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兒子稍稍長大時,太平父子便結成搭檔,一起耕農網魚,多了一份人力,收獲漸趨穩定,生活也漸有改善。不料,天有不測風雲,突然發生了一件事情,使得一向平靜的農居生活掀起了大漣漪,還產生了致命的悲劇。

一時錯念 萬世引為戒

一天傍晚,耕作告一段落,斜陽下,父子兩踩著輕快的步伐,往家的方向走。豈知走呀走,遠遠就看到了前方路邊有一個小籃子,彷彿從裏頭還傳出了啞啞哭泣聲。走近一看,是一個小嬰兒,全身被舊花布巾裹緊的小小嬰兒,被放置在一個比他大一點的舊竹籃中,微弱的、斷斷續續的哭聲,聽起來是那麼無助。這是一個剛一出生就因某種迫不得已的原因,被父母棄養的棄嬰。棄嬰身上還很明顯地塞著一個小紅包。

父子兩見狀,急忙趨前,看著眼前這個小小嬰兒和他身上那個耀眼的紅包,兩人都有些慌亂,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因應。父子兩嘴裏都喃喃地唸著,好像在互問互答,也像是在自問自答。不一會兒,只見父親很快地將棄嬰身上的紅包抽出來,納入衣袋中,然後拉著兒子,疾速跑開。

這時,躲在不遠處焦心等待著的棄嬰親人,沒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見狀大驚,立即離開現場,打算回家再裝個紅包放回棄嬰身上。遺憾的是,小嬰兒的親人折返後,看到的是沾滿血跡的破布和傾倒的竹籃,原來在無人照料下,棄嬰活生生地被野狗嘶咬拖走,不知去向(據說最後有尋回安葬)。

不久,夏天到了,某日,父子兩一如既往地到田裏工作,不料風雲突變,在一場雷電交加的西北雨中,兩人都被雷活活劈死,他們這支族脈因此無後。

這樣的事情清清楚楚地記錄在族譜上,是否就是想讓世世代代的子孫都引以為戒?我問大哥,答案是肯定的。

靠海吃海 造物主的慈悲

信神的人,都相信宇宙中有造物主,這個造物主是全能的,非常慈悲的,祂在創世造人時,已全方位地為人設想周全。比如,為了讓人能維持生命,一代代延下去,造出相應的食物鏈,然後給人一定的智慧,讓人有能力去創造活命的條件。當然,人得勤奮努力、不畏艱險地去做,因循放任是不行的……

我家祖先飄洋過海,千里迢迢地,選擇在台灣西海岸落腳,這真是一個上上之舉。當年這些有智慧的祖先們必定是考慮到大海孕有無限寶藏,只要努力經營,收獲是必然的。這是古人對待世事的質樸正信。

太平父子事件之後,添福與李涼共組家庭,膝下有五男,也以務農及討海為生。一家人常常到海邊的石滬內網魚,抓魚蝦、撿海螺、挖蛤蜊、剖生蚵等.對小孩來說,做這些工作不僅僅是參與謀生,更是他們認識大自然,接觸大自然的最佳方式。此外,人們大都很喜愛這些海鮮副食品,不但香鮮可口,且都飽含各類營養素,孩子吃了個個身強體壯。所以生活雖然清苦,卻也無憂無慮。家中有五個男孩,平日吵吵嚷嚷,日子過得倒也不寂寞。

祖義是長子,出生不久就生了一場大病,好不容易盼得病好了,卻變得又聾又啞,他也因而未娶妻生子,一直與兄弟們共同生活在一起。他生性勤快,田裏的活兒,海邊的事,常主動去做,頗得家人、親朋好友的好評。

一天傍晚,祖義像往常一樣,獨自到海邊下網捕魚。海水正退潮,那日也適逢大潮,海水退得很遠,露出了連綿邐迤的沙灘,微微掩映起伏的沙灘因飽含水份而顯得光潔耀目,祖義雖然聾啞,卻也不乏審美意趣,海天一色、杳無人跡的空靈美景讓他看得出神,忽然,一個銀光閃閃的東西吸引了他的目光.這時從他腦中閃過一念——有如傳說中的聚寶盆!

為了探個究竟,他急急地向前奔去.跑近一看,眼前的景象讓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很像聚寶盆耶」!只不過聚的是魚而不是珠寶,大量的丁香魚,數以千萬計的魚兒聚在窪地裏,正猛烈地拍動著身體,不間斷地跳躍、掙扎著。

瞧著空無一人的廣袤海灘,再看眼下滿溢的銀光,祖義十分激動,迅速地跑回家,向家人告知此事,家人一聽都樂開了,全家出動,帶著大大小小的魚網、菜籃、各式籮筐及布袋、桶子等一切可收納的容器去「挖」、去「裝」丁香魚。到了定點,全家人努力地、拼命地裝,從海水退潮一直裝到海水回漲;從傍晚一直撈到接近半夜,中途還因為魚太多了,派老大回村子,向鄰人借牛車運送回家.鄰居知道後,也都參與進來,幾乎整個村庄都出動了。

老大來回載了好幾次,窪地裏還是有大半沒撈完。這時海水漲潮了,水漫到窪地了,水位越來越高,眼看著丁香魚成堆成片的浮起來,隨著水勢東飄西盪,大家只能竭盡全力地再多裝幾回。到了人快站不穩了,不能再逗留下去的時候,大家才不得不抱著遺憾的心,看著它們隨著水流又回到大海中。

這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是造物主對祂的子民慈悲的展現。祖先藉此得以逐步地修房購地,土結茅屋換成磚瓦房,借來的地,終於有能力清償了。◇(待續)

——節錄自《念念時光真味》/ 圓神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