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大選籠罩在種種舞弊的陰雲下,而美國科技巨頭一邊倒的言論審查對大選誠信也造成干擾。美國共和黨資深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近日在推特轉推了一篇曝光科技巨頭如何武器化社交媒體平台,以竊取美國大選。

克魯茲在推文中強調了文章中的一段文字:「在大選前,推特和面書(對特朗普)審查了65次,但前副總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祖拜登則不受影響。」

他還加上了一句評語:65:0。

克魯茲推薦的文章題為《專題報告:大科技公司武器化平台竊取2020年大選》(SPECIAL REPORT: Big Tech Stole 2020 Election by Weaponizing Platforms),該文作者名為科琳.韋弗(Corinne Weaver),她畢業於基督教世界大學(Christendom College),是媒體研究中心的助理編輯。她的作品曾在霍士新聞、《衛報》、《生命新聞》和《聯邦主義者》上發表。

韋弗在文章中提到,大科技公司對特朗普總統在2016年的獲勝感到不滿,因此他們竭盡所能以阻止特朗普在2020年勝出。

媒體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委託民意調查公司(The Polling Company)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在七個主要搖擺州中,有七分之一(14%)的拜登選民表示,他們的信息來源主要依靠如面書或推特等網站所發佈的選舉新聞。該調查涉及了七個搖擺州的1,750名拜登支持者。

但韋弗指出,在推特和面書上,保守派、特朗普支持者,以及對拜登競選不利的消息經常被壓制,尤其是在2020年大選前的幾個月。

審查特朗普 不審查拜登

韋弗認為,競選的信息只有在被民眾接收到時才有價值。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在大科技公司的審查制度混戰中遭受的損失最大。選舉前,推特和面書對他們進行了65次審查,但對前副總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祖拜登則是零審查。推特是言論審查問題的主要部份,所有審查案例中有98%是推特的審查。

《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曾報道拜登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牽扯了烏克蘭的腐敗交易,但該報道立即遭到面書和推特的審查。民意調查顯示,如果所有的拜登選民都知道這個故事,那會足以使他們的選票轉向特朗普。

一項麥克拉奇(McClatchy)民調顯示,36%的拜登選民因為(新聞)審查和打壓,從沒聽說過亨特.拜登的事。其中,13%的人說如果他們知道,就不可能投拜登。

《紐約郵報》發表的另一個表明拜登與中共有腐敗交易的故事遭到了類似的命運。韋弗指出,另一項全國調查顯示,如果拜登的所有選民知道這個故事,那麼他們中有4%的人不會投票給拜登。

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主席、共和黨人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表示,媒體壓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祖拜登(Joe Biden)兒子亨特.拜登的醜聞不報,對本次大選造成嚴重干預。

韋弗表示,根據《新聞週刊》(Newsweek)所做的分析,這種壓制是有效的。《紐約時報》有關特朗普稅收的反特朗普故事大約有537萬人閱讀,而《紐約郵報》拜登腐敗交易故事的閱讀人數大約只有194萬。

自由主義媒體拒絕報道事實真相使選民陷入黑暗之中。許多拜登選民並不知道大型科技公司用了廣泛的審查來禁止保守派和特朗普支持者發聲。根據民意調查公司的民意測驗,34%的拜登選民不知道特朗普曾受到推特和面書的審查,而拜登則根本沒有受到審查;52%的拜登選民不知道面書允許使用安提法(Antifa)的頁面,而許多保守的頁面被刪除;60%的拜登選民不知道面書和推特阻止用戶諷刺拜登及其競選團隊或張貼他們的諷刺漫畫。

文章寫道,但是,大科技公司否認它每次都會審查保守派,同時尋找著新方法來壓制、標記和刪除發佈在其平台上的信息。自由主義媒體堅持認為,科技公司不會刪除內容,但仍敦促面書、推特和谷歌採取更多措施刪除與其(媒體)既定敘事背道而馳的想法和意見。比如,YouTube的最新政策將禁止與2020年選舉結果有爭議的內容。這證明了大科技公司一致性地倒向審查制度。

