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在2020年的最後一天,宣佈批准中共央企「國藥集團」研發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上市。面對官方層層動員接種疫苗的做法,很多大陸醫務人員以消極的態度應對,連大陸知名專家鐘南山也提前一天潑冷水。另一名復旦大學的專家也提出,要打還是領導幹部先打。海外專家認為,國藥集團連研發初期的數據都沒有,就給上百萬人注射,太不負責任了。

三期實驗十來天後就上市

據《北京日報》12月13日報道,中國大陸的中共新冠病毒疫苗明年產能可達10億劑,目前已在10個國家和地區開展3期臨床試驗,近6萬人入組試驗。

僅僅過了一個星期,大陸媒體已經報道開始接種疫苗了。例如《中國新聞》在12月21日說,目前接種的策略是「兩步走」,第一步針對重點人群接種,第二步,隨著疫苗獲批上市,產量逐步提高後,將會使用更多疫苗。

十天以後,中共在12月31日宣佈,「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新冠滅活疫苗正式上市,並宣稱這種疫苗對於由中共病毒引起的武漢肺炎的保護力可達79.34%。

然而,「國藥集團」的聲明只有非常簡單的幾句話,外界質疑這些疫苗研發和實驗的數據都不透明,無法被驗證,中共當局如此火速把安全係數不明的疫苗推向全社會,一旦發生問題將引來海嘯般的災難。但中共和「國藥集團」對這些質疑和擔憂都沒有做任何回應。  

日本時報說,大陸快速研發的武漢肺炎疫苗,安全可靠性令人質疑。人們的疑問是,他們如何嚴格審查和報告潛在的安全問題?大陸研發人員使用的標準和安全措施缺少透明,在監管機構批准前就已經發往各地緊急使用。

專家:鐘南山給自己的退路做鋪墊

大陸知名專家鐘南山,11月27日在「2020官洲國際生物論壇」上說:輝瑞疫苗能阻止90%感染,中國疫苗也在差不多水平。但是一個月後,12月30日他態度卻不一樣了,對中共央視記者說,「把所有的希望放在疫苗上是不對的」。他強調,即使打了疫苗,去到高發地區也需要預防。他還潑冷水,提出一連串的疑問:打完疫苗「產生了抗體會不會感染?感染了有沒有症狀?沒人知道。感染沒有症狀,但是會不會傳染給人?也沒人知道」。

對此,原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博士告訴大紀元,鐘南山有可能看到內部的一些數據,也許為了在將來保護自己,就先說了一些實話,給自己的退路預先做鋪墊。

林曉旭表示,按照目前「國藥集團」公開的說法,它的疫苗的有效率是79.34%,但是這個數據是怎麼出來的,實驗過程中有多少人被感染了,具體數字都沒有公開。這裡面最大的問題是,連初期的醫學報告都不公佈,這樣的有效性數據(79.34%)很可能是忽悠老百姓。

針對中共官方媒體公開的報道,從2020年6月開始到11月,已經累計接種超過了150萬劑次,其中約6萬人是前往境外高風險地區工作。

林曉旭表示,在疫苗研發初期的數據都沒有的時候,就接種了上百萬的人,對這些人而言,其實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而海外媒體多次報道了中國國產疫苗出現意外事故。

上個月,海外多家媒體報道,天津電力建設公司派往歐洲塞爾維亞的400多名中國籍員工,約300人確診感染武漢肺炎病毒。他們出國前全部人員都事先接種了「國藥集團」的疫苗。曾經替天津電建公司招聘員工的「博龍勞務」負責人表示,2020年6月以後,中共國企編制內的員工和招募的外派民工,出國前都必須接種疫苗,「走之前要打疫苗的,都有集合地,在那個地方集合,一般是打一針」。

海外媒體在上個月也報道了中共央企外派到非洲安哥拉的員工至少有17人染疫;另外有47名在烏干達的中國員工染疫。

對此,具有生物醫學背景的美國時政評論人橫河先生認為,發生這種集體感染事件的原因有兩種,第一種,疫苗本身沒有預防作用;第二種可能就是,接種的疫苗本身就具備了感染力,變成了感染源。

「讓領導們先打」

其實,很多媒體透過採訪大陸民眾,發現大陸民眾對國產疫苗的信任度普遍偏低,尤其是醫療系統業內人士對國產疫苗心存恐懼,大部份人都說要「先看看」、「讓領導幹部先打」,沒發現問題再決定。

