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1日晚,瓊瑤等156位影視從業人聯名發信,抵制抄襲者,點名批郭敬明和于正為「文賊」。12月23、24日,大陸官媒隨即跟進發文,質問誰在給「劣跡藝人」提供粉墨登場的舞台?將矛頭指向娛樂圈背後的壟斷資本與媒體。12月31日,郭敬明就抄襲作家莊羽的作品進行道歉;于正則就抄襲瓊瑤作品進行道歉。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此輪娛樂圈風暴與習近平當局針對金融與文宣系統的不斷升級的清洗行動相呼應;繼政法系統之後,被江澤民集團深度操控的文宣系統與娛樂圈演藝界已成為習陣營重點圍剿目標之一。

郭敬明遲到了15年的道歉

曾因《夢裏花落知多少》而一炮而紅的作家、導演郭敬明12月31日凌晨在微博發文道歉。郭敬明稱,他在2020年歲尾做一個「遲到太久」的道歉,而道歉的對象是作家莊羽。

郭敬明說,2006年法院判決其小說《夢裏花落知多少》抄襲莊羽的小說《圈裏圈外》,法院當時做出了判決:1、賠償莊羽20萬元;2、在《中國青年報》上公開道歉,或者直接將判決書內容刊登在報紙上。

郭敬明說,當時年少輕狂的他抗拒且逃避道歉,選擇直接在報紙上刊登判決書來履行法律懲罰,當時自己也不肯承認錯誤。「在之後的所有場合,我都一直迴避談及抄襲事件,因為對我來說,它像一個無法癒合的傷口,我不敢撕開,更不敢面對。」

郭敬明說,時間至今過去了15年,他馬上就走向40歲的人生中點。「在今天,我選擇面對自己過去的錯誤,面對我對莊羽女士造成的傷害,面對被我辜負的所有支持我和相信我的讀者和合作夥伴,我欠所有人一個道歉。莊羽女士,對您造成的傷害,我鄭重道歉,非常對不起。我也要向公眾道歉,向所有原創作者們,和中國來之不易的創作環境道歉,對不起,我做了非常不好的示範,請大家以我為戒,拒絕抄襲,尊重創作」。

郭敬明說,他將把《夢裏花落知多少》這本小說出版後獲得的線上線下所有的版稅以及全部收益匯總計算清楚之後,全部賠償給莊羽。如果莊羽不願意接受他會把這筆錢捐給公益慈善機構,接受公眾的監督。

莊羽在郭敬明道歉後也於微博回應稱,她接受郭敬明的道歉。對於郭敬明表示將小說版稅及全部收益賠償給她,她表示:「我有一個新的建議,我也將《圈裏圈外》這本小說出版後獲得的線上線下所有版稅以及全部收益同《夢裏花落知多少》的收益合併在一起成立一個反剽竊基金,用以幫助原創作者維權,並接受公眾的監督,請郭敬明先生考慮。」

郭敬明又發微博感謝莊羽,稱會按照其提議,一起成立基金,希望可以為創作者們創造更好的原創環境。

于正向瓊瑤道歉 宣佈退出《我就是演員3》

繼郭敬明後,導演于正同一天也在微博向台灣知名作家瓊瑤道歉,稱就《宮鎖連城》侵犯《梅花烙》版權一事道歉。于正說,瓊瑤是他的偶像,而「這份道歉現在才來,並非我不願意承認錯誤,而是我缺乏足夠的勇氣」。

瓊瑤隨後回應:「我看到他的微博了,希望他能知錯就改。」瓊瑤兒媳婦何琇瓊表示,瓊瑤的心情很好,同時發文寫道:「遲來的道歉!總算為沉重的2020畫下休止符!」

于正道歉後又發文宣佈退出《我就是演員3》:「從今天起我將離開《我就是演員3》,潛心回歸創作,謝謝大家! 」隨後,《我就是演員》節目組回應:「于正先生不再擔任《我就是演員3》的節目嘉賓,祝願于正先生事業順利!」
 
今年42歲的于正是影視編劇、製片人。2014年,瓊瑤起訴于正《宮鎖連城》侵權其作品《梅花烙》,同時對播出單位——湖南衛視一同追究責任。2015年12月「于正抄襲案」終審敗訴,于正被判公開道歉,並停止傳播《宮鎖連城》,五出品方被告共計賠償500萬元。

瓊瑤等156位影視從業人聯名發信 抵制抄襲者

2020年12月21日晚,編劇余飛、宋方金等發佈111位編劇、導演、製片人、作家的聯名信,稱「抄襲剽竊者不應成為榜樣!」

聯名信點名指責有抄襲劣跡的郭敬明、于正出現在綜藝中進行話題炒作,以此追逐點擊率、收視率的做法引起了相關從業者和社會各界的反感。

信中稱郭敬明和于正為「文賊」,認為郭敬明、于正在法院判決後,拒絕執行法院的道歉判決,未對自己的違法行為做出任何檢討,「這樣的『文賊』在網絡平台、電視台被捧為導師,讓他們販賣『成功學』,在社會上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對青少年樹立了非常壞的榜樣。」呼籲不要給抄襲剽竊者提供舞台,要將他們從公眾媒體中驅逐出去。

公開信鼓勵所有的影視從業者應該自尊、自律,尊重知識產權,尊重原創,拒絕抄襲、剽竊、融梗。

文末,聯合署名的還有瓊瑤、馮元良、高群書、董潤年、李正虎等111位影視行業從業人。

12月22日,這封聯名信上的署名人員增加至156位。

官媒追問:誰在給「劣跡藝人」提供粉墨登場的舞台?

