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別於2019年全球金融市場圍繞著中美貿易戰這一主題,2020年的全球財經脈動卻與中共病毒(俗稱新冠病毒、武漢病毒)的爆發與疫苗的出現息息相關。

這一場疫情讓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歷經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經濟活動瞬間降至冰點,金融市場人人自危,投資者從開始「甚麼都賣」的恐慌出脫,到後來經濟重啟之後呈現的股市不斷創高,演繹了一場恐懼和貪婪錯綜複雜的人心激盪,也是史上少見。

這一場疫情同時改變了全球人們的生活、工作、學習和娛樂模式,居家的時間增加、外出的時間減少,從而助長了「宅經濟」的龐大需求,舉凡線上購物、手機外送訂餐、遠距會議和教學、觀看線上影片等等,讓相關的企業在疫情的過程中異軍突起。

反觀傳統上需要大量人群的行業,如航空業、觀光業、旅遊業、餐飲業等服務業,卻呈現客戶人可羅雀、企業不斷裁員的窘境,大型的航空公司還有「太大不能倒」的政府紓困,許多缺乏財力奧援的中小企業卻早已搖搖欲墜。

整體經濟在疫後呈現了「K型復甦」型態,這意味著不同的行業有不同的復甦節奏和時程,是一種非同步的復甦型態,與此前大家熟悉的L型、W型或V型同步復甦型態有很大的差別。

股市等風險性資產的表現則相當戲劇化,在3、4月間當疫情在歐美首度大爆發時,許多投資者面臨一生從未見過的生存險境,他們選擇將手中持有的任何資產全數出脫,導致了許多金融亂象,如西德州原油期貨報價出現負報價,以及只有美元指數上漲、其它所有金融資產皆下跌的詭異現象。

2020年標誌著金融市場詭異的一年,投資者從極度恐懼到全面貪婪,股市領先經濟觸底,也領先經濟攀抵復甦高峰,不得不讓許多專家開始擔心另類泡沫化的問題。在此,筆者歸納出2020年十大重要財經趨勢,茲說明如下。

一、疫情爆發信心潰堤 經濟重啟後美股連創高峰

在年初武漢封城之後,有SARS經驗的亞洲股市歷經了一周以內的動盪便結束,歐美對疫情在中國爆發初期仍視為隔岸之火,股市仍舊上漲。

然而,到了2月下旬之後,歐美開始出現人傳人的警訊,許多聰明的投資者開始出脫持股。到了3月之後,歐美疫情迅速蔓延,民眾面臨了一生從未見過的生死關頭,許多地方進行封鎖,許多投資者認為末日來臨,因而將手上所持有任何可賣出的資產全數出脫,全球金融市場於是出現世紀大逃殺。

道指在2月下挫了10.8%,3月一度重挫28%,最低曾跌到18,213點,較年初的高峰回跌37.9%,早已進入跌幅20%以上的熊市。標普500指數和納斯達克也曾最低跌到3,393點和6,631點,分別較年初高峰回跌35.4%和32.5%。美股三大指數短短兩個月內從歷史高峰附近瞬間急凍,同步跌入熊市,也是史上罕見。

與此同時,代表市場波動的VIX恐慌指數也一度來到史上最高的82.68點。

3月下旬之後,隨著美聯儲端出史上最大寬鬆政策,股市開始止跌反彈。其後,5月初歐美各地開始解封,進行經濟重啟,維繫股市上漲動能,6月以後納斯達克指數創歷史新高價,其後標普指數於8月刷新歷史高峰,道指直到11月才衝到3萬點創新高價。

從3月下旬低檔起算,道指最高曾上漲66%,標普500指數漲70%,納斯達克大漲92%。三大指數從崩落至熊市、到牛市大漲,漲跌速度之快速也是史上僅見。2020年投資者目睹了一個從極端恐懼到極度貪婪的熊牛互換過程。

