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澳洲天主教大學(ACU)校長克雷文(Greg Craven)警告說,澳洲大學對中國留學生的過度依賴就像有毒癮一樣,現在這種依靠留學生的系統已經無法維繫下去,澳洲多所大學進入世界百強的局面可能也會終結。

即將離任的克雷文教授擔任該校校長已13年之久,他是任期最長、薪水最高的大學校長之一。1月9日,他在離任前接受《澳洲人報》專訪時說,澳洲高校領域過度依賴中國學生是個大問題。

「依靠留學生的舊體制已經結束了,它已經完了。這個廣泛市場已經崩潰了,甚麼時候恢復還不確定。而大學曾經依賴的中國市場,不僅有疫情問題,還可能有主權風險問題。」克雷文教授說。「他們(大學校長)都知道中國問題,我在(校長)小組討論中都會公開警告這一點,但其他甚麼校長都不說。(他們對中國留學生的依賴)就像有毒癮一樣。」

聖誕節前,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警告議會說:「(澳洲)研究機構的開放性和協作性是澳洲許多科技成就的基礎。然而,具有不同政治、文化和道德價值觀的國際研究夥伴可能會試圖利用這種開放和合作的性質(以達到他們的目的)。」

悉尼大學政治社會學家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在2020年年初也曾警告說,教育行業將因中國學生不能入境而遭受巨額損失,而澳洲八大名校首當其衝。他在評論文章裏寫道:「澳洲八大名校不只是向中國出口教育服務,他們在依賴中國。一個在集中營裏囚禁幾十萬本國公民、在香港鎮壓700萬港人和監視其餘國民的共產國家並不是可以依賴的好選擇,但看上去這些學校不肯從中吸取教訓。」

在2020年的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中,澳洲有六所大學躋身世界百強,分別是墨爾本大學、澳洲國立大學、悉尼大學、昆士蘭大學、新南威爾士大學和莫納什大學。

克雷文教授說,八大名校不得不接受他們的預算永遠不會像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之前那樣多的現實,澳洲大學在世界百強排行榜上所佔據的地位可能也會終結。

2019年,中國留學生讓澳洲高校行業賺取了70億澳元的收入,許多教育界人士擔憂,如果澳洲繼續關閉邊界,中澳關係也不斷惡化,這筆豐厚的收入將永遠流失。

克雷文教授警告說,像澳洲天主教大學這類的中端大學,如果在失去國際生源的同時,又遭遇精英大學壓低分數線搶走原本屬於他們的國內生源,那麼他們就會面臨成為「殭屍」大學的風險。

他還批評澳洲的精英大學不關心其它大學,也不願合併,只是想著怎麼剝奪更多資產。「如果讓一群精英大學決定其它大學的命運,他們會選擇讓(其它學校)死掉。」

在即將離任之際,克雷文教授對自己曾經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在這13年裏,我們基本上把澳洲天主教大學從一個很多人都看衰的學校,變成了一個不可否認的真正的大學,也是非常成功的大學。」

目前,該校的世界排名在全球第250名至300名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