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世界政治和經濟中心從大西洋轉移到印度太平洋地區,以及地緣戰略競爭的加劇,西方各國也開始關注印太地區。近期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發表改革報告,呼籲成員國必須認真思考如何應對中共和中共的軍事擴張。

過去數年,歐盟和美國關係較為緊張。目前歐盟正尋求與新一屆美國政府建立新的聯盟關係,聚焦網絡行業監管和抗疫領域合作等,應對來自中共的威脅。

綜合外電報道,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12月1日發佈一份「北約2030」改革報告。報告中指出,北約未來必須更認真思考如何因應中共及其軍事擴張。這份報告是由一個稱為「智者」的團體所籌劃,內容包括138項建議。

北約聚焦中共挑戰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11月30日表示,中共崛起對北約安全造成重大挑戰,並呼籲各盟國對此問題達成共識。 他說:中共正在大規模投資新武器,從北極到非洲,它距離我們越來越近。中共並不認同我們的價值觀,也不尊重基本人權,並試圖威嚇其它國家。我們必須團結一致,包括北約和志同道合的國家一起面對。

報告中建議,儘管在今後十年間俄羅斯仍將是北約的主要對手,北約也必須更認真思考如何因應中共及其軍事擴張。30個成員國組成的聯盟還可以與澳洲等非北約國家建立更緊密的聯繫,並更多地關注中共正在發展資產的太空威懾。

路透社報道,一名看過「北約2030」報告的北約外交官表示:中共不再是西方希望的良性貿易夥伴,它已經成為本世紀崛起的強權。中共在北極及非洲的活動,以及對歐洲基建的巨額投資,北約必須適時改變。

該名外交官引述報告稱,北約應對措施的一部份應是維持對中共的科技優勢,以及保護網絡及基建設施。

報告還指出,北約也應與澳洲等非北約國家建立更緊密關係,並且更關注在外太空的嚇阻能力,因為中共正發展太空資產。多名外交官引述報告認為,北約應考慮將中共納入其正式總體戰略文件「戰略概念」(Strategic Concept)。

國際警覺中共對印太區域威脅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今年年中公佈一套比以往更具企圖心的國防策略,目的是反制中共野心。他同時警告,澳洲正面對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未曾見過的區域挑戰。他在澳洲國防大學(ADFA)演說時表示,印度太平洋地區是戰略競爭加劇的「中心」,「誤判甚至衝突的風險都在增加」。

中央社報道,「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執行董事詹寧斯(Peter Jennings)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BC)採訪時說,只有中共以產業層級在區域內併吞領土、脅迫、影響國內政治、採取網絡攻擊。我們必須擔心,在未來一、兩年內,僅有中共既有能力、又有慾望在不利於澳洲利益下,主導印太地區。

法國是歐盟第一個提出印太戰略的國家,但集中在安全防務方面和公平具效益的多邊主義,該地區已成為法國地緣政治、地緣經濟上具有現實意義的地區。

德國近期也對中共在亞洲的軍事擴張感到不安,早前推出了新的《印太政策指導方針》,計劃在2021年向印度洋派出護衛艦。德國國防部長克蘭普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與澳洲國防部長雷諾茲(Linda Reynolds)早前在視像會議上,決定強化雙方軍事合作關係,並派遣軍艦進駐印太海域,確保印度洋和南中國海的自由航行,以及減少經濟上對中國的過度依賴。

荷蘭上個月也提出了該國印太戰略準則,是歐盟第三個提出地緣政治概念的國家。該文件表示,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關係正在迅速轉變,印太地區的重要性正在增長。歐盟和荷蘭受益於這一地區,鑒於重大的經濟、地緣戰略和能源利益,希望幫助該地區的國家在大國博奕下,能給自己更廣泛的戰略選擇和保護主權的選擇。

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上個月宣佈,2021年「伊利沙伯女王號」(HMS Queen Elizabeth)航空母艦將率領盟國的特遣艦隊進行20年來規模最龐大的部署任務,範圍涵蓋地中海、印度洋和東亞,還要建立國家網絡部隊和太空司令部,以應對中共對世界秩序日益加劇的威脅。

據《日本經濟新聞》(Nikkei Asia)報道,日本官員11月29日說,日本和印度將在信息和通信領域緊密合作,以應對中共對電信和數位基礎設施日益增長的影響。兩國政府將支持日本企業向印度引進5G無線網絡、海底光纜等技術。此外,日本還將與印度合作,培養數位技術專業人才。

自中印邊界衝突後,印度與中共的緊張關係日益加劇,促使印度在通信領域與日本合作。

御用學者披露中共戰略

同時,有「國師」之稱的美中關係學者、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上周在大陸一個研討會上透露,北京正採用逐人擊破的策略,應對美國的對抗態度。

他在會上說,中共會跟歐洲加速談雙邊投資保護協議(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BIT)。以前歐洲不願意談,現在歐洲積極性比較大,他相信北京當局會抓住這個機會。

事實上,中共在過去幾年,亦正在利用歐美之間的矛盾,為自己創造有利的國際空間。金燦榮說,我們先把東亞搞定(RCEP),再把歐洲搞定(BIT),最後再想辦法跟美國談,若拜登上台再跟中美談BIT,中國貿易就活了。

1949年成立的北約一直以來的目標是遏制蘇聯的軍事威脅。2019年美國呼籲北約將焦點從俄羅斯轉到中共,北約逐漸與美國站到一起。儘管美國11月22日剛正式退出《開放領空條約》遭到北約盟國的反對,但此次「北約2030」改革報告表明 ,北約已經對中共在全球的軍事擴張保持了高度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