二、美聯儲猛然減息 創造史上最寬鬆環境

造成美股3月下旬的主要導火線是美聯儲的強烈鴿派態度,該央行除了史無前例地連續兩次意外減息,讓美國聯邦基本利率降為零之外,還承諾沒有上限的購債行動,從而穩定了投資者搖搖欲墜的持股信心。華爾街諺語:「莫與美聯儲作對」,美聯儲的出手確實終結了美股驚心動魄的一幕。

在這一個史上最大規模的央行造勢過程中,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由2月的4.1萬億美元,膨脹到12月的7.36萬億美元,膨脹幅度高達79%。受此影響,美國10年債孳息率由年初的3.14%,一度跌到6月的0.7%,12月約在0.89%。債市孳息率暴跌,代表美聯儲大舉入市、促使公債價格大漲。

除了債市受惠外,按揭市場也蓬勃發展。30年按揭固定利率同步由2月的3.47%降到12月的2.67%,創下歷史新低位。不斷下跌的按揭利率,刺激了美國房市的買氣,標普凱斯席勒房價指數在第三季同比增長5.51%,遠高於去年同期的1.46%增幅,顯示房市正受到央行低利率的刺激。

除了美聯儲大力寬鬆之外,全球主要國家的央行也同步寬鬆。據統計,截至10月為止,包括美聯儲、歐洲央行、日銀、中國央行等全球主要央行的整體資產負債表達26.8萬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38.5%。

全球央行同步的寬鬆,造就了疫後風險性資產的全球瘋狂追價浪潮,除了股市大漲之外,舉凡原油、銅等基本商品,以及金、銀等避險性資產也同步受惠,甚至連比特幣也獲得投機者青睞、再創歷史新高價。

一般估計,美聯儲可能在2023年開始緊縮目前史上最寬鬆的貨幣政策,但如果2021年全球經濟復甦速度快過預期或美國提早重現充份就業,美聯儲可能提早結束寬鬆行動。這意味著2020年是風險性資產大幅膨脹的一年,但2021年就不宜盲目追漲了,必須考慮美聯儲寬鬆政策趨緩的後效應。

三、原油期貨出現負報價 OPEC減產提振油價

2020年最戲劇化的金融產品或可說是原油期貨了,4月20日西德州原油5月份期貨出現-37.63美元報價,為史上僅見。造成負報價的原因是疫情飆升、全球原油需求驟降,全球油滿為患,期貨投機客因找不到儲存場所而不願交割原油現貨,因而導致願意付費讓接手者處理麻煩的現貨搬運和儲存問題。

所幸,原油期貨負報價僅是個短期的現象,此後油價一路上揚,6月上旬已漲到40美元/桶,接近頁岩油的開採成本,美國油企的營運警報暫時解除。

當時,由於全球經濟處於短暫癱瘓狀態,原油需求低迷,OPEC等產油國於是承諾在5月和6月每日減產970萬桶,以推升低迷的油價。此後因油價開始穩定,產油國於是縮減減產規模,8月降到770萬桶,並預定明年1月降為570萬桶。

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低迷,主要反映在航空運輸方面。據運輸安全管理局(TSA)統計顯示,2020年美國航空業傳統旺季期間載客量年減將近76%。美銀估計,航空旅行需求2022年將恢復疫情前的75%水準,2023年可望恢復至90%的水平。

國際能源署(IEA)報告預估,2020年全球每日原油需求量為9,210萬桶,較2019年減少790萬桶,至2021年衰退幅度則縮減至530萬桶。

12月以後,疫苗的好消息刺激國際油價持續上揚,西德州原油一度漲到49.43美元/桶。然而,美國能源資訊署(EIA)估計,2021年西德州原油平均價位為45.78美元,顯示美國能源主管當局對於明年的油價展望仍然不敢過於樂觀。

