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科院研究員馮煦明披露,以30年劃分世代,中國「90-10後世代」總人口相比「60-80後世代」減少了1.5億人,這意味著,中國在三十年間少生了1.5億人。這種劇烈的「人口世代斷崖」將引發系列危機。有網友在推特發文爆料指,中國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結果早已出爐,但是由於數據太驚駭,以致當局不敢輕易公開。  

三十年間少生1.5億人

12月27日下午,在清華大學第40屆「中國與世界經濟論壇」上,中國社科院財經院綜合經濟研究部副主任、清華大學ACCEPT研究院研究員馮煦明介紹,大致在2012年前後,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總數由升轉降,已經對近年來的宏觀經濟造成了一些顯性的影響,而未來十到二十年,中國人口或將面臨影響更為廣泛的「人口世代斷崖」。

他提供的數據顯示,在中共建政之後的各個人口世代中,「六零後」出生人口最多,總數達到2.45億人;其次是「八零後」,總數為2.22億人。值得注意的是,「九零後」人口總數相比「八零後」減少了1,172萬人,「零零後」總人口相比「九零後」又減少了4,736萬人,也就是說,「零零後」總人口相比「八零後」下降了將近6,000萬人。

如果以30年的尺度來劃分人口世代,將「六零後」、「七零後」和「八零後」合起來認為是一個人口世代(「60-80後世代」),將「九零後」、「零零後」和「一零後」合起來稱作「90-10後世代」,可以看到「90-10後世代」總人口相比「60-80後世代」減少了1.5億人,這相當於,中國在三十年間少生了1.5億人。

馮煦明表示,今年「60-80後世代」處於31-60歲區間,正是各行各業的骨幹力量;而「90-10後世代」到2040年將處於21-50歲區間,成為屆時各行各業的新生力量或中堅骨幹,應高度關注屆時人口數量的變化對經濟的影響。

部份城市住房需求或明顯收縮

如果以20年的尺度來劃分人口世代,將「八零後」和「九零後」合起來認為是一個人口世代(「80-90後世代」),將「零零後」和「一零後」合起來認為是一個世代(「00-10後世代」)。馮煦明的數據顯示,「00-10後世代」總人口相比「80-90後世代」減少了1.1億人。

馮煦明說,2020年,第一波「零零後」已經二十歲,其中不少已經走上了工作崗位,正在上大學的「零零後」也將於兩年之後陸續進入職場。可以預見的是,未來十到二十年時間裏,新進入經濟活動的年輕人總量將明顯少於之前二十年。

馮煦明強調,人口數量在世代間出現劇烈變動,「人口斷崖」將帶來廣泛的影響。未來一些區域和城市的住房需求可能明顯收縮,尤其是在微觀層面體現為「4-2-1」家庭結構的地區將出現住房供需結構性失衡。未來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等社會保障基金賬戶的平衡壓力、基礎設施投融資的可持續性壓力可能會進一步加大。此外,汽車、能源、電子產品等行業,以及教育、醫療服務、養老、保險等行業未來都將不可避免地受到世代間人口數量劇烈變化的影響。

網曝人口普查數據太驚駭 當局不敢輕易公開

12月23日,有名為Mr.Key的網友在海外社交平台推特上發文爆料,指目前中國真實的人口數量為12.7億,並非14億。而且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早就出來了,因為數據結果太驚駭,所以中共當局不敢輕易公佈,需要等「一把手」修改後才敢對社會公佈。他表示,中國人口會繼續減少,將持續十年以上。

Mr.Key還指出,「除了人口數量的極速下降,還有兩個指標是政府絕對不敢公佈的數據,一個是人口老齡化急劇增加的數據,另外一個是新生兒出生率極速下降的數據。這一老一小兩個數據,幾乎決定了未來中國至少20年的經濟基本面。簡單說,負擔急劇加重,勞動力極速下降,新生兒帶來的人口紅利和剛性消費消失殆盡。」

他以上海為例說明,1990年1月1日上海出生2,784人;2000年1月1日上海出生1,148人;2010年1月1日上海出生380人;2020年1月1日上海出生人數只有156人。

再例如東北,第七次人口普查根據已經揭示的數字測算,全東北目前只有瀋陽、大連、盤錦三個城市的人口比2010年時略有增加,而其餘所有城市都在減少,相較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時的數據,整整少了900多萬人口。

易富賢:人口普查數據失真 不可能超過12.8億

對中國人口問題有很多年深度研究的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教授易富賢,在他著作的《大國空巢》中提到:「根據醫療、教育、婚姻等各項社會指標重新評估了中國的生育率和出生人數,認為2020年的實際人口很可能只有12.6億,不可能超過12.8億,中國面臨史無前例的老齡化危機。人口數據是不可能被長期隱瞞的。

