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寶書」於1975年首次出版,是由卡達菲親自撰寫表達其所謂哲學思想的著作,共3卷,包括《民主問題的解決方案:人民的監督》、《經濟問題的解決方案:》和《第三國際理論的社會基礎》。

據悉,此書出版的目的是給「所有的利比亞人民閱讀」,因此篇幅不長且內容較為簡單易懂。其主要內容是反對現代自由民主制、新聞自由和資本主義,要建立卡達菲式的「民主」,也就是事實上的獨裁。

根據英國作家及前大倫敦議會成員喬治柴姆雷特的說法,利比亞的學童每周花2小時的上課時間來閱讀本書。電視台和電台也會每天播放本書內容,相關內容也以圖畫或招牌的形式在一些利比亞建築上出現。1993年,利比亞政府還在法國、東歐、哥倫比亞和委內瑞拉等地的大學和學院舉辦有關《綠簿旅友》的講座及研討會。

對於卡達菲的獨裁統治,利比亞人民終於受夠了。他們抓住中東顏色革命的時機,舉起了反抗的大旗,並最終贏得了勝利。曾綠遍全國每一個角落的「綠寶書」的下場顯而易見:不是被焚燒就是被撕毀。這似乎也在預示著卡達菲未來的命運。

而被稱為「綠寶書」之源泉的「紅寶書」,對於經歷過文革的中國人而言並不陌生,在那個狂熱的、非理性的年代,「紅寶書」也是人手一冊,而且要天天學,多多學;上課學,上班學,下課學,下班也要學,甚至結婚送禮也必送「紅寶書」。

而捧著「紅寶書」向「偉大領袖」早請示,晚報忠的滑稽場景,在工廠、在農村、在學校、在機關比比皆是。

中共第一殺人魔王毛澤東寫的語錄、詩詞、最高指示等結成的文集,為何被稱為「紅寶書」呢?原來,當年最流行的版本是用紅色塑料封面包裝,同時又是紅色領袖的經典言論,所以在文革中被普遍稱為「紅寶書」。

它是文革時期發行量最多的圖書,其中《語錄》發行量近50億冊,有83個語言文字版本,位居世界第二(僅次於《聖經》)。

那麼,是誰最先炮製出了「紅寶書」?這當然與揣摩到毛澤東心理並深諳吹捧之道的林彪大有關係。60年代初,剛剛接替彭德懷任國防部長的林彪首先在軍隊開展了神化毛的運動,並推廣到全國。1964年5月,軍隊率先出版了《毛主席語錄》。

在這本很快便以「小紅書」著稱並被人們頂禮膜拜的書的前言中,林彪宣稱「毛澤東同志天才的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並告誡人們要「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隨之,全軍掀起了學習毛著作的熱潮。在其後的3年時間裏,軍隊出版了數十億冊的《毛主席語錄》和大約1.5億冊的《毛澤東選集》。

到了1965年,毛和毛思想已經完全被神化,並且在文革期間達到了頂峰。街道上、房間中,到處掛著毛的塑像和照片,毛的「紅寶書」遍地都是。毛本人是非常贊同這種個人崇拜的。他在1965年與斯諾的談話中提到,個人崇拜是一筆政治財產。而且他認為赫魯曉夫的下台就是因為他沒有個人崇拜。

對毛崇拜的結果就是文革中人性的瘋狂,就是幾百萬人慘死的惡果,就是中華文明徹底被摧毀的慘狀……1976年,毛死了,文革結束了,「紅寶書」也被人們扔進了垃圾堆。許多人開始慶賀這「雲開霧散」的日子的到來。

然而,人們還是失望了,儘管毛罪孽深重,但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不敢也不能全面否定毛,是以毛的遺毒至今仍在危害著國人,是以中國人至今仍生活在中共的暴政下。

中國人該怎麼辦?曾經蘇東人民給出了答案,那就是,要想真正擁有自由民主的日子,不僅要扔掉「紅寶書」,摒棄毛的一切,更要將中共徹底拋棄,哪怕付出流血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