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許多參加集會的人表示,明年最大的願望就是特朗普繼續成為美國總統,掘乾華盛頓的沼澤。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越裔成集會上一道靚麗風景

參加集會的有很多越南裔美國人,他們認為2020年的大選已經不僅僅是誰獲勝的問題,特朗普總統將帶領美國遵循憲法和回歸傳統的價值,拜登和左派會引導美國走向社會主義和全球化,讓少數人控制社會和資源。體驗過社會主義國家的人們是最先警覺的人群,他們在向世界發出警告,大聲呼喊。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12月26日,人們聚集在威斯敏斯特市政中心(Westminster Civic Center)前,舉行「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的集會。(李梅/大紀元)

金女士就住在市政中心附近,她說:「感謝大家來參加集會,讓我們一起支持特朗普總統,我們絕對不要共產主義。」他們中的很多人是幼年時來到美國的,但大都經歷了艱難的逃難歷程。

居民魯達(Luda)來自前蘇維埃的莫斯科市,「我們都知道甚麼是社會主義。我父親被送去勞改營時,我雖然年幼但也有很深的印象。我非常理解那些越南裔為甚麼堅決地反對共產主義,我們對共產黨的集權統治有切身的體會。」

居民Z女士表示,「這次大選在讓人們清醒。以前我沒有想到他們能腐敗到這種程度,這些事已經發生了很多年,他們一步一步地按計劃進行。中國(中共)想控制世界,在生產、市場、金融、政治、知識產權等等方面,我覺得我們很幸運地清醒了。」

兩位越裔美國人很自豪地穿著「像弗林將軍一樣戰鬥的T恤衫」,麥克(Mike)說:「如果你是美國人並合法地投票給拜登,我們不會把你當作敵人,但那些偷竊大選的人是美國的敵人。」

穿著「像弗林將軍一樣戰鬥的T恤衫」的兩位越裔美國人。(李梅/大紀元)
穿著「像弗林將軍一樣戰鬥的T恤衫」的兩位越裔美國人。(李梅/大紀元)

新聞媒體在說假話

站在街邊的一位越南裔男士表示,他今年是頭一次給特朗普總統投票。許多媒體都在說假話,抹黑特朗普總統。旁邊一位女士一手舉著「CNN、MSN、NBC、FOX以及面書等都是假新聞」的牌子;另一手舉著的牌子上寫著:「特朗普總統解密和公佈了一切,(去)查看!」

非裔美國人肖恩(Shaun)說:「我100%相信大選被偷竊了,而特朗普總統贏得了美國大選的勝利。我們在這舉行和平集會,不能對大選欺詐的行為不出聲,不能成為沉默的一群,我們必須繼續戰鬥,直到勝利。」

魯達說:「他們(左派)控制了媒體,這非常像在社會主義的蘇聯,利用媒體給人們灌輸謊言和洗腦,他們就是要控制人民的思想和行為。比如在加州,紐森政府在利用COVID-19疫情製造恐懼,讓人們害怕,有些人很害怕,一個人坐在車裏,也不敢把口罩摘下來;在很少行人的路上走也戴著口罩;出來騎單車鍛鍊也戴著口罩,那能健康嗎?」

面對虛假媒體一面倒的宣傳,魯達表示它們是選擇性地報道並掩蓋真相,「紐森在今年春天花了很多錢向來自中國的(比亞迪)汽車公司訂購口罩,好幾個月過去了,那口罩呢?不只是他,許多美國官員都接受了中共的錢,包括從購買大選投票機的交易中收好處。」

現場有一位先生還舉著牌子,上面寫著:「你(紐森)在法式餐館(French Laundry)(聚餐)被曝光,我們卻被宵禁,罷免紐森。」

新年願望

這幾個月來人們集會時的口號也略有變化,從最開始的「我們愛特朗普」(We Love Trump)和「U.S.A!」,到「停止偷竊選票」(Stop the Steal)和「奪回美國!」 (Take America back);當德州和特朗普律師團隊的上訴最高法院被拒絕受理、駁回或延期至大選後,人們增加了「為特朗普而戰!」(Fight for Turmp)、「為自由而戰!」(Fight for Freedom),以及「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

居民約瑟(Jose)多次參加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盜竊選票的集會,他希望明年,「能和神更接近,按照祂的旨意行事。我當然支持特朗普掘乾沼澤,特朗普是神選之子,他也需順從神的意願,我們將為神創建的國家奮鬥。」

居民丹尼表示,他會在1月6日去沙加緬度參加支持特朗普總統的集會,因為有工作去不了華盛頓DC,但駕車到加州首府也要6個-7個小時,而且很可能需要當天返回。

他說:「我15歲離開越南,我們人民絕對不想要美國走向社會主義。特朗普獲得了七千多萬張選票,不能去的人們也應該要求國會議員們代表他們投票。」

魯達表示:「今年最大的事就是美國總統大選了,儘管有那麼多作弊的事例被曝光,但還有很多人不看或不相信。我當然希望特朗普總統獲勝,並且美國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麥(Mai)很年輕,她說:「我希望特朗普總統再贏四年,我希望國家和平。我們不信任拜登,他要把美國領走向社會主義。至於我個人,希望明年畢業後就能找到工作。」

越南裔Kim女士早就買好1月6日去華盛頓DC支持特朗普大集會的機票,她說:「這是最後的機會,如果選舉欺詐不被糾正,就不再有公平的選舉了,我們要為特朗普和憲法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