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已肆虐全球一年多,但科學家至今仍未找到病毒的起源。美媒披露,習近平直接下令,成立專門部門,嚴密控制病毒起源研究及中共科研人員相關的科研成果。

美聯社2020年12月30日報道,在中國雲南鬱鬱蔥蔥的山谷深處,有一處礦井的入口,這裏有一個蝙蝠棲息地。這些蝙蝠身上帶有與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最相近的病毒。

該地區引起了科學界的濃厚興趣,因為這裏可能蘊藏著導致全球170多萬人死亡的病毒起源線索。然而對於科學家和記者來說,由於政治敏感性和保密性,這裏成了一個沒有信息的黑洞。

兩名知情人士說,最近一個來訪的蝙蝠研究小組設法採集了樣本,但樣本被沒收了。病毒專家也被勒令不要向媒體發表講話。美聯社的記者團隊在11月下旬前往該地時,被便衣警察開著多輛汽車跟蹤,通往該洞的道路和站點也被封鎖了。

美聯社調查發現,自第一個已知的中共病毒患者感染一年多以來,中共政府嚴格控制所有關於病毒起源的研究,在打擊一些人的同時,積極推廣中共病毒外來說。

中共政府正向中在中國南方研究病毒起源的軍方科學家發放數十萬美元的研究經費。但是,美聯社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顯示,中共當局正在監視他們的調查結果,並要求任何數據或研究論文的發表必須中共內閣管理的新工作組批准,這項行動是由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直接下命令。

報道說,「這份洩漏的數十頁中共政府內部文件,證實了許多人長期以來的懷疑:鉗制(疫情信息)來自中共最高層。」

報道指,根據美聯社與中外科學家和官員的訪談、官方公告、外洩電郵以及來自中共國務院和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未公開文件,揭示中共從上而下控制疫情信息的模式。這種模式在整個病毒大流行期間顯而易見。

2019年12月中旬,華南海鮮市場商販江達發(音譯)開始發現該市場有兩人病倒,一海鮮商販感染死亡。到12月下旬,中共疾控中心派人調查。

江達發說,2020年1月1日一夜之間,市場突然被勒令關閉,禁止商販取物。中共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員從門把手、污水和市場的地板上收集了585個環境樣本。之後,他們會將裏面的一切東西用推車搬出來,然後焚燒。

美聯社獲得的中共疾控中心內部數據顯示,到1月10日和11日,研究人員正在對武漢的幾十個環境樣本進行測序。為世衛組織提供建議的加拿大微生物學家科賓傑爾(Gary Kobinger)1月13日給他的同事發郵件說:「這種冠狀(病毒)與SARS非常接近。如果我們拋開意外情況……那麼我會想查看這些市場上(出售的野生)的蝙蝠。」

到1月下旬,中共官媒稱,其中33個環境樣本的檢測結果呈陽性。在提交給世衛組織的一份報告中,官員們說,有11份標本與新冠(中共)病毒相似度超過99%。

進入2月,病毒繼續迅速蔓延,中國科學家發表了一系列關於新冠(中共)病毒的研究論文。隨後,兩名中國科學家發表了一篇論文,提出病毒可能是從海鮮市場附近的武漢實驗室洩露的。該論文隨後被撤下,但這提升了中共當局控制言論的需要。

2月24日,中共疾控中心實驗室根據習近平的「重要指示」下發通知,對新冠(中共)病毒論文出版的審批流程提出要求。其它通知則命令疾控中心工作人員不得與外部機構或個人分享任何與冠狀病毒有關的數據、標本或其它信息。

3月2日,習近平強調對新冠(中共)病毒研究進行「協調」。第二天,中共國務院將所有新冠(中共)病毒有關的發佈工作集中到一個特別工作組。美聯社獲得的這份標明「不得公開」的通知,範圍遠比此前疾控中心的通知要廣,適用於所有大學、公司和醫療研究機構。

該命令說,在習近平的指示下,研究的交流和發表的新冠(中共)病毒文章必須像「一盤棋」一樣精心策劃,宣傳和輿論隊伍要「引導發表」。該令還警告說,擅自出版者,「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的,要追究責任」。

密令過後,研究發表的論文潮很快放緩。在隨後的幾個月裏,中共疾控中心研究員劉軍到海鮮市場近20次,收集了近2千份樣本,但這些樣本所揭示的內容根本沒有公佈。

5月25日,中共疾控中心高福(註:8月1日,被任命為疾控中心主任)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說,與環境樣本不同,該市場的動物樣本沒有一個檢測出陽性。

這一消息讓科學家們大吃一驚,他們甚至不知道中共官方曾從動物身上採集樣本。這排除了市場作為病毒的可能來源,以及進一步的研究表明許多首批病例與它沒有關係。

隨著華南海鮮市場被證明是病毒來源的死胡同,科學家把病毒的來源更多地轉移到可能是蝙蝠的身上。

因此,雲南的蝙蝠洞就成了外界關注的焦點,但是如今,科學家們曾經勘察過的洞穴正受到中共當局的嚴密監視。

記錄顯示,昆明理工大學教授夏雪山獲140萬元人民幣的資助,用於在雲南對動物進行病毒檢測。中共官媒2020年2月曾報道,夏雪山團隊從蝙蝠、蛇、竹鼠和豪豬等動物身上採集樣本,但在官方限制令生效後樣本數據一直沒有發佈。

美聯社報道指,雖然夏雪山2020年合作發表了十多篇論文,但只有兩篇是關於新冠(中共)病毒的,而且都沒有關注它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