近日大陸自媒體流傳一段影片,引發輿論關注。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教授,12月22日在一次會議上,針對當局接種國產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進行層層動員和測試摸底,很多醫務人員拒絕接種的情況發表了個人看法。

他說:「你有10%接種也好、20%接種也好,其實我們都不著急的。」他還說:「那今天誰要應該先打?我個人覺得現在要打是領導幹部要先打。」

張文宏長期從事傳染病與肝病專業的臨床研究,是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他的講話以詼諧幽默,直率尖銳見長。

而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也表示:「我們疫苗是把實驗室做實驗用的P3,臨時轉化為可以生產疫苗的(來使用),這裡有好多生物安全問題。」

在江蘇鎮江市,疫苗接種的摸底緊急通知顯示,當地中共機關官員沒有一個人報名。而上海11月份的類似緊急摸底結果顯示,醫護人員都不願意接種,其中楊浦區中醫醫院超過九成的醫護人員拒絕打疫苗。

上海一家英資公司的高管謝麗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她的妹妹在醫療機構工作,醫院的人都沒敢報名,都不想打,擔心第一批疫苗的安全性不知道怎麼樣。

毒疫苗的陰影抹不掉

中國大陸的中共冠狀病毒疫苗的研製過程和質量缺乏公信力是事出有因的。

安徽居民周先生對美國之音說:「要是讓我接種疫苗的話,我肯定不去第一個接種,因為這個疫苗還不可靠,要得到國際認可。國際認可這個中國疫苗可以使用,我們老百姓才能放心地使用,起碼要得到世界衛生組織部門的同意。新冠疫苗是不是毒疫苗,我想,我們都還不清楚。」

他還說:「因為我們國內很多疫苗都曾出過問題,比如那個嬰兒疫苗,國內已經發生了多宗嬰兒疫苗(事故),導致那些小嬰兒不幸地夭折,這些事情國內國外都知道,都很清楚。我們老百姓把這些疫苗稱為毒疫苗。」

資料顯示,2010年3月17日,山西省近百名兒童注射疫苗後或死或殘 ,史稱「山西疫苗事件」。

除毒疫苗事件外,2018年7月15日,中共國家藥監局發佈通告稱,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瘋狗症疫苗生產存在紀錄造假等行為,這是該廠2017年被發現百白破疫苗效價指標不符合規定後不到一年再曝疫苗質量問題。

中國的上訪群體當中,就有很多毒疫苗受害兒童的家長,他們的孩子打疫苗後致殘致死,常年上訪也得不到賠償和道歉,而且還被中共當局當成打壓的對象。

「讓領導先打」引起反響

關於中國的中共冠狀病毒疫苗研製中的爭議環節,原中國青年報冰點雜誌編輯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疫苗信息太不透明,究竟做過多少人的實驗,一期二期三期結果怎麼樣?副作用怎麼樣?現在都不透明,不知道,那誰敢打啊?因此上海的張文宏說得很對,甚麼時候打呢?只有等領導們都打完了,你就可以打了。」

李大同還說:「你們這些高官部長們,國務院的總理、副總理們,國家的主席、副主席們,你們都坐在電視機前頭,拿出中國疫苗來,你們打這些疫苗給我們看看,你們敢(打),老百姓就敢(打)。」

而安徽居民周先生表示,領導先打也並不一定就有用,而是要看是哪一級領導在做這個示範:「讓領導先打這個辦法很好,但是要看它是甚麼領導,是縣領導?還是省領導?還是中央領導?這個我們也不清楚,是不是?」

「公民力量」刊物《議報》12月24日的署名文章「中國人的心聲:讓領導先打疫苗」說,為甚麼中國人會提出「誰先打疫苗」的問題?因為中共官員掌握權力,統治人民,人民服從官員。中國仍然是個官本位和特權等級森嚴的國家。面對風險,自然是中國老百姓要(被迫)首先面對,疫苗自然是老百姓(被迫)先打。

免費給非洲 國民要付費

武漢居民高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目前,各國政府都在為本國公民提供免費疫苗,但在中國注射疫苗要收費。他說:打一針疫苗還要老百姓掏錢,但是卻把疫苗免費送給非洲,為甚麼給中國老百姓就不免費?打疫苗這件事,我肯定不會打。

廣東惠州維權人士葉曉崢也說,早幾天,一個友人所在的單位發了一份問卷調查,詢問有多少人願意注射國產疫苗,結果呢,絕大部份的人都不敢打,都不相信國產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