四、價值股全軍覆沒 宅經濟當紅 中小股年底接棒

2020年是顛覆價值投資的關鍵一年,以價值投資大師巴菲特為例,旗下投資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Berkshire Hathaway)在疫情爆發前曾買入約100億美元的四檔美國航空股,巴菲特當時信心滿滿地鼓吹投資者跟進,他盛讚航空股本益比超低,有大量的現金流入,是長期投資的絕佳標的。

然而,這場疫情卻是航空股有史以來最大的噩夢,對航空公司營運的摧毀力遠勝於2008年金融風暴。疫情爆發後,各國政府開始限制往返疫區的航班,民眾也人人自危、不敢搭機,導致航空公司出現營運史上最艱難的時期。

美國航空公司第二季出現史上最大的虧損,虧損金額達21億美元;聯合航空第二季淨損26億美元,第三季續虧18億美元;西南航空第二季虧損超過9億美元,第三季續虧11億美元;達美航空第二季淨損57億美元,第三季續虧53.8億美元。航空公司為了生存,只能大量刪減航班和裁員,另外也積極向聯邦政府請求數百億美元的紓困。

在疫情爆發前,美國航空業的績優生達美航空股價約為58美元,股災之後一度跌到19.38美元,年底前約漲回到40美元附近。一般估計,巴菲特持有的上百億美元航空股,大約以成本腰斬的價格全數出脫,損失估計達50億美元,或可說是巴菲特投資生涯中少數的重大挫敗。

巴菲特長期持有的銀行類股,也在這波疫情重創中成了一大輸家。巴菲特長期看好的富國銀行,疫情爆發前約在47美元,疫後最低層跌到21美元,12月只反彈到29附近。

反觀科技股,特別是宅經濟代表股,在這波疫情過程中業績不跌反升,股價經過3月的重挫之後,隨即展開強勁的回升,甚至數度刷新歷史高價。其中,亞馬遜今年漲幅達73%,網飛漲65%,蘋果公司漲54%,輝達漲126%,AMD漲109%,特斯拉更飆漲730%。

疫苗消息出現後,科技股的漲勢鈍化,部份投行開始倡導「類股輪動」的概念,主張傳統產業績優股將更受惠於明年經濟復甦,而科技股將因疫情緩解而獲利增漲動能放緩。

在這種背景下,代表小型股的羅素兩千指數11月大漲18%,12月續漲8%,累計2020年上揚17%,成為眾所矚目的美股指數。由於中小企業對於景氣的興衰特別敏感,許多專家解讀,羅素兩千指數年終之前的猛漲,意味著美國經濟2021年將邁入穩健的復甦,中小企業的營運將更上一層樓。

五、金價突破2000美元刷新歷史高價

在動盪的年代,黃金是許多保守投資者的首選。年初疫情爆發後,黃金並沒有立刻上漲,反而跟著股市下挫,很多投資者把手上握有的任何資產出脫,其中包括黃金,導致金價期貨在3月中旬一度跌到1,450美元/安士,半個月下挫近8%。

然而,隨著美聯儲迅雷不及掩耳地救市,黃金的投資價值悄悄被喚起。8月上旬,金價期貨一度漲到2,089美元/盎,創下史上最高價,前一波高峰在2011年9月,金價漲到天價1,923美元,當時的環境也是美聯儲三度祭出史無前例的量化寬鬆(QE)政策,刺激金價飆漲。其後,金價沉寂了9年才重創新高,期間的2015年12月還一度跌到1,045美元/安士。

金價在突破歷史新高之後,沒有像許多金蟲(指長期看好金價漲勢的人)所宣稱的一路漲到3,000美元甚至到5,000美元,而是連續四個月下挫,11月還一度跌到1,762美元。

