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聯邦政府正在審查維州政府與中國江蘇省之間達成的一項研究協議。專家稱該協議可能會讓澳洲科學家的工作成果被中共政府盜竊利用。

維州—江蘇技術與創新研發(Victoria-Jiangsu PTIRD)協議由維州工黨政府在2015年簽署,並於2019年續簽。該協議為維州的公司和大學提供最高20萬澳元的資助,以便與中國江蘇省的公司分享知識產權和開發新產品。該協議涉及先進製造、航空航天、生物技術、醫藥、信息和通信技術以及環境保護等領域的創新研究與開發。

據《時代報》報道,兩名了解澳洲對外國協議審查程序的聯邦政府資深消息人士表示,該協議已被外交部認定為是有可能違反澳洲國家利益的協議。

這兩位因未獲授權公開發言而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說,該協議是聯邦政府將仔細審查的協議名單中的一個。

本月早些時候,澳洲通過了《外交關係法》,該法案允許聯邦政府取消各州、地方政府或大學與外國達成的、被認為是有損國家利益的協議。

澳洲國防部前中國問題分析部門主管Paul Monk博士說,維州—江蘇協議可能會讓與中共有關聯的公司獲得澳洲知識產權。對於有關協議的審視應該從中共意圖增強其軍工實力的角度來看待。中共官媒曾報道,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最近宣稱要以打贏戰爭為目的增強軍工實力。

Monk博士說:「他們(中共)有一個快速增長的、高科技的軍事行業,該行業是私營企業和中國(共)政府之間緊密結合(的產物)。這項協議必須在這個背景下看待。這項由中國(共)政府推動的協議很可能有一些我們可以提供的、他們想要的東西,否則他們會自己研發。因此,我們必須問:我們能給他們帶來甚麼(知識產權),甚麼是他們正在尋求的?」

維州—江蘇協議的前兩輪經費資助了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在製造和材料技術方面的研究;沃爾特和伊萊扎霍爾研究所(Walter and Eliza Hall Institute)在乙肝潛在治療方法方面的研究;迪肯(Deakin)大學的採礦廢水處理膜技術;斯威本(Swinburne)大學的3D混凝土打印技術;墨爾本大學的生物有機肥料開發;以及由莫納什(Monash)大學、迪肯大學、墨爾本大學和伯納特研究所(Burnet Institute)共同參與的量子資訊科技項目。

協議指南稱,項目結束後,中澳雙方將獲得現有背景知識產權和合作期間創造的新知識產權的受益所有權。

Monk博士說,與美國或英國等盟友政府達成的研發協議不會帶來類似的風險,因為澳洲公司與私人公司或政府本身打交道的情況會很透明,但「任何的認為中國(共)是某種正常的、開放的、自由市場經濟的想法都是妄想。這是一個軍國主義、重商主義的政府,(戰略)產業由政府擁有,並以增強軍事實力為目標。」

西方官員多年來一直對中共利用研究合作,使用顛覆性手段收集其它國家的知識產權感到擔憂。非政府研究機構美國知識產權委員會2017年估計,中國的知識產權盜竊每年給美國經濟造成2250億美元(相當於2960億澳元)至6000億美元的損失。關於知識產權的爭端一直是中美兩國貿易戰的核心。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研究員Nathan Attrill表示,維州—江蘇協議說明了與外國簽署的「隱藏」條款和高技術條款是如何產生巨大風險的。

Attrill認為,「澳洲方面有一點天真,希望只是為了協議而簽訂協議。澳洲的大學界尤其如此。」

他說,維州—江蘇協議中精選的行業包括航空航天、資訊科技、生物技術和先進製造業,與中國(共)試圖向澳洲等經濟發達國家學習的領域是一致的。

Monk博士說,中共正在表現出「公然的攻擊性」,試圖通過對包括煤炭和牛肉在內的出口產品進行貿易打擊來「羞辱和壓制」澳洲,而這些舉動都是在澳洲提出對危害全球的大瘟疫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對人權和國家安全進行調查的外交角力之後發生的。

維州州長Daniel Andrews因其工黨政府與中共簽訂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諒解備忘錄而受到聯邦和州聯盟黨議員的批評。聯邦政府給維州政府三個月的時間來說明該協議。

一帶一路協議的批評者說,這是中共試圖通過債務外交加強其影響力的嘗試,但安德魯斯政府稱,其參與該協議是為了該州的貿易和就業。

安德魯斯政府的發言人稱,江蘇協議也是 「為了推動創新和為維州人創造就業機會」。

但維州反對黨領袖Michael O'Brien表示,簽署該協議顯示出州長安德魯斯願意冒著「維州就業、知識產權和國家利益的風險來追尋他與中共政府的關係」。

聯邦政府也參與了與中國的科研項目,但項目指南並沒有規定背景知識產權在項目結束後為雙方所有。

2020年11月,聯邦教育部長Dan Tehan悄然宣佈,在安全機構審查之前,暫緩向澳洲科學家提供18項研究經費。

澳洲研究理事會(ARC)的資助通常多達幾百萬澳元,由科學家組成的獨立小組推薦,但必須要得到聯邦教育部長的批准。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中共問題專家周安瀾(Alex Joske)說,過去澳洲研究理事會的撥款曾被用於與中共軍方合作的項目。「我希望安全機構在評估中謹慎,以確保經費會被適當使用,而且不會超出範圍。」

教育部長Tehan在2019年宣佈了新的自願性指導方針,敦促大學審查其研究夥伴的背景,以及它們與外國政府的任何關係。

中共每年在研究領域的投資達5000億澳元,2020年已超過美國成為澳洲的主要研究合作夥伴,在澳洲發表的文章中有16.2%涉及到隸屬於中共機構的研究人員。#

了解更多澳洲即時要聞及生活資訊,請點擊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