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扣押在深圳的12港人中,10名成年人昨日在深圳鹽田法院受審。部份家屬晚上召開記者會,表示沒有得知任何家屬去旁聽,更擔心所謂「擇期宣判」變成無限期拖延。(宋碧龍/大紀元)
被扣押在深圳的12港人中,10名成年人昨日在深圳鹽田法院受審。部份家屬晚上召開記者會,表示沒有得知任何家屬去旁聽,更擔心所謂「擇期宣判」變成無限期拖延。(宋碧龍/大紀元)

被扣押在深圳的12港人中,10名成年人昨日在深圳鹽田法院受審,家屬及家屬委託律師、傳媒、外國領事均無法旁聽。深圳市鹽田區人民法院晚上公佈,將「擇期宣判」,又稱「被告人親屬旁聽了公開審理」。部份家屬晚上召開記者會,表示沒有得知任何家屬去旁聽,更擔心所謂「擇期宣判」變成無限期拖延。

案件昨日下午2時半在深圳鹽田法院審訊,10名港人包括鄧棨然、喬映瑜、鄭子豪、嚴文謙、張銘裕、張俊富、黃偉然、李子賢、李宇軒、郭子麟,他們分別被起訴涉嫌「組織他人偷越邊境罪」及「偷越邊境罪」。2名未成年港人,將擇日舉行不公開聽證。

據悉,所有獲家屬委託的律師都被當局約談,無法到法院了解審訊情況。此前法院表示會以視訊方式閉門聆訊,下午突然改稱案件會公開審理,但聲稱「旁聽名額已滿」,亦不安排庭審直播。

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葡萄牙等多國領事館代表抵達法院,希望可以進入旁聽,但直至開審都未獲准進入法院,他們逗留約2小時後離去。美國駐廣州總領事館昨早發表聲明指,12港人的行為實際上是為了「逃避暴政」,中共「不擇手段地阻止民眾到其它地方尋求自由」,要求中方立即釋放12港人。

鹽田法院聲稱,部份香港及深圳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記者及「被告人親屬」旁聽了公開審理。

家屬對審訊內容毫不知情

部份家屬晚上召開記者會,反駁鹽田法院,指並沒有收到通知可以聽審,就連哪位法官審理案件都不知道。李子賢的媽媽說:「官派律師告訴我們,如果我們要去聽審,要法官批准。我們問法官的名字,官派律師一直逃避不告訴我們。其實如果可以上去,我們很多家屬都會上去,因為太久沒有見我們的孩子。」

黃偉然的妻子也表示,原本以為會有進展,但是宣判無了期。她也指,當局所謂「公開審訊」,家屬完全感覺不到。

家屬又表示,打電話詢問官派律師,官派律師有的不接電話,有的態度敷衍。鄧棨然的弟弟表示,他詢問官派律師鄧棨然是否有可能緩刑,對方答覆,等判刑之後再說,令人感到律師沒有為當事人爭取權益。他又指,雖然入境處有幫助家屬轉交信件,但是除此之外沒有提供其它幫助。

他們表示,希望當局儘快宣判,令家屬可以依照有關法例會見當事人。黃偉然的媽媽說:「我請求鹽田人民法院快點判決,我好想見我兒子一面,你不判,我見不到,你判了我可以上去見。我只是想見我兒子一面。」

李子賢的媽媽也表示,在25日接到將要判刑的消息,感覺「當一個聖誕禮物,有些酸,有些甜」,但是沒想到還是音信全無。她也表示,現在只是想見兒子一面,希望法院儘快宣判。

朱凱廸質疑大陸當局
阻礙12港人與家屬接觸

一直協助12港人家屬的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表示,官派律師早前透露12人已經「認罪認罰」,法院原本可以即日宣判。他認為,法院之所以要拖延,並非法律程序需要,而是一種「政治策略」,因為一旦宣判,家屬就可以根據法例規定會見當事人。

朱凱廸指,從8月到現在當局用盡各種手段阻礙12港人與家屬或家屬信任的人接觸,質問:「是否有些東西隱藏,一定不可以有家屬或家屬律師見到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