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高中生正在提訴內華達州的一所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原因是該校基於「批判性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的課程,正對學生進行「強制性的意識形態灌輸」,將迫使學生將自己的身份與壓迫聯繫在一起。

(譯註:特許學校是接受政府資助但獨立運作的公辦民營學校,不受一般教育行政法規約束,但需對教育成果負責。)

這項12月22日向內華達州聯邦法院提出的訴訟,被稱為「克拉克訴州公立特許學校管理局案」(Clark v. State Public Charter School Authority)。

訴訟中,年輕的原告威廉‧克拉克(William Clark)和他的母親加布里埃爾‧克拉克(Gabrielle Clark)稱,他們在第一和第十四條《憲法修正案》的權利受到了侵犯。據稱,學生們被告知,若他們拒絕對壓迫性群體表示認同,就是在行使自己的特權,或強調自己作為壓迫者的角色。

這宗訴訟,是由總部位於伊利諾伊州的「學堂權利」(Schoolhouse Rights)組織所提起的,該組織網站將其使命描述為支持「捍衛學生於公共教育中良知自由的民權訴訟」,並支持「孩子成長過程中,父母指引與教導子女的權利」。

這位學生在拉斯維加斯就讀一所民主預科學校(Democracy Prep),他的母親是黑人,但去世的父親是白人。他表示,在為期一年的必修課「變革社會學」(Sociology of Change),以及另一門讓學生進行政治或社會工作項目的必修課「改變世界」(Change the World)中,他覺得課堂環境充滿敵意,讓他感覺受到了歧視。

民事訴狀(complaint)表示,由於這些所謂的「公民課程」是新管理人員實施的,名稱也與以前的課程相同,因此像克拉克夫人這樣的父母,「直到他們開始看到對孩子的有害影響,才意識到課程已轉變為強制性的意識形態灌輸。」

訴狀指出,新課程在「交織性」(Intersectionality)和「批判性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等理論的旗幟下,加入了意識提升(consciousness raising)和制約訓練(conditioning exercises)。

訴狀寫道:「這些課程⋯⋯不是描述性或信息性的,而是規範性和規定性的:他們要求學生『學習』和『反擊』所謂的壓迫性結構,這些結構隱含在家庭協議(family arrangements,指在家庭成員內部達成的非正式協議,一般用於財產分配等)、宗教信仰、習俗、種族、性別、性別認同中,他們必須透露所有這些信息,並接受非公開審訊。」

威廉被指示「在課堂上『捨棄』(unlearn)他母親傳授給他的猶太基督教基本原則」,接著學校基於他的信仰,對他進行攻擊。

「一些種族、性、性別和宗教身份,一旦暴露出來」,訴狀稱,「將在課程中正式提出,並被視為先天固有的問題,賦予道德上的貶義。」

訴狀稱,校長向克拉克夫人表示,改版後的「變革社會學」課程,使用的理論基礎被稱為「交織性」,是由政治活動家、學者和「批判性種族理論」倡導者金柏莉‧坎秀(Kimberle Crenshaw)所啟發。

坎秀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哥倫比亞法學院的法學教授,被認為是黑人女權主義法律理論的權威,據說她創造了「交織性」一詞。

訴狀表示,威廉‧克拉克的老師向學生們打招呼,常說:「你好,我的社會正義戰士們!」,並要求他們進行「揭露種族、性、性別、性傾向、殘疾和宗教身份」的工作。

威廉被告知,下一步將確定他的部份身份「是否帶有特權或壓迫性」。

克拉克一家提出的法律論點是,威廉被強迫「在課堂口頭練習和書面家庭工作中,對他的種族、性、性別和宗教身份做出自白,而這些都要受到學生、教師和學校管理人員的審查、審問,並貼上貶低性的標籤」,被告「正脅迫他接受和肯定,他在良知上無法肯定的政治化和歧視性的原則和言論」。

克拉克家人表示,學校一再威脅威廉「如果他不遵守他們的要求,就可能遭受成績不及格和不能畢業等實質傷害」,並拒絕滿足他提出合理的住宿需求。

對進步主義左派超速發展的反抗

政策學者、保守派作家史蒂文‧海沃德(Steven Hayward)在電力線網誌(Power Line Blog)上讚揚了這一訴訟,稱這是針對極左派接管美國機構的「積極抵抗」和「反革命」的濫觴。

海沃德寫道:「雖然誤入歧途的千禧一代,目前嚴重傾向於進步主義,但為了反抗今年進步主義左派全面的超速發展,下一代年輕人將大幅傾向右派。」

這場官司是在特朗普總統9月22日,發佈第13950號行政令後發生的。該行政令禁止軍方、聯邦機構和聯邦承包商,在工作場所培訓中宣傳「批判性種族理論」中的「分裂概念」。

批判性種族理論是一場知識份子運動的基礎。退休聯邦法官、20世紀被引用量最高的法學學者理查德‧波斯納(Richard Posner)稱其信奉者為「激進法律平等主義」的「瘋狂核心」(lunatic core)。

已故的德里克‧貝爾(Derrick Bell)是前總統奧巴馬在哈佛法學院就讀時的教授之一,他是推廣該理論的最著名學者。

雖然特朗普提到了「批判性種族理論」,但在正式的行政令中並沒有提及該理論,而是將其描述為「一種惡意的意識形態,現在正從美國社會的邊緣遷移,並有可能感染我們國家的核心機構」,包括在「全國各地的工作場所的多種培訓中,甚至包括聯邦政府各部門和聯邦承包商之間的培訓」。

這種意識形態「植根於一種惡毒和錯誤的信念,即美國是一個不可救藥的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的國家;一些人僅因其種族或性別而成為壓迫者;種族和性別身份比我們作為人類和美國人的共同地位更重要」。

據《今日美國》(USA Today)報道,奧巴馬任命、常駐加州聖何塞的美國地區法官貝絲‧拉布森‧弗里曼(Beth Labson Freeman),於12月22日發佈了針對第13950號行政令的全國性初步禁令。

她同意一個LGBT多樣性培訓組織的觀點,該組織認為,該行政令侵犯了其言論自由權。

「原告已證明,他們的憲法權利確實可能受到侵犯⋯⋯原告所從事的工作,對以往服務不足的社區極為重要。」弗里曼在命令中寫道。

《大紀元時報》在假日周末聯繫了州公立特許學校管理局的執行董事麗貝卡‧費登(Rebecca Feiden),要求其發表評論,但截至發稿時尚未收到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