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品學兼優的學生,一位有口皆碑的好職工,一個懂得感恩的孝子,只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做個有良知的人,在人生中最美好、最有價值的年華——26歲開始,被剝奪了所有的權利,甚至養家餬口的權利,22年來伴隨他的是無休止的綁架抄家、酷刑折磨和強制轉化。

明慧網報道,前山東第一監獄科級幹部、工程技術人員王風強,堅持修煉法輪功,被迫害失去公職,遭到綁架、勞教、關洗腦班,期間染上嚴重的肺結核,長期被迫流離失所、隱居,於2020年10月31日因嚴重的肺結核含冤離世,年僅48歲。

王風強(王鳳強,其老家的發音是鳳強),男,1973年10月8日出生於山東省煙台地區招遠市金嶺鎮官莊村,上面還有個兩個哥哥、兩個姐姐,他是家中老么。

王風強1997年畢業於山東工業大學(現山東大學南校區),電機電器專業本科學歷,以全專業第四名的好成績畢業。

1996年3月,王風強在山東工業大學讀書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功,學煉法輪功一周左右,困擾他多年的偏頭痛、神經衰弱、肝區陣痛、心臟陣痛、腿疼等疾病就不翼而飛。

王風強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教導做人做事,認真誠懇,成績優異,大三期間通過了大學英語六級考試,後輔修了第二專業——科級英文,順利拿到第二專業畢業證書。

在山東工業大學畢業後,王風強又以筆試和面試都第一的好成績考上了公務員,之後在山東第一監獄擔任負責行政工作的副大隊長,兼任隸屬山東監獄的濟南發電設備廠的工程技術人員,負責發電設備的設計等。

工作期間,王風強參與設計多種國產發電機,如QFW-15-2、QFW-12-2、QFN-4-2、QFW-12-2、QF-7.5-2等型號的發電機,後來負責引進瑞士、法國等地的進口技術的WX系列發電機的設計工作,一併負責為公司翻譯國際上先進技術的發電機組的外文資料、整理編排圖紙和文字數據。

原單位同事這樣評價他:「謙虛,隨和,工作兢兢業業,在個人利益上不計得失,是單位公認的好人」。

然而,從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開始,王風強的工作單位——山東省第一監獄開始了對他的迫害:找談話做所謂的「思想工作」,非法長期禁閉,強行送到洗腦班迫害,巨額罰款,期間曾解除了他的所有職務。

2001年12月底,王風強從洗腦班出來後,因沒地方住,到功友租住的房子,被蹲坑在那裏的濟南市六里山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抓捕。抓捕中,王風強遭毆打,腰眼被狠踹,導致腰痛,甚至尿不出尿來。

警察綁架王風強之後,沒有通知他家人,非法關押了幾天後,就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將王風強關押在濟南市看守所37天。此後,王風強年邁的母親和二姐夫從招遠老家來到濟南,四處打聽他的下落。

王風強被關在看守所時正值年關,天氣很冷,看守所裏的環境很惡劣,牢裏的犯人動輒拳腳相加,王風強身體上、心理上都承受巨大痛苦。

2002年2月5日,王風強被非法勞教3年,關押在濟南市劉長山勞教所,在那裏被強制奴役勞動(包筷子、做插樹[工藝品]、疊印刷品)、強制洗腦,身心備受摧殘。

據悉,由於同事的強烈要求,山東省監獄後來招聘王鳳強為電機製造和銷售的合同制員工。

2005年2月22日,王風強的妻子賈鋆與岳母賈秀芳被濟南市歷城區公安分局「610」警察綁架,綁架到歷城區北全福派出所。當時他的女兒正處於哺乳期,遭受驚嚇大哭。

2006年8月23日中午,王風強在濟南東環國際廣場D座發法輪功真相資料遭舉報,後被非法關押於濟南槐蔭區劉長山臭名昭著的所謂「法制培訓中心」強制洗腦迫害。在洗腦班期間,他染上了嚴重的肺結核,出現嚴重的胸痛等症狀。在濟南市胸科醫院,被確診為肺結核,在醫院期間仍被24小時監控。

王風強就醫期間,歷城「610」負責人張文遠為洩私憤,在病房朝王風強的嘴巴狠狠打了三拳,把他的嘴打破出血,眼鏡也摔碎了。後來,張文遠又拿起凳子想打王風強,迫於當時病房裏的眾多病人和家屬,沒敢下手。

王風強表示,要絕食絕水反對這種無理迫害。張文遠威脅說:「別看你現在絕食,等你絕食至全身無力時,看怎麼收拾你!」

2006年8月30日,王風強逃脫監控。由於沒有身份證,身體又極度虛弱,加上胸痛、咳嗽、咯血等肺結核症狀,王風強一直不能找到養家的工作,家裏失去了生活來源,最後夫妻離婚。一個家被拆散。王風強後來回到招遠金嶺鎮老家,在離父母家不遠的地方隱居,專心做法輪功真相資料。

在隱居期間,肺結核病變得日漸嚴重,王風強開始吐膿血,胸痛、胸悶加劇,咳嗽也越來越劇烈,瘦得皮包骨頭了。

2012年10月8日上午十點左右,招遠「610」警察宋少昌、李建光與金嶺鎮政府、派出所警察,闖入招遠金嶺鎮,王風強父母家所在的官莊村,從王風強父親嘴裏騙出了王風強的住處。王風強隨後遭綁架,住處被洗劫一空,其母被嚇得冠心病復發。

王風強被押至招遠市金嶺鎮派出所,當天中午,王風強從派出所走脫,被迫遠離家鄉,長期流離失所在外。

2019年冬季和2020年春季,王風強年邁的父母相繼帶著不解和疑慮含冤離世。長期顛沛流離、居無定所的生活,給王鳳強的身體造成巨大傷害。2020年10月底,王風強亦撒手人寰。

王風強生前談到他的身體狀況時說,如果不是修煉,他可能早已不在人世,因為與他同時感染的幾位病友,均在感染不久後離世,而他是活得最久的,每次病情加重,只要靜心學法、多多煉功,便能在短時間內恢復到可以維持正常生活的狀態。

十多年的流離失所,王風強的身心都遭受難以想像的摧殘。後來朋友輾轉得知,冬天裏他幾乎沒有取暖的條件,更不捨得用電熱毯;把生活標準降到最低,有時幾天不吃飯。面對其他法輪功學員的資助,他總是強力拒絕,別人給的錢,他總也不捨得花,別人偶爾送去的食物也帶回家給父母吃。骨瘦如柴的他則靠毅力頑強支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