊,甚至都不一定完全知情,但卻由於各種各樣的把柄在別人手裏而參與了掩蓋。這是一種可能性,否則無法解釋如此全面的對舞弊證據視而不見的現象。雖然我無法證實林伍德的說法,我也一般不評論證據不足的事情,但這確實是一條新的思路。

謝謝支持,歡迎您收看訂閱並請幫助轉發我的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橫河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