12月23日,中共官媒新華社就百餘位影視從業者聯合發表署名公開信抵制有「抄襲劣跡」的于正、郭敬明的情況,採訪了公開信的4位核心發起者、參與者,並進行了深度報道。

12月24日,新華社又採訪業內人士,發文「誰在給『劣跡藝人』提供粉墨登場的舞台?」。文章說,如何遏制資本把「劣跡」當賣點的不良行徑?資本以及某些竭力為「劣跡藝人」粉飾的媒體應承擔哪些責任?
 
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副會長、中國電視劇編劇工作委員會副會長、中國影協電影文學創作委員會委員汪海林接受採訪時表示,這些年某些資本和媒體對內容生產深度干預,導致大量一味追求流量、追求收視率的作品出現,郭敬明和于正正是這種價值導向和內容生產模式下出現的代表人物。

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常務理事、電視劇《家》、《楚漢傳奇》編劇閆剛接受採訪時說,一、希望通過此次呼籲,在社會上產生共識,以「論戰」「講道理」的方式傳達健康的創作觀。「劣跡藝人」也應該正視「劣跡」,誠懇道歉,誠實勞動。二、拒絕資本壟斷。壟斷資本消滅競爭,遏制創新,造成不良文化的出現和「劣跡藝人」的登台。三、有關部門應加強對平台的監管。想要匡正平台行為、抵制「劣跡藝人」,不能僅僅依靠自下而上的渠道,創作者、從業者、受眾沒有辦法和平台對抗。希望能加大對平台的監管,監督平台所推崇的人物、製作的節目,是否真的符合廣大觀眾和人民群眾的利益。

北京天馳君泰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天澤娛樂法創始人律師鄭小強表示,拒不執行法院生效判決、拒不賠禮道歉的行為,顯然也是嚴重且公然違反法律的行為,當事人作為公眾人物,卻沒有受到任何限制,仍舊以導師身份在公眾面前出鏡、說教,這顯然與社會公眾的認知產生很大的差別。對於此類情形,應當有所規制。比如,司法機構可以進一步加大執行力度,將具有該行為的人直接納入到失信人員名單裏;主管機構或行業協會可以細化相關的行為規範;行業從業者乃至社會公眾,應當樹立正確的榮辱觀。

中央戲劇學院電影電視系教師,電視劇《落地,請開手機》、《北上廣不相信眼淚》編劇沈亢表示,網絡資本和平台縱容抄襲者,抄襲者和資本平台利益深度捆綁,互聯網平台已經取得文化產業的全產業鏈壟斷地位。文化產業生態環境被嚴重扭曲,輿論場被深度操控。主管單位和立法機構必須出台相應法規,打破平台壟斷。這個工作刻不容緩。壟斷資本為了利潤,是不惜製造文化鴉片、販售文化鴉片和培育一代成癮者的。編劇、導演、演員、製片人,所有影視從業者應該聯合起來,抵制踐踏行業底線者。

分析:習近平清洗文宣系統 娛樂演藝圈首當其衝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逾百位影視從業人聯名發信,抵制抄襲者,點名批郭敬明和于正為「文賊」;官媒隨即跟進,質問誰在給「劣跡藝人」提供粉墨登場的舞台,將矛頭指向娛樂圈背後的壟斷資本與媒體,顯示此輪娛樂圈風暴內幕不一般。

李燕銘分析,郭敬明與于正成為此輪娛樂圈風暴的焦點,但習近平當局真正的目標卻是娛樂圈背後的暗黑資本與互聯網媒體。這與習近平當局近期針對金融與文宣系統的不斷升級的清洗行動相呼應。
 
中共文宣與意識形態領域過去近三十年一直被李長春、劉雲山、王滬寧等江派馬仔掌控;隸屬文宣與意識形態領域的教育系統長期被江澤民的姘婦陳至立把控;娛樂演藝圈則被曾慶紅胞弟曾慶淮操控。

2020年北戴河會議前夕與會議期間,習近平針對江澤民集團操控的政法、金融、文宣、醫療衛生等領域展開密集清洗行動。習陣營密集巡視十餘家文宣單位,查辦文旅部副部長李金早,派親信胡和平接掌文旅部,密集查處教育與高校系統官員,拉開了清洗江派長期操控的文宣系統的序幕。

中共五中全會前夕,中共黨媒新華社社長蔡名照與《人民日報》社長李寶善同時卸職,分別由總編輯何平與庹震升任社長,兼任總編輯。五中全會剛結束,10月底,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卸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由該室常務副主任江金權接替,而中央政策研究室秘書長林尚立升任該室副主任。

五中全會之後,中共軍報吹捧的抗日新劇《雷霆戰將》被人民日報、中紀委、政法委接連發文批判,緊急停播;中共公安部宣傳局指導的電影《天下無拐》突遭撤檔;旗下螞蟻集團上市被緊急叫停的馬雲被曝收購25家媒體;習近平親信、中宣部副部長徐麟宣稱要「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矛頭直指馬雲。

另外,陸媒高調發文,揭開成龍拍片用替身的黑幕,直指成龍是「一個騙了全世界的人」。此外,中國書法家協會原副主席趙長青獲刑12年半。

2020年年終之際,《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私生子醜聞再被引爆;央視主持朱軍性騷擾案時隔兩年開審;大陸女星范冰冰被《人民日報》點名,復出再遇阻。

在江澤民集團操控的黑社會、政法系統、文宣系統、金融系統、香港政商圈等被習近平陣營全方位清洗的背景之下,傳出曾慶紅馬仔、香港娛樂圈、電影界大亨、黑社會大佬向華強申請移民台灣的消息。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上述敏感事件連環發生,種種跡象顯示,習近平陣營正全方位清洗江澤民、曾慶紅集團勢力與利益地盤;繼政法系統之後,文宣系統與娛樂圈演藝界已成為重點圍剿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