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澳洲外長的高級顧問、悉尼大學美國研究中心的非常駐高級研究員John Lee博士近期在澳媒發文稱,面對中共對澳洲發動的經濟和外交脅迫,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採取的對華政策是正確的,「澳洲承受不起隱忍不言的代價」。

自中澳關係陷入低谷以來,莫里森多次表示澳洲永遠不會因中共的經濟威脅出賣主權和價值觀。

John Lee在題為「Australia Can’t Afford to Bite its Tongue on China」一文中表示,一些歷任總理、外長、學者、商界人士和記者都對澳洲政府處理對華關係的做法提出了批評。

批評者認為,莫里森政府對華政策是對中共反應過度、對中共回應選詞不當、時機不對,或者只是想取悅美國盟友。這些批評者還認為,「中(共)國對澳洲更重要」,「澳洲最好放下我們的驕傲,隱忍不言」。

但John Lee認為,北京當局正在尋求重新設定和修改各國與其在經濟、外交、政治和戰略上的互動方式,「中共要的是服從、順從,並消除各國政府對它在國內政策的異議」。

John Lee認為,中共對澳洲的脅迫,最好被視為莫里森政府為制定與中(共)國關係的可接受條款而進行的一次痛苦但必要的談判。

應對中共挑戰 莫里森對華政策更正確

John Lee認為,在處理棘手的澳中關係時,正是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對中共的挑戰把握得更好,而非其大聲的批評者。

他說,中共不是第一次對另一個國家發動經濟和外交攻勢。北京曾因東海的分歧對日本發起攻擊;因南韓抵禦北韓平壤的非法導彈和核威脅而對其發起攻擊;因菲律賓維護其在南中國海的合法權利而對其發起攻擊。

「北京當局頻繁地依賴懲罰,將挑戰中(共)國的責任歸咎於受罰方。反常的是,彷彿(批評者認為)中(共)國在國際關係中的脅迫行為是理所當然的,而受罰國家明智的政策就是如何最好地避免(惹惱中共而遭致)痛苦」。

「與我們最大的貿易夥伴建立友好關係是個好主意。但是,中共大使館發佈的14條不滿清單,清晰地總結了北京對特恩布爾-莫里森(Turnbull-Morrison,澳洲前任和現任總理)政府的不滿」。

11月,澳洲媒體揭示中共大使館向澳洲媒體透露了一份14項不滿的清單,其中包括對外國投資的限制、立法打擊外國干涉和隱蔽滲透、政府資助北京不喜歡的智囊,以及禁止華為5G網絡。

正如中共自己所表明的那樣,其目標是鞏固一種永久的等級秩序,使其有能力對其周邊國家的國內、外政策施加影響。

John Lee表示,中共之所以挑剔澳洲,是因為澳洲在拒絕中共設定的雙邊關係條件上站到了最前列。北京懲罰澳洲,也是因為澳洲敢於做出大膽的主權決定,北京試圖以此來阻止其它國家做出同樣的決定。

John Lee認為,莫里森政府的對華政策不是澳洲的固執、誤判或向華盛頓獻媚。「關於澳洲在這些問題上保持沉默的論點,無異於暗示澳洲無權在境外甚至在境內追求我們的利益。」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