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年底出現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後,林鄭政府一直在防疫方面被社會多番批評,不過到去年底,建制派議員及中共喉舌報突然開始連番砲轟港府防疫不力。有消息透露,本港土共要奪權,中共高層也有意「要換林鄭」;建制派以及黨媒同時連番的炮轟林鄭政府是要在行動前輿論先行。

有消息透露,有接近中共高層的內部人士,年前在香港走動,了解本地情況。他透露,在混亂局面下,林鄭的能力讓高層「很失望」,「香港找個女人做頭,還是有問題的,沒有面對過這樣的危機,太難了。」還指「(林鄭)不太了解中國大陸,也不太了解香港,不接地氣」。他透露,高層考慮在適當時候,安排林鄭下台。

紅二代:林鄭不懂中共行事作風

這名內部人士是「紅二代」,熟悉香港商界,他個人認為,「林鄭太不懂共產黨行事上的默契、有時還表現出自以為是的情緒化,害自己及累及香港,她結局不容樂觀。」

另一方面,去年下半年,已有跡象表明林鄭月娥被中共高層冷落,12月份,親共媒體和建制派開始毫不掩飾地「圍攻」林鄭,似乎預示林鄭不妙。

中共乘美國大選紛爭之際,採用政治暴力手段迅速從香港政壇抹去民主派的力量。原以為可穩定內部、鞏固中共在港勢力,外界發現,香港出現建制派、左媒等集體對林鄭月娥發難的內鬥。

繼建制派紛紛倒戈撰文批評港府抗疫不力之後,在港喉舌《大公報》12月15、16日一連兩天發社論予以批評。

形勢急轉直下,多個建制派亦紛紛跳出來批評政府抗疫政策不妥。對此,親共學者劉兆佳解說認為,這是中央恐懼香港疫情失控。

批「打工模式」抗疫

12月15日《大公報》以《打工心態要不得》為題發社論,批評林鄭月娥的抗疫政策缺乏「戰時思維」。社論指,香港目前是內防擴散做得不足,外防輸入則一度如形同虛設;批評林鄭以「打工模式」而不是「作戰模式」抗疫,更沒「清零」決心;如衛生部門一早嚴陣以待,採取嚴格的追蹤及隔離措施,即時切斷傳播鏈,香港如何至於今日社區爆發,全面開花的地步?

12月16日,《大公報》再以《抗疫成敗關鍵在落實》為題又發社論,批港府的抗疫政策。報道引述經民聯梁美芬直指,現時抗疫是拖拖拉拉並非「張弛有度」。不過,語氣則較前一篇稍為溫和。

12月,還有著名親共人士屈穎妍以「人生馬拉松——我不是建制派」為題,撰文講述自己從「撐林鄭」,已變為「踩林鄭」的變化。

對於當初人們對林鄭不懂用八達通的批評看法,文中說:「做大事不該雞蛋挑骨頭,如果她能把香港治好,不懂用八達通又何妨?」但文中話鋒一轉,批林鄭根本不了解民眾在疫情下,面臨防疫與打工謀生的雙重壓力。批評說「為甚麼特首的萬言施政報告無甚反響?因你在誇誇細談二、三十年後的美好藍圖,卻對眼前困境束手無策。沒明天,還說甚麼未來?」

程翔:「紫荊黨」是中共全面接管香港信號

2020年接近尾聲之際,親北京的《星島日報》14日報道,林鄭月娥訂於12月底上京述職的行程突然被叫停。報道猜測述職被叫停有三大可能,包括領導人工作繁忙、香港抗疫情況未如理想以及香港傳染風險較內地高,此刻述職可能存在風險。

不過,不少評論都認為去年在香港橫空出世的「紫荊黨」與特首上京被叫停,以及下屆特首之爭存在關聯性。前《文匯報》副總編輯程翔分析認為,「紫荊黨」的出現是中共實現對香港的全面接管的信號。程翔說,自佔中運動之後,中共就不再信任香港左派。他指,中共在醞釀清洗「舊香港人」的重大舉措。一旦清洗香港左派,一直為林鄭搖旗吶喊的建制派,又有多少可以逃過?

