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別於2019年全球金融市場圍繞著中美貿易戰這一主題,2020年全球財經脈動卻與「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與疫苗息息相關。

這一場疫情讓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歷經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經濟活動瞬間降至冰點,金融市場人人自危,投資者從開始「 甚麼都賣」的恐慌出脫,到後來經濟重啟之後呈現的股市不斷創高,演繹了一場恐懼和貪婪錯綜複雜的激盪戲碼,也是史上少見。

這一場疫情同時改變了全球人們的生活、工作、學習和娛樂模式,居家的時間增加、外出的時間減少,從而助長了「宅經濟」的龐大需求,舉凡線上購物、手機外送訂餐、遠距會議和教學、觀看線上影片等等,讓相關企業在疫情過程中異軍突起。

反觀傳統上需要大量人群的行業, 如航空業、觀光業、旅遊業、餐飲業等服務業,卻呈現客戶門可羅雀、企業不斷裁員的窘境,大型航空公司還有「太大不能倒」的政府紓困,許多缺乏財力奧援的中小企業卻早已搖搖欲墜。

整體經濟在疫後呈現了「K型復甦」型態,這意味著不同行業有不同的復甦節奏和時程,是一種非同步的復甦型態,與此前大家熟悉的L型、W型或V型同步復甦型態有很大差別。

股市等風險性資產的表現則相當戲劇化,在3、4月間疫情在歐美首度大爆發時,許多投資者面臨一生從未見過的生存險境,他們選擇將手中持有的任何資產全數出脫,導致了許多金融亂象,如西德州原油期貨報價出現負報價,以及只有美元指數上漲、其它所有金融資產皆下跌的詭異現象。

2020年標誌著金融市場詭異的一年,投資者從極度恐懼到全面貪婪,股市領先經濟觸底,也領先經濟攀抵復甦高峰,不得不讓許多專家開始擔心另類泡沫化的問題。在此,筆者歸納出2020年十大重要財經趨勢,茲說明如下。

疫情爆發信心潰堤 經濟重啟後美股連創高峰

在年初武漢封城之後,有SARS 經驗的亞洲股市歷經了一周以內的動盪便結束,歐美對疫情在中國爆發初期仍視為隔岸之火,股市仍舊上漲。

然而,到了2月下旬之後,歐美開始出現人傳人的警訊,許多聰明的投資者開始出脫持股。到了3月之後,歐美疫情迅速蔓延,民眾面臨了一生從未見過的生死關頭,許多地方進行封鎖,許多投資者認為末日來臨,因而將手上所持有任何可賣出的資產全數出脫,全球金融市場於是出現世紀大逃殺。

道指在2月下挫了10.8%,3月一度重挫28%,最低曾跌到18213點,較年初的高峰回跌37.9%,早已進入跌幅20%以上的熊市。標普500指數和納斯達克也曾最低跌到3393點和6631點,分別較年初高峰回跌35.4%和32.5%。美股三大指數短短兩個月內從歷史高峰附近瞬間急凍,同步跌入熊市,史上也是罕見。

與此同時,代表市場波動的VIX恐慌指數也一度來到史上最高的82.68點。

3月下旬之後,隨著美聯儲端出史上最大寬鬆政策,股市開始止跌反彈。其後,5月初歐美各地開始解封、進行經濟重啟,維繫股市上漲動能,6月以後納斯達克指數創新歷史高價,其後標普指數於8月刷新歷史高峰,道指直到11月才衝到3 萬點創新高價。

從3月下旬低檔起算,道指最高曾上漲66%,標普500指數漲70%,納斯達克大漲92%。三大指數從崩落至熊市到牛市大漲,漲跌速度之快速也是史上僅見。2020 年投資者目睹了一個從極端恐懼到極度貪婪的熊牛互換過程。

美聯儲猛然減息 創造史上最寬鬆環境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12月1日在國會聽證會上。(Getty Images)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12月1日在國會聽證會上。(Getty Images)

推動美股3月下旬止跌回升的主要導火線是美聯儲的強烈鴿派態度,該央行除了史無前例地連續兩次意外減息,讓美國聯邦基本利率降為接近零之外,還承諾沒有上限的購債行動,從而穩定了投資者搖搖欲墜的持股信心。

在這一個史上最大規模的央行造勢過程中,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由2月的4.1萬億美元膨脹到12月的7.36萬億美元,膨脹幅度高達79%。受此影響,美國10年債孳息率由年初的3.14%一度跌到6月的0.7%,12月約在0.89%。債市孳息率暴跌,代表美聯儲大舉入市、促使公債價格大漲。

除了債市受惠外,按揭市場也蓬勃發展。30按揭固定利率同步由2月的3.47%降到12月的2.67%,創下歷史新低位。不斷下跌的按揭利率刺激了美國樓市買氣,標普凱斯席勒屋價指數在第三季同比增長5.51%,遠高於去年同期的1.46% 增幅。

全球主要國家的央行也同步寬鬆,據統計,截至10月美聯儲、歐洲央行、日銀、中國人民銀行等全球主要央行的整體資產負債表達26.8萬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38.5%。

全球央行同步的寬鬆造就了疫後風險性資產的全球瘋狂追價浪潮,除了股市大漲之外,舉凡原油、銅等基本商品,以及金、銀等避險性資產也同步受惠,甚至連比特幣也獲得投機者青睞、再創歷史新高價。

一般估計,美聯儲可能在2023年開始緊縮目前史上最寬鬆的貨幣政策,但如果2021年全球經濟復甦速度快過預期或美國提早重現充份就業,美聯儲可能提早結束寬鬆行動。這意味著2020年是風險性資產大幅膨脹的一年,但2021年就不宜盲目追漲了。

原油期貨出現負報價 OPEC減產提振油價

法國的一處煉油設施。(Getty Images)
法國的一處煉油設施。(Getty Images)

2020年最戲劇化的金融產品或可說是原油期貨了,4月20日西德州原油5月份期貨出現-37.63美元報價,為史上僅見。造成負報價的原因是疫情飆升、全球原油需求驟降,全球油滿為患,期貨投機客因找不到儲存場所而不願交割原油現貨,因而導致願意付費讓接手者處理麻煩的現貨搬運和儲存問題。

所幸,原油期貨負報價僅是個短期的現象,此後油價一路上揚,6月上旬已漲到40美元/桶,接近頁岩油的開採成本,美國油企的營運警報暫時解除。

當時,由於全球經濟處於短暫癱瘓狀態,原油需求低迷,OPEC等產油國於是承諾在5月和6月每日減產970萬桶,以推升低迷的油價。此後因油價開始穩定,產油國於是縮減減產規模,8月降到770萬桶,並預定明年1月降為570萬桶。

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低迷,主要反映在航空運輸方面。據運輸安全管理局(TSA)統計顯示,2020年美國航空業傳統旺季期間載客量年減將近76%。美銀估計,航空旅行需求2022年將恢復疫情前的75%水準,2023年可望恢復至90% 的水平。

國際能源署(IEA)報告預估,2020年全球每日原油需求量為9,210萬桶,較2019年減少790萬桶,至2021年衰退幅度則縮減至530萬桶。

12月以後,疫苗的好消息刺激國際油價持續上揚,西德州原油一度漲到49.43美元/桶。然而,美國能源資訊署(EIA)估計,2021年西德州原油平均價位為45.78美元,顯示美國能源主管當局對於明年的油價展望仍然不敢過於樂觀。(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