煤氣燈策略

韋弗指出,自由主義媒體掩蓋了大科技公司審查保守派的事實。CNN的資深媒體記者奧利弗.達西(Oliver Darcy)說:「共和黨人和右翼媒體一直都無視事實,而高興於敘述社交媒體公司正在審查保守派。」沃克斯(Vox)政治與政策副編輯亞倫.魯帕(Aaron Rupar)在2018年發佈推文:「@foxandfriends為@GOPChairwoman提供了一個平台,在沒有任何反對的情況下鼓吹關於保守派在推特上被『審查』的惡作劇。」大眾信息(Popular Information)的創始人賈德.萊格姆(Judd Legum)在2019年發佈了推文:「保守派正在被社交媒體審查的核心主張完全是捏造的。」

韋弗寫道,媒體忽略關於大科技公司審查言論的報道,忽略科技公司在眾議院和參議院的聽證會報道,並將對審查的擔心標記為「陰謀論」。這樣的策略是使審查看起來好像根本不存在。

的確,特朗普總統的推文是出了名的,很多媒體不報道特朗普上任後所取得的成就,他就利用推特來說話。特朗普在2017年對霍士財經網新聞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莫(Maria Bartiromo)說:「說實話,如果這不是因為社交媒體的話,我懷疑我是否會來到這裏。」

韋弗寫道,特朗普的話,大科技公司聽到了,並作出了反應,大科技公司在2020年推出的100項新技術政策中,有26項被視為與選舉有關,比如,推特試圖禁用簡單的內容轉推,面書計劃在大選日後禁止政治廣告等。

韋弗還進行了對比,她在文章中寫道,當微軟行政總裁比爾.蓋茨(Bill Gates)和前國務卿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批評微型定位廣告(micro-targeted ads)的做法時,大科技公司聽到並聽從了。在民主黨人強烈抗議之後的幾周內,谷歌就限制了微型定位廣告。

科技雜誌OneZero的資深作家威爾.奧雷姆斯(Will Oremus)在網志發佈平台Medium寫道:「這種時間上的安排不可能純數巧合。」

大科技公司給拜登大筆捐款 利用其影響力竊選

韋弗指出,像面書、谷歌和推特這樣的公司在大選之前選擇站在拜登一方,並盡其所能來推動其勝利。

根據OpenSecrets.org的數據,推特和面書員工捐款的90%用於民主黨競選活動;Alphabet、微軟、亞馬遜、面書和蘋果的成員在2020年總統競選期間為拜登競選活動捐款10,243,589美元,特朗普從上述大型科技公司那裏僅收到427,047美元。

當左派接受郵寄選票時,大科技公司也是如此,但這意味著需要匆忙鎮壓對郵寄投票的任何批評,然而包括CNN和TechCrunch在內的媒體以前都曾警告過郵寄選票的危險。

特朗普因在2020年5月譴責「郵寄選票」為「實質性欺詐」而受到推特的審查。共和黨主席羅娜.麥克丹尼爾(Ronna McDaniel)2020年早些時候對推特審查郵寄投票進行了批評。她說:「推特錯誤地宣稱沒有郵寄投票欺詐的證據。這很奇怪,因為本月新澤西州的所有郵件主要都因欺詐問題而『受困』,3000張票被擱置一邊。」

韋弗分析表示,大型科技公司在告知和影響用戶方面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他們知道這一點,並濫用了這種權力來幫助竊取總統選舉。他們的行為證明,他們的目的是要影響選舉,因為即使在一切都結束之後,他們仍繼續通過審查制度打擊特朗普。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在推特上被至少審查486次,其中超過400個實例發生在11月3日之後。

韋弗最後指出,如果大科技公司擁有如此大的權力和影響力來操縱選舉,那麼對於任何選舉來說將不再有真正的公平。這是美國政黨、國會和聯邦政府都必須在下一次選舉之前解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