有熟悉建制派的人士說,他相信林鄭也有到過黨校受訓,因為在國內的省市第一、二把手的人物都一定是黨員,並指林鄭屬於50後,接受西方教育,有點小聰明,喜歡偷換概念。他指,林鄭對政治國情掌握不夠,「做妹仔就可以!」

他說,送中條例(《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是林鄭獻計給中央。在要推送中條例之前,林鄭任內曾推《民事互助條例》,讓大陸的法庭判決可以在香港執行,是偷換概念的做法,其實是「挺大鑊」的,但香港社會好像沒太多人理會。

他分析,林鄭可能見「偷換概念」一招行得通,所以再趁勢借陳同佳案件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所以曾揚言在香港不用一定要23條立法,還有其它方法來避免再次出現銅鑼灣書店和四季酒店肖建華事件。

強推送中條例的結果:引發了反送中運動,在過程中動搖了「一國兩制」,中共「失守」台灣;台灣大選前,中共幾乎成功部署韓國瑜上位,但台灣民眾看到香港的年青人在街頭流血的一幕幕,看清了中共,和「一國兩制」的謊言,最後致使韓國瑜在台灣大選中落敗。

他說,林鄭在過程中也得了一點邪術經驗,懂得用疫情來制約抗議運動,但中共看來是不想要她了。知情人士更點出,從來沒有香港特首在任內使得中港官員包括14位副國級領導人被美國制裁,林鄭對中共來講是「罪人」,認為她破壞了中共的「大戰略」、「大方針」、「大佈局」,「搞亂」了中共的國際關係,影響習近平及中共之統治根基。

根據慣例,中共要一個人下台,會先製造輿論,近期建制派議員、左媒、黨報群起攻擊她,該知情人士分析,看林鄭要下台的機會很大。

他相信中共已經有所準備,林鄭下台後的候補人選也準備好,要知當初林鄭選特首,已經有起碼兩個後備人選。

圖為2019年11月12日,市民發起「三罷」行動。在中文大學有大學生遭防暴警暴力對待,遭打暴頭流血。(大紀元資料圖片)
圖為2019年11月12日,市民發起「三罷」行動。在中文大學有大學生遭防暴警暴力對待,遭打暴頭流血。(大紀元資料圖片)

連登:習近平不再撐林鄭

連登兩星期前有推文題為「文革式大批判 林鄭死期不遠」,文中也認為,現在出現批林鄭的異象,讓人聯想到林鄭地位不保。並認為,如果不是上頭暗示,「香港建制派誰吃豹子膽,膽敢和林鄭過不去?」而林鄭多番對建制派出言不遜,抱怨他們支持不力,又指責民建聯的人不中用,「如此狂妄目中無人,便是仗著她的背後有習近平撐腰。今日眾人造反,證明習近平已不再撐林鄭,這一點可以肯定。」

文章認為,在現時的形勢下,林鄭應該提早為自己尋找後路。「中共示意建制派出手,施加社會壓力,希望她知趣,自動求去。至於接任者,一定早已物色停當,隨時可以接班。」

無處落腳 何處是汝家

至於林鄭應該如何安排自己的後路,文章說,下台後就不用指望做政協副主席,因為香港已經有兩個政協副主席,「再多一個就過份了,於體制不合」。如果做政協常委的話,就會與唐英年同級,「對她就有羞辱性,也不可接受」。在「高不成低不就」的情況下,可能最終是淨身出戶,「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文章對林鄭一朝恢復平民身份時,全家要在哪裏落腳也進行了一輪分析。如果在香港,將會有幾百萬仇人「日夜紅了眼睛等她,她一落街一定遭人辱罵,如何過日?」如果到北京,「北京是政治中心,是非之地,不可久居」;如果到西方國家,又會因為美國制裁,沒有誰敢收留她。作者提出了最終建議:「唯一可以考慮的,只有大灣區了。但全世界銀行都怕了她,她把數千萬身家用卡車載去大灣區安置,買一幢獨立屋,成座山的鈔票放在地庫,在大陸那種匪盜橫行的地方,她晚上能睡安穩覺嗎?」

文章最後結語:「無論如何,這都是她一世作孽的報應,就讓她自己去操心好了。」

回頭是岸 多行善 遠離惡行

講到「作孽」,香港「藍絲」、親共組織「正義聯盟」創辦人李偲嫣12月16日猝死,其樣本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測試呈陽性反應。消息一傳出,不少網友留言均認為這是善惡有報的又一例。

在一個 YouTube時評節目有留言正道出這恆常真理的精髓說:「人在做,天在看,有因必有果,不要小善而不做,不要小惡而為之,邪不能勝正,對社會的傷害視為大惡,天理不容,希望行惡之仕好自為之,回頭是岸,多行善,遠離惡行,報善福才是唯一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