金價從3月漲到8月,主要反映美聯儲創紀錄的寬鬆政策,以及美國聯邦政府2萬億美元紓困,導致美元走貶,從而創造黃金相對美元的增值空間。但自8月以後,疫苗的好消息輪番出現,刺激美股持續大漲,也讓許多經濟學家對2021年的復甦展望越來越有信心,黃金因而失去避險的作用,加上部份投資機構大戶轉進炒作比特幣,金價便頓失了上漲的動能,但2020年金價大漲23%,表現仍然十分強勁。

展望2021年,金價走勢將與全球(特別是美國)經濟復甦反向連動,若全球經濟復甦強勁,2,000美元/安士的心理關口恐怕很難再度突破;若經濟出現二度衰退,金價的避險需求勢必再起。

六、比特幣突破歷史新高 投機風潮再起

比特幣向來是金融市場投機指標,主因是它沒有全球央行的背書,也沒有實質的擔保品可憑藉,但卻受到許多黑錢、洗錢資金和投機客的簇擁,成為2020年異軍突起的另類金融現象。

比特幣從2010年有人以400美元開始交易,2017年12月飆漲到20,000美元之上,短短七年間暴漲49倍。此後,比特幣泡沫破滅,一年後的2018年12月最低跌到3,177美元,價格縮水超過八成。

去年底,比特幣價格已反彈到7,196美元,今年3月卻因疫情因素成為被拋售的對象,一度跌到3,869美元,跌幅達46%。但此後,比特幣也隨著股市上漲,10月站穩10,000美元關口後開始噴漲,12月又刷新歷史新高,一度衝到24,280美元,自3月低點起算飆升了5倍之多,漲勢之剽悍讓許多投資者瞠目結舌。

造成比特幣近月飆升的主要理由是資金從黃金撤出、轉進比特幣的效應。許多鼓吹比特幣價值的專家認為,黃金總市值約10萬億美元,而此時的比特幣總市值僅3,500億美元,未來只要攫取金市的1/10市值,比特幣就有機會衝到54,000美元。

儘管許多比特幣投資專家推薦買進的論點言之鑿鑿,但歷史殷鑑不遠,2017年的比特幣達到高峰之後立刻在1年之內崩跌八成,此時在天價投資比特幣無意飛蛾撲火,難保泡沫崩潰再度重演。

七、美元指數先上後下 成2020年最大輸家

美元匯價在2020年也出現了極為戲劇性的變化。在年初疫情爆發之際,美元也跟著全球金融資產一樣下挫,由美元對六種一籃子貨幣的美元指數在3月9日一度跌到94.63,比2月中旬的高峰99.9約回落5.3%。

此後,美元與全球金融資產走勢脫鉤,當大多數資產被投資者在疫情危急之中不計價殺出後,美元卻成了全球金融市場最炙手可熱的避險資產,3月20日美元指數漲到102.99,逼近2017年前波高峰103.8,做多美元成了當時最擁擠的避險交易。

可惜好景不常,當美聯儲二次意外減息至零利率,並承諾祭出史無前例的量化寬鬆政策,加上美國聯邦政府推出史上最大手筆的3萬億美元紓困方案之後,曾經一度被全球資金簇擁的美元卻成了人人嫌棄的燙手山芋。

美聯儲減息導致美元存款利差驟降,同時聯邦大撒幣也讓美國國債衝到27萬億美元,較2008年倍增。這兩大基本面的變化,成了美元最大的利空。一般預期,疫情直到2021年下半年才可大量緩解,美聯儲直到2023年都可能維持目前超寬鬆的政策,而聯邦政府發放的紓困金到第四季以後效果式微,近期密集協商第二輪紓困案。

美元指數在美國財政和貨幣政策大撒幣的利空威脅中,一路從3月的高峰102.99,跌到12月低點89.73,下跌幅度約12.87%,直逼2018年2月的前波谷底88.2附近。累計2020年美元指數約下挫6.4%,在全球各類風險與避險性資產表現中敬陪末座。