文中還提到,2000年、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失真,因當局為了與公佈的人口數據保持連續,所以對原始數據進行了大幅修改,因而誤導了各項決策。

易富賢還在推特發文指,他著作的《中國2020人口普查仿真研究》被點名全網封殺。「如此小的聲音,本來是有利於這次普查的。但如果普查人數少上億人,大家一下子怎麼能接受?既然要封殺此文,意味著這次普查壓根就不想獲得真實數據。」他還指,負責此次普查的依然是統計局和計生委的官員。如若要做參考,也只能使用外網超連結。

十大原因致中國人不敢多生

大陸《第一財經》報道,多個調查研究報告顯示,低生育率現象在大陸已經普遍化、趨勢化。

中共浙江省統計局、發改委日前聯合發佈《浙江人口結構及其變化趨勢分析》(下稱「報告」)顯示,浙江省面臨出生人口下降、人口老齡化加速等諸多特徵。在今後一段時期,這些趨勢可能進一步加劇,並對該省經濟社會發展產生基礎性影響。

報告稱,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實施後,浙江出生人口和出生率都有大幅提高,但生育高峰期很快於2017年到來,2018年開始常住出生人口明顯回落。

數據顯示,浙江出生人口2018年回落到62.8萬人,2019年進一步回落到60.9萬人;人口出生率2018年回落至11.02‰,2019年進一步回落至10.51‰。

報告認為,浙江重新回到適度生育水平難度巨大。一是育齡婦女規模減少。二是生育意願較低。三是生育成本巨大。

按照聯合國標準,65歲以上老年人佔總人口的比重達到14%,即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浙江已於2019年超過這一標準。

除了浙江之外,被稱為「二孩大省」的山東,2018年出生人口從2017年的174.98萬人,減少至132.95萬人,2019年繼續下滑至118.39萬人。

中共安徽省統計局今年3月發佈的《人口發展現狀與挑戰》報告顯示,2019年該省人口出生率下降,自然增長人口創40年來新低。

據報道,從大陸全境數據來看,在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後的首年(2016年),出生人口達1,786萬人,創下了本世紀以來的新高。到了2018年,二孩效應明顯減弱,當年出生人口僅為1,523萬人。2019年,全年出生人口1,465萬人,比2018年減少58萬人。從人口出生率看,2019年為10.48‰,創歷史新低。

報道表示,大陸「00後(2000年以後出生)」與「10後」共有32,564萬人,而「80後」與「90後」合計為42,393萬人。如此算來,本世紀前20年,比上世紀最後20年出生人口減少了10,375萬人。

2018年以後出生率開始降低,報道總結了十大原因:經濟負擔重、年齡太大、沒人帶孩子、養育孩子太辛苦、夫妻身體原因、還沒想好、影響個人事業發展、丈夫不想生、現有子女不願意、其它原因。其中,經濟負擔重成為不願意生孩子的最主要原因,佔比達60.3%。

生育率跌破警戒線 中國人口危機遠超外界想像

中共民政部部長李紀恆之前撰文承認,中國總和生育率跌破警戒線,人口發展進入關鍵轉折期。李克強高中同學、前中共工信部長苗圩也公開表示,中國已經走出了「人口紅利期」,2022年更將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研究員、《大國空巢》一書的作者易富賢向美國之音表示,中國人口危機的嚴重程度遠遠超過人們的想像。

他說:「中國的生育率在1991年就開始低於(世界)整體水平。從2000年開始,中國的生育率比日本還要低。這也就意味著,中國今後的老齡化問題比日本還要嚴峻。1980年中國的中位年齡只有22歲,當時印度也只有20歲,美國是30歲,但是2020年中國的中位年齡已經提高到41歲-42歲,而美國只有38歲,印度只有28歲。到2035年,中國的中位年齡將高達49歲-50歲,而美國只有42歲不到,而印度只有34歲。也就是說,到2035年中國將和印度有兩代人的差距。」

易富賢表示,幾十年的「一胎化」政策已經徹底改變了中國人的生育觀念,全面二孩政策根本不足以改善中國人口出生率的問題,大家都習慣了只生一個孩子,甚至不生孩子。中國整個經濟模式跟城市規劃也都是圍繞著主流家庭只生一個孩子來規劃的。即使人口政策上已經實行了二孩政策,但是社會經濟模式跟城市規劃很難改變,並且要繼續地延續,所以中國的生育率也會繼續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