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聯盟與英國於聖誕前夜完成歷史性的脫歐貿易協議,化解「硬脫歐」的急迫危機,英歐關係在2021年將進入新篇章,但各自都有嚴峻挑戰。

中央社報道,對英國而言脫歐最重要的是彰顯收回主權;另一方面,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則高舉取得「公平、面面兼顧而且正確」的協議,強調保護歐洲利益。

退出的英國拿到主權,被分手的歐盟則說保障了利益,但在雙方領導人的話語背後,脫歐後時代各自也面臨嚴峻挑戰。

在歐盟方面,英國對歐盟的預算貢獻及其在國際政治與軍事的影響力都是重要資產,英國的離開恐也使歐盟失去一些勢力。

歐盟2018年時曾表示,英國脫歐後歐盟每年預算缺口可能高達120億至150億歐元。因此英國離開,歐盟每年預算缺了一大塊,得找其它成員國分擔,或是削減預算、另覓財源等。

在國際政治及軍事方面,英國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中國防開支僅次於美國的歐盟大國,且與美國關係密切,此外更是歐盟前5大經濟體,短時間內其它城市難以取代歷史悠久的倫敦金融中心地位。

英國脫歐後,歐盟也憂心帶動其它成員國內的疑歐派聲勢壯大。今年歐洲受到「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打擊,各國各自封鎖邊境,再加上經濟走弱,更多的限制措施及更艱困的生活都可能擴大民眾不滿,進而激發更多民粹主義情結。

至於英國,除今年受到疫情重創,近期又傳出變種病毒,在明年經濟充滿變數外,蘇格蘭可能會是一個議題。

蘇格蘭民族主義者近期點出,他們從一開始就未想過脫離歐盟,如今可能想再度嘗試成為一個獨立國家,然後重新申請加入歐盟。

蘇格蘭首席大臣施雅晴(Nicola Sturgeon)12月24日再次發推文說:「在文宣開始之前,值的記住的是,英國脫歐是在違反蘇格蘭意願的情況下進行的。沒有任何協議可以彌補英國脫歐給我們造成的損失。現在是為我們作為一個獨立歐洲國家的自身未來而制定路線的時候了。」

今年蘇格蘭民眾認為,蘇格蘭政府防疫表現相較英國首相約翰遜更值得稱許。蘇格蘭重新舉辦一次獨立公投的呼聲漸高,約翰遜能否阻絕再辦公投的意圖,受到各界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