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中,北京昌平區的野蠻強拆引發民怨。為抵制強拆,昌平三鎮一夜之間出現了很多符咒,當地民眾對強拆表示痛心,包括很多共產黨員認清共產主義的荒謬。

12月以來,北京昌平區崔村鎮、興壽鎮、小湯山鎮等地大舉強拆,數九寒天居民遭斷水斷電。黑保安翻牆進入小區對抗議的業主進行圍攻毆打。有的人被迫離開了,有的人還在堅守家園。

北京昌平市民張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無法保護私有財產,讓所有人都寒心,也讓中共黨員認識到中共的齷齪和卑鄙。

他介紹,很多朋友都在關注這件事件,他們私下裏或者半公開說出來。曾經是黨員的看到這件事之後,都感覺非常的後悔,非常的慚愧。「因為他們沒有想到共產主義的理論那麼的華麗,但是現實卻是做出這麼的齷齪和卑鄙(的事)。」

「一方面是讓所有人都寒心,另一方面也開始讓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共產主義實際上非常的荒謬和荒唐。」

北京大學中國畫法研究院院長在香堂村的四合院亦被曝遭拆除,范曾的鄰居、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楊玉聖在社交媒體發佈了相關影片。而在此強拆過程中,未見到范曾本人對外發聲。

范曾因多次賦詩及發表書法作品歌頌習近平,被網友嘲諷畢生謳歌權力卻換來挖掘機伺候。張先生認為,范曾的文化積澱和人脈都應該比較廣,「不管他們支持不支持習近平,他們都無法保護自己的私有財產,都有會被侵害的一天。都應該是痛心的,自己畢竟在那生活那麼長的時間。」

他介紹:「楊玉聖教授的房子現在還在,但是水電氣都已經沒有了。范曾家的四合院已經拆掉了,七間正房三間廂房,已經完全都變成一堆的瓦礫了。其實對於中國北京的民宅來講這是標準的四合院,是小建築,小四合院的一個套院的標準制式。」

張先生說:「還有一點非常殘忍的事情,就是他們把所有的地上物完全都摧毀,如果說院子裏有大塊的園藝的石頭、有大棵的樹,他們一概摧毀的。花草樹木這個園藝石頭啊,假山啊全摧毀埋下去了。」

「可能是怕人回來找自己的家,認出這個地方,將來可能會有更多的人,會站在一起維護自己的權利。」他說。

公開資料顯示,北京昌平香堂文化新村是當地政府二十多年前的一個招商引資項目,以便宜地價招攬文化名人自建房屋居住,合同土地使用年限為五十年。

《北京市禁止違法建設若干規定》自2020年11月15日起施行,強制拆除權下放到基層。於是當地鎮政府公然撕毀合同,此前的招商辦被指變成強拆辦。不法拆遷被指喪盡天良。

從「龍脈」到「符咒」

原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發推表示,香堂村強拆事件是中共北京當局製造的人道主義災難事件,是中共政權流氓化的又一罪證。

據蔡霞披露,有「高人」給習近平看風水做京城規劃,說香堂村房壓了龍脈氣口,於是強拆房。

為了抵制非法強拆,不少業主在門口貼上符咒,阻嚇強拆人員。張先生透露,不管是在興壽鎮還是小湯山鎮、崔村鎮,很多符咒現在都在流行。這個符咒一夜之間都出現了。

張先生說,「我聽說有的人是找到了有這方面能力的一些個高人的指點,給他們畫了符咒,我就看到了有三個版本的符咒在北京昌平附近流行。很多人貼上符咒之後,因為拆遷隊員不敢動,而保住了自己的房產。」

對此,張先生認為有些好笑,「他們無法讓共產黨去保護自己,無法讓中國(中共)政府去保自己,他們開始讓神鬼和天地的神明來保護自己。」「因為拆遷隊員的心目中,可能還是對中國的天地神明有所忌憚和畏懼的。」

「還有一個靈異事件是有人給我說的,這個符咒發現一旦被撕下一點之後,照相就照不進去了,它(變得)非常的模糊了,不知道為甚麼,但是肉眼看到是非常清楚的。」他說。

據介紹,拆遷隊員現在不敢進到很多人的院子裏,因為有這個符咒在這個柱子上,或者是門口或者在柵欄上、玻璃房上。他們就打電話找110報警。

「至少兩宗拆遷隊走到這個符咒面前是不敢下手的。」張先生說,「110過來之後,也不敢揭這個咒,警察就找到業主,要求業主停止傷害這個施工隊,說施工隊不能被詛咒,他們是正當執法。業主就說不揭,揭了之後鉤機上來的話,我們連上法院的這個機會都沒有了。」

符咒是否靈驗尚未可知,但據一段網傳影片顯示,北京昌平區香堂村強拆僱用了一千多名保安24小時巡邏,業主在與保安的對話中了解到,這些保安都是一些農家子弟,20歲左右的年輕人,想考保安證被扣押身份證稀里糊塗推上了前線,一個月的收入僅2,000元人民幣,沒有執法證件。

「(強拆)太厲害了,不敢搞,誰給他賣命啊!」一個小伙子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