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認為中共是自由世界的最大威脅,對中共持強硬立場。在美國帶動下,那些曾經儘量避免惹惱北京的國家現在正在向美國靠攏,立場日趨強硬。

尤其是捷克等小國強硬反擊中共,逼迫大國挺直脊樑,和美國一起對中共強硬。

《華爾街日報》12月28日刊登長篇報道,報道開始講述2019年3月習近平在巴黎會見法國總統馬克龍、德國總理默克爾以及時任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的一幕。據一名在場官員透露,在用香檳敬酒之後,習近平開始向三位領導人施壓,問起歐盟最近的一份政策文件中將中國(中共)描述為「系統性的競爭對手」,問歐洲人是認真的嗎?

據這名官員說,默克爾以對習近平的稱讚來打圓場,她說這種語言表述說明歐洲承認中國日益增長的實力和影響力。容克先生則開玩笑說歐盟無法就中國任何問題達成一致。馬克龍則直言不諱說,「你是一個競爭對手」。

幾周後,法國派出一艘軍艦通過台灣海峽,挑戰北京。

報道表示習近平排擠競爭對手,鎮壓異見人士,積極宣揚維護中共利益來提高人氣,越來越將自己視為絕對權威。但是,他的遠景面臨的最大挑戰並不是國內,而是世界其它國家,他們對北京的看法在短短幾年內發生了巨變。皮尤研究中心10月的一項調查發現,幾乎所有受訪國家對習近平的不信任感都達到了高點。

澳洲領頭 各國跟進

澳洲是首批封鎖華為的國家之一,並帶頭呼籲全球調查中共對病毒的處理。印度曾經是世界不結盟運動的支柱,在與中方發生邊界之爭時,擴大了與美國及其盟友的軍事合作。歐洲大陸也為中國的收購和技術設置了新的障礙。

英國和法國已經削弱了華為在歐洲的競爭能力,雖然德國仍沒有行動,但關於歐洲對中國依賴性的爭論也越來越激烈。今年夏天,在北京限制香港的自由之後,歐盟國家一致支持制裁,邁出了曾經不可想像的一步。

外國領導人列舉了對中共的諸多不滿,包括習近平政府最初處理(中共)病毒的方式、對新疆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壓制,對香港民主活動家的鉗制,以及對來自中國公司的更大競爭。中共戰狼外交官們,讓許多政客和商人感到被針對。

「去年發生的事情……使得歐洲以及世界其它地方大規模中斷或減少了對中國的支持。」歐盟駐北京大使尼古拉斯-查普伊(Nicolas Chapuis)本月早些時候在北京一個能源論壇上說,「我把這句話告訴我所有的中國朋友,你們需要認真研究一下。」

去年卸任的美國前歐洲事務助理國務卿韋斯-米切爾(Wess Mitchell)說,「促成我們的盟友把中國(中共)視為一個問題的正是中國(中共)自己的行為。」

歐盟和美國存在分歧 被北京利用

對習近平的擔憂始於2018年,當時歐盟與特朗普政府之間的緊張關係加劇,有人認為這可能會推動歐洲和中方走得更近。

2018年,特朗普和歐洲領導人在北約峰會發生爭執,當時特朗普說他可以將美國拉出聯盟,這讓歐盟官員感到震驚。

當年7月容克和其他歐盟代表在北京會見了習近平,習近平以國宴歡迎。據在場的三位人士說,他含糊地保證為歐洲企業提供機會,並就氣候變化問題進行合作。

據這些人回憶,當服務員清理盤子時,他的語言發生了變化。習近平說,中國(中共)國家主導的模式將在全球化自由貿易時代蓬勃發展。歐洲因「決策遲緩」而受阻,收入不平等助長了民粹主義,他還提到的歐盟痛點布列克斯公投。

據在場的兩名官員說,容克反駁道,「你們所說的緩慢,我們稱之為民主」。容克離開時確信,中國(中共)正試圖利用歐洲與美國進行鬥爭。

小國強硬反擊 促大國挺直脊樑

在習近平上任之初,大多數歐洲領導人主要將中國視為一個機遇,一個巨大的市場,認為其不斷上升的地位可以幫助平衡美國的主導地位。

但是自那時起,整個歐洲大陸也開始出現了反彈,特別是在捷克共和國和瑞典等較小的國家,中共外交官的粗暴行為激起這些國家的不滿,而商業領袖們也擔心與中國公司的不公平競爭。

在捷克,北京叫停了布拉格管絃樂團的中國之行,理由是該市市長對台灣地位定位問題。大使後來對捷克外交官說,這也是對捷克警告華為的報復。

隨後因一位72歲的捷克參議員計劃前往台灣,中共大使遞交了一份書面警告,並以一家鋼琴製造商出口業務相威脅。但捷克沒有屈服,一位捷克億萬富翁買下了未售出的鋼琴,90位捷克政界、商界和學術界人士飛往台灣。據官員回憶,當中共大使打電話抱怨時,一位捷克官員將手機放在桌上,在他說話時不理他。

報道說,容克和其他官員都在幕後努力讓領導人的脊樑硬起來。澳洲的外交官,將較小國家的中共批評者聯繫起來。這給包括德國在內的歐洲大國帶來了更大壓力,人們要求大國為歐洲大陸的利益挺身而出,即使有可能遭到北京的打擊。

德國「謹慎」 日漸孤立

隨著香港的示威活動持續不斷,英國開始促使其前歐盟夥伴採取更堅定立場,散發了一份關於中國計劃的12點備忘錄。7月下旬,歐盟批准了制裁措施,其中包括終止對香港的引渡和從香港引渡。英國禁止其電信公司購買華為設備。

默克爾女士看起來更加孤立。

歐洲官員表示,默克爾女士仍然致力於與北京接觸。她一直是歐盟完成一項投資協定的主要推動者,該協定將進一步把歐洲經濟與中國經濟捆綁在一起,並積極推動在美國新總統上任前鞏固協議。但一些歐盟立法者威脅說,當該協議到達他們手中時,他們將阻止該協議的批准。

據兩位歐洲官員透露,默克爾私下裏提出了一個峰會,在2020年9月讓習近平來德國與歐盟所有國家領導人進行首次會晤。在那之前,她希望北京能夠為歐洲企業提供更多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允許在會上簽署投資協定。後來這次會議因為病毒被降級為習近平、默克爾和兩位歐盟高官之間的視像通話。

一小時後,會議的主題從貿易轉到了人權,歐盟兩位高官之一的查理斯-米歇爾(Charles Michel)就人權問題向中國施壓。據與會者和中共國家通訊社報道,習近平告訴他們,「我們不接受任何訓話,沒有人有完美的記錄。」

通話結束時,雙方在貿易方面都沒有取得多大進展。

幾周後,歐盟最高外交官與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進行了一次通話,確定了一個共同的目標:美歐應該在中國問題上進行協調,加強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