根據美銀調查,全球基金經理人目前最熱門的交易是放空美元、做多其它各類資產。展望2021年,多數專家仍然預期美元指數還可能續挫5%~20%。然而,由於美元是全球最安全的避險資產,當美國甚至全球景氣疫後穩健復甦之後,加上各類風險性資產此時已漲到出現泡沫味,美元指數的抗跌表現或許2021年又讓許多專家跌破眼鏡。

八、民眾生活習慣改變 宅經濟概念當紅

2020年這場疫情讓全球民眾生活、工作、學習、娛樂等各個層面都發生了本質的變化。從食衣住行育樂到健身,人們的消費習慣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在許多傳統行業因疫情而嗷嗷待哺之際,這些相關的宅經濟企業卻大發利市。

過去,人們習慣外出到餐廳用餐,但疫情讓多數人只能在家用餐,於是訂餐外送服務大量興盛,人們也減少到超市購物,改採線上訂貨送到家的服務,於是電商業績更勝於疫情爆發前。

電商巨頭亞馬遜股價今年大漲71%,總市值達1.5萬億美元。反觀全球最大的傳統零售商沃爾瑪,今年股價只漲23%,市值僅4,000億美元,為亞馬遜的1/4左右。

疫情也改變了民眾的工作方式,為了避免群聚接觸,許多人選擇遠距工作,透過視像會議等方式與客戶或同僚溝通。學生也多透過遙距教學方式,避開集體學習的染疫風險。在這種氛圍下,預估2020年筆記型電腦出貨可攀升至1.8億台,年增率達14.4%,創下2012年以來最快增幅。

全球最大的PC品牌惠普今年股價漲幅18%,全球市佔率第三名的戴爾(Dell)今年也大漲40%,雙雙表現優於標普指數的14.6%。

另外,提供遠距視訊軟件的Zoom公司今年股價飆漲458%,10月中旬股價一度漲到568美元天價,但12月隨著疫苗的出現而回落到375美元。即使如此,該股的歷史本益比仍然高達260倍,凸顯該股已被投資者瘋狂炒作。

宅經濟的另一代表作是網飛公司,該股今年漲幅約60%,表現雖不如亞馬遜犀利,但卻優於納斯達克的42%漲幅。這檔影音串流媒體目前歷史本益比約83倍,但上半年用戶數激增110%,有大者恆大的效應,12月股價約在512美元,華爾街分析師預期2021年有機會漲到700美元,長期上看1,000美元目標價。

疫情也讓健身器材廠商賺到盆滿缽滿。美國新創健身器材及線上健身課程商派樂騰(Peloton)今年股價飆升472%,市值直到12月仍創歷史新高,達476億美元。健身器材供應商諾德士(Nautilus)今年狂漲逾1,000%,該股年初曾跌到1美元左右,11月上旬曾飆升到27.8美元,12月還有20美元。

宅經濟的興起也帶動半導體晶片的出貨商機,全球半導體2020年增長率為1.2%,但2021年在高速運算(HPC)、5G應用與電腦需求的增長趨勢下,可能年增率超過10%。費城半導體今年漲幅高達50%,指標股輝達今年大漲126%,AMD漲幅也高達100%,正反映半導體未來的高增長趨勢。

九、疫苗出現激勵市場信心 防疫股落馬傳統股補漲

對金融市場投資者來說,從3月底的股價觸底回升,到5月之前都是處於跌深反彈架構,5月之後就是歐美經濟重啟憧憬的激勵,進入第三季之後,疫苗的輪番好消息刺激了股價進一步創高,從6月的納指首先創新歷史高峰,8月由標普500指數接棒刷新歷史高價,成份股中傳產比重高、最受疫情重擊的道指直到11月也突破歷史新高。

尤其在11月以後,生技公司Moderna和輝瑞分別發佈疫苗有效性超過九成的好消息,大幅提振了股民的持股信心,道指也在11月正式站上歷史新里程碑的3萬點關口,許多此前因疫情受害的傳產績優股紛紛展開補漲行情。

