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緣份真是奇妙,想想要是那個黃昏不在跨海大橋下車,而且在上頭耽擱二十多分鐘的話,或許就不會遇上易家夫婦,也就不會有這段將近二十年的情誼了吧?

忘了那次去澎湖拍攝的主題到底是甚麼,總之在結束工作之後,九人巴開上跨海大橋往旅館的方向走,車子開到橋中央,發現有人就在橋邊直接把釣線垂放到橋下釣魚。

那一陣子正迷船釣,喜歡釣魚的人都知道,不但自己愛釣,也喜歡看別人釣。離晚飯的時間還早,於是我要司機停車,與工作人員下來看人家釣魚,車子則先開到橋頭等候。

和釣魚人閒聊一陣後,我們徒步往橋頭走,就在橋頭的廣場上,我們看到兩名警察正和一對老夫妻爭吵。

仙人掌冰原來是紅色的

警察一直要把老夫妻的手推車推走,於是有了拉扯。我們一走過去,警察或許看到我們的攝影機和上頭電視台的標誌,有點不高興地說:

「我們是在執行勤務哦,你們不要亂拍我跟你說!」

夫妻倆則搶著跟我們說話,但是兩個人都戴著口罩,而且情緒有點激動,所以話都聽不清,反而是和警察一來一往對吵的過程中,我們才稍微了解狀況。

原來,夫妻倆幾十年來都在這地方擺攤子,後來橋頭的遊客中心蓋好後,必須在裏頭買攤位才能合法做生意,夫妻倆說他們付不起,所以才會偶爾到這裏多多少少賣點東西。

我好奇地問他們賣的是甚麼?他們說是「仙人掌冰」。

「仙人掌可以做冰?好不好吃?」

「好吃!只有澎湖才有,純天然的!」他們說。

「好,那給我們一人一個。」然後我轉頭跟警察說:「我有沒有榮幸也請你們吃?」

警察說不用了,他們常常吃。

「他們好像是澎湖做這種冰的創始人!」

這話一說,原先冰冷對峙的氣氛似乎消散不少。

他們把冰桶打開,裏頭是紅得很明亮但顏色深淺並不均勻的冰沙。工作人員的反應跟我一樣,他們說:

「聽到仙人掌冰我以為是綠色的!」

「這是用仙人掌的果實做的啦,」警察說:「果實是紅色的。」

警民關係開始活絡起來了。

冰真的好吃,酸酸的很清爽,甜度也合適,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美好滋味。

吃完一個之後,所有人都好像意猶未盡,繼續吃第二個,警察發動摩托車走了。我們邊吃邊幫老夫妻把手推車推回他們附近的住處。

緣份於是開始了。

一下午賣光兩天存貨

回到家,夫妻倆解開口罩和手套,才發現他們的身上好像都有早年某種疾病所造成的小缺陷,似乎有故事,但不好問。

先生姓易,所以他們的攤子上寫的名稱就叫「易家仙人掌冰」。夫妻倆說早年生活很辛苦,唯一收入就是到海邊撿些小東西,比如珠螺之類的,醃醬油裝瓶賣給觀光客。

後來他們發現澎湖到處都有的仙人掌所長出來的果實滋味很好,可以做成果汁賣,但觀光客對這種陌生的飲品好像很猶豫,於是他們就嘗試著把果肉、果汁混在一起做成冰沙賣。

易先生端出一籮筐仙人掌的果實,讓我們看看它的模樣。仙人掌的果實像小一號的蓮霧,顏色則像火龍果,上頭包覆一層既細且硬的刺,剝掉皮、剖開果實後,才發現裏頭還藏著一小粒長得像乩童用的刺球一般的東西,像暗器,不知道的人若整顆塞進嘴巴裏,後果肯定不堪設想。

當下我做了決定,第二天就拍他們。我們跟著去採仙人掌果實,看他們如何處理那些裏外都是刺的小東西,當然包括製冰的過程以及他們的故事。

那一集播出後,聽說看過的人都覺得新鮮,因為台灣的仙人掌不會結果實,而剛好在澎湖旅遊的人看到之後都趕過去嘗鮮,並且紛紛在網路上發表感言,幾乎都是讚美。口碑一旦傳出去,夫妻倆好像就不用違規在廣場上賣了,因為客人都會自己找到巷子裏頭來。◇(待續)

——節錄自《念念時光真味》/ 圓神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