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stock的創始人兼前行政總裁帕特里克·伯恩(Patrick Byrne)在接受傑羅姆·科西(Jerome Corsi)博士採訪時表示,中共「正在從內部瓦解併吞噬我們(美國)」。

聽新聞:

伯恩於1983年至1984年在北京師範大學學習中國歷史。他擁有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研究中國文學的學士學位。他表示,中共正在使用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策略對付美國。

「儘管我們美國每年在軍事和情報部門以及圍繞國家安全的政策上花費一萬億美元,但這些用錢建立起來的軍事設施和武器只能打掉它們(中共)的飛機、導彈以及其相關的軍事武器。但是我們卻忽視了非軍事手段的戰爭,根本沒有子彈和導彈的一種戰爭,這種戰爭從內部將我們瓦解,最終將我們整個吞噬掉。這就是正在發生的事情。」他說。

中共對美國發起四階段蠶食般政變

伯恩指出,中共政權正在對美國政府進行「緩慢而蠶食般的政變」。

「這是一場革命。這場革命的各個階段被認真地規劃好了。計劃可能有四個步驟,首先讓美國人士氣低落,然後迷失方向、亂作一團,接下來是危機四起,最後是無奈地接受現實。」他說。

「今年發生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令美國人沮喪,(達到了蠶食的第一步。)」伯恩說,「隨後有大約六個月的時間我們感到迷茫。」他提到「安提法」(Antifa)和「黑人的命也是命」(BLM)運動以及其它暴力事件,例如焚燒建築物和警察局,很多人在外就餐時由於他們的不同政治觀點而受到騷擾。

「所有這些都是讓你感到迷茫。這些事是想告訴你,我們想像中的美國『已經不存在了』。」他說。

伯恩在談到有爭議的總統選舉結果時補充說:「這場危機已經顯露,一個冒牌的總統竟然出現了。」

伯恩堅信北京是美國大選舞弊幕後黑手

伯恩堅信,北京妄想只要搞定(搖擺州的)六個縣就可以偷走選舉結果。

「政治科學家可以告訴你,要想偷走美國大選結果,不必要在每個地方進行選舉舞弊。你只需要在六個縣中作弊,你就可以翻轉六個(搖擺)州,從而拿到這些州的選舉人團票,最終竊取美國大選結果。」他說。

伯恩提到佐治亞州的選舉違規行為,據報道該地區某個點票站負責人聲稱水管爆裂,要求監票人員和媒體離開現場。但是,卻有四個點票人員被指定留下來繼續點票。

後來,據調查該問題的首席調查員說,所謂的爆裂「實際上是小便池溢出了」。

伯恩說,最後一個階段是逼迫大眾無奈地接受被篡改的大選結果,其中「媒體在極力地給我們灌輸(這個有爭議的大選結果)」。

伯恩說:「它們(所謂的主流媒體)違反了所有媒體所應該遵循的新聞誠信。」他批評媒體無視所提供的真實存在的選舉欺詐證據。

伯恩指出,成千上萬的人冒著生命危險以宣誓作證,講述了他們目睹的選舉欺詐和違規行為。

「這正是我們經歷的四個階段,我確信中共黑手就躲在幕後。」

區分中共和中國

伯恩明確表示,他熱愛中國人民和中國歷史,但中共政權「已被證實,他們的陰險狡詐和忘恩負義的程度完全超出了任何人的想像」。

「中共政府對我們進行了充份的研究,它們看到腐敗是我們的最大弱點。它們對我們的政府進行了滲透,搞定了一些關鍵部門,從而使我們處在了今天的危機之中。」

伯恩接著說:「10年以後,美國也將有像在中國西部那樣的用於獲取人體器官的勞改營。」「因此,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能向中共屈膝。」

一個專家小組參加了由「反對強摘人體器官醫生協會」(DAFOH)於2020年11月19日主持的網上會議。會議披露,中共政權通過殺害法輪功學員以獲取器官獲利已有二十多年了。

在談及1月6日在華盛頓舉行的集會時,伯恩說:「這是我們的最後機會了。」

「我們絕不屈服於這次被有組織操縱的選舉結果,因為它們毀壞了我們最傳統的基本理念,毀壞了我們認同政府管理的基石,我們以後再也沒有機會反抗了。」他說。

伯恩在年輕時就曾經研究過《憲法》的理念。他擁有劍橋大學的馬歇爾學者碩士學位,並獲得了史丹福大學的政治哲學博士學位。他指出,美國立國的自由主義傳統中的「核心價值」是人們所認同政府的存在是基於自由、公正和透明的選舉。

「我們絕不能屈服。這就是我們與眾不同的所在。全世界所有的人都在期待著我們,渴望著我們表現得像一個非凡的國家。這是我們的機會。」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