達美航空11月累計大漲31%,美國航空大漲32%,聯合航空漲33%,西南航空也漲17%,波音公司大漲約46%,嘉年華郵輪大漲45%,皇家加勒比郵輪大漲約40%。這些航空和郵輪類股都是今年疫情下虧損纍纍、股價大幅崩跌的受災股,11月的疫苗好消息激勵了投資者追價的持股信心。

此外,集傳統經濟之大成的金融股也在11月表現不俗,全美最大銀行股摩根大通大漲20%,花旗集團漲近33%,富國銀行漲28%,高盛漲22%,摩根士丹利漲35%。銀行類股11月的表現跑贏道指和納指的11.8%漲幅,意味著保守性的資金開始進駐這些景氣循環補漲股,大有看好2021年景氣復甦的意涵。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疫苗已在12月開始接種,但負面的消息卻不斷傳出,許多被施打疫苗者出現嚴重的過敏反應,部份專家質疑疫苗開發時間太短、疫苗的效用被藥廠誇大,許多民眾仍然不敢施打疫苗。

此外,英國在12月初首度出現病毒新變種,全球各地也陸續傳出變種病毒,冬季的疫情反而伴隨著疫苗的出現而大幅度爆發,這讓部份專家擔心至少明年3月之前整體防疫情勢仍然相當嚴峻。

詭異的是,研發疫苗的輝瑞公司在宣佈疫苗有效性達九成以上的好消息之後,行政總裁反而出脫六成個人持股(價值約560萬美元),此舉引來投資者不滿。另一家疫苗股莫德納(Moderna)股價也在12月初創下歷史高峰169美元之後,短短半個月內崩跌27%。這意味著,疫苗股的高管和投資者已將疫苗出現的好消息當成最後的利多處理,陸續賣出持股了。

十、2021年復甦可期 金融市場卻早已反映

在疫苗推出之後,多數經濟學家預期2021年全球經濟景氣復甦可期,一般估計美國2020年GDP衰退3.5%,並認為2021年可望增長到5%以上。根據美聯儲12月估計,美國2020年或衰退2.4%,但2021年增長4.2%,兩項估值都較9月的預測上修。

儘管2021年復甦展望可期,但面對疫情新變種病毒此次的來勢洶洶,至少在明年第一季之前,整體景氣的展望不會很快好轉,主因是許多歐洲國家已祭出防疫管制措施,美國部份地區也限制商店的營業時間,許多酒吧、餐館被迫歇業,日本更祭出明年1月底之前禁制外國旅客入境的禁令。

這些來自各國政府的防疫鐵腕手段,勢必影響明年第一季的經濟活動。部份悲觀的經濟學家預測,美國第一季GDP可能再度呈現負值,真正明顯的復甦可能出現在明年下半年之後。

然而,今年以美股為首的全球股市已領先2021年經濟復甦而大幅上漲,道指今年漲幅約5.8%,標普500指數漲14.6%,羅素兩千指數漲20%,納斯達克大漲42%。

美股上漲至此,估值已不便宜。根據標普500席勒通脹調整後本益比,12月的估值已達33倍,創下2000年網絡泡沫42倍以來的另一高峰,遠高於2009年3月金融風暴後低谷的13倍。越高的本益比估值代表著投資者對股市長期增長的信心,但也反映整體股價已不便宜,意味著未來再大幅飆漲的空間已大幅限縮。

不過,多數華爾街專家仍然對於2021年股市的展望充滿信心,他們多根據今年的走勢進行預測,樂觀估計2021年底標普500指數可望漲到4,500點,較最新的報價3,700點附近約有21%的上漲空間。

但就像今年沒有人預期疫情突來讓美股3月崩落熊市,然後又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轉為牛市一樣,2021年股市表現將會如何?或許仍然充滿一些不可知和不可抗拒的外因變數,投資者應該如履薄冰、小心因應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