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8日,張展案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開庭,張展被以「尋釁滋事」枉判4年,成為首個武漢疫情中遭公開審判的公民記者。此案引發網友們的強烈關注。

張展,陝西咸陽人,西南財經大學金融碩士,2010年作為人才引進上海;曾任律師。後因維權並參與對修訂律師管理辦法的簽名活動,被註銷律師執業證。

2019年9月,張展因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被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名刑拘2個月。當時她一個人撐傘在上海南京東路遊行,雨傘上寫著「結束社會主義、共產黨下台」。

2020年2月,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爆發,張展親赴武漢做實地疫情採訪,在推特、油管平台發佈關於武漢疫情和民眾生活的影片報道。5月14日,在武漢賓館被上海警方跨省抓捕。張展被捕後長期絕食抗爭,被綁住雙手強制灌食,身體狀況極差。

張展被當庭宣判重刑後,張展的母親庭後放聲痛哭,撕心裂肺。

據自由亞洲報道,張展的母親邵女士庭審後首次打破沉默,接受媒體採訪,自責輕信警察承諾。她表示七個多月來,為了所謂配合國保,謝絕了外媒採訪,但是法官仍然重判她的女兒。「他們這是想置張展於死地。」

她坦言,「我以前沒有配合律師,我是配合了警察。我覺得我上當了。」

張展案開庭,被禁止採訪,禁止旁聽,甚至封鎖了法院周邊道路。但開庭前,法院外聚集著眾多前往聲援的各地民眾,警方如臨大敵,在現場部署大量便衣人員,驅趕記者和聲援者。

湖南株洲公民何家維在法院前被抓並押送回老家。甘肅民主人士李大偉發推表示,他和朋友被強行帶到派出所,包括兩名外媒記者。庭審結束後他們安全地出來了。李大偉對當局野蠻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深表憤怒。

據網絡消息,上海律師彭永和欲參加張展案旁聽,28日凌晨1時被4個警察扣押在派出所直至下午兩點多被放出。晚間欲找張展的辯護律師吃飯又遭綁架,7時許被傳喚至派出所。

彭永和此前寫道,「採訪、報道、傳播武漢疫情狀況是每一個公民的基本權利;容忍公民採訪、報道、傳播武漢『失真、片面』的疫情狀況是政府的義務。同樣,接受每一個中國公民就政府針對疫情的行為甚至是動機的質疑、批評、否定也是政府必須容忍的義務。」

彭永和提醒法院:「法律之前是良知、道德和社會責任,沒有任何一個公正的判決可以建立在擯棄法律之精神和原則,拋棄良知道德和社會責任之上。」

他說,「從公民的角度,從人的角度看我彭永和要說:『張展無罪,即刻釋放張展』。」

發稿前,彭永和律師本人向記者證實,當天晚間11點才回來,理由就是「敏感期不能跟那些人(律師)在一塊」。

彭永和律師的聲音沙啞,他解釋說是因為昨天在地鐵站被聯防隊攔住,被拽著一直不放,他就喊「你們到底是甚麼人,有甚麼權力阻止我?」把嗓子都喊啞了。最後被拽到警務室。

張展被重判激起各界激憤

張展因報道疫情真相被重判激起民憤。有網友大罵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的法官:「我只問你們還是人嗎?有基本的良知,道德和社會責任嗎?」還有人認為這「就是中共極力掩蓋真相的一部份」。

網友表示,「2020年以疫情開端,又以張展獲刑四年結束。」「天災禍一季,人禍禍終身」。「今天是個悲傷的日子」。

民運人士戈壁東發帖表示,「今天我要呼一聲:張展無罪!中共無恥!停止迫害!釋放張展!」

洛杉磯民主黨發推表示,「張展面臨五年(當時檢察院量刑四到五年)的牢獄,天理難容啊!上海浦東新區檢察院,你憑甚麼說她發佈虛假信息呢?就憑幾個小人作證就能證明抗疫實情?那我們成千上萬的人證明她是無罪的,你能釋放她嗎?中共無法可依,無人性可言!為張展祈禱!」

時事觀察者Gancheng Wang發推表示,「又一個高個子倒下了,你能保證下一個不是你?你總是心存僥倖: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現在這個高個子女孩張展倒下了,一個柔弱的女性,已經絕食數月,被判四年徒刑。能不能活著出來,都成問題。你能保證下一個不是你?」

網友王清鵬寫道,「從武漢傳出的病毒還在全球肆虐,去武漢錄製影片的張展已被判刑。共匪一日不除,世界永無安寧。」

王清鵬表示,國內的形式越來越惡劣,發聲越來越難。「如果張展被判刑,全人類都有罪。如果共匪不消滅,病毒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關注張展,就是關注我們的命運。」

王清鵬還在推特轉發了河北公民穿文化衫關注張展案的照片,點評是「張展開庭,大寫的人。」

本案開庭前,亦有不少海內外人士聲援張展。如,武漢市民艾曉明在庭審前貼出照片「張展無罪,應予釋放」等。

在微博上,很多用戶詢問「張展到底犯了甚麼罪,有人能科普一下嗎?是製造謠言嗎?製造了哪些謠言?」

微信朋友圈發文聲援張展。(受訪者提供)
微信朋友圈發文聲援張展。(受訪者提供)

微信朋友圈裏,網友們通過詩歌、文章、短影片、對聯等各種方式聲援張展。有人轉發帖子說,「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只是為了在民眾最惶恐的時候傳播真相,冒著生命危險進入武漢,向外界傳遞她看到的點點滴滴,就構成了這個國度最濫的罪名。她的罪名,也是她的勳章。」

海外華人韓女士也一直在關注張展案,並給相關部門打電話。她說,「在中國,如果能被尋釁滋事了那都是榮耀、正義的化身,這是骨子裏那種擔當、正義在發聲。如果每個人都沒有擔當的話,人們就是生活在這種大監獄的環境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