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被命名為B.1.1.7新病毒,看上去無害的而實際上是十分可怕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新變種,最近在英格蘭東南部爆發,促使英國政府加強了對該地區的封鎖。雖然我們不知道所有的細節,但是專家們越來越相信,它比其他病毒更容易傳播。

以下是「霍士新聞網」(Foxnews)彙編其目前所了解到的有關這種新病毒株的相關信息。

它是甚麼?

據《科學雜誌》報道,B.1.1.7是「沙士-冠狀-2」(SARS-CoV-2),即中共病毒的一個變種,它有23個突變,其中8個是病毒用來結合併進入人體細胞的刺突蛋白。

它是從哪裏來的?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法,這種病毒是9月21日在英格蘭的肯特郡(Kent County)被首次檢測到,然後在11月蔓延開來。

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從那時起,它已經成為英格蘭最常見的中共病毒變種,佔英國從10月至12月13日診斷出的新感染病例的50%以上。

據《科學雜誌》(Science Magazine)報道,一些科學家現在認為,這種病毒可能是在免疫系統受損的人體內發生的變異。

《生命科學》(Live Science)雜誌此前對此報道稱,這是因為與流感不同,新型冠狀病毒在複製時可以糾正自身錯誤,因此往往會獲得一個相當穩定的基因組。

然而,研究已經表明,免疫系統減弱的人——例如,因為他們正在服用免疫抑製藥物或接受化療——可能會在數個月內隱藏攜帶傳染性病毒。這反過來又會給病毒許多機會獲得突變,幫助它複製或逃避免疫系統。

這些突變是怎麼回事?

我們對此還不能確定。一般來講,病毒一直都在變異,但大多數這些變化都不會影響病毒的致命性和傳染性。在這種情況下,其中一些突變可能純粹是偶然產生的,並且可能不會影響病毒的功能。

但有三種突變尤其令專家擔憂。

其中一個是稱為69-70Delta的兩個胺基酸缺失,它首次在一個正在接受免疫抑制劑治療的患者身上被檢測到,該患者體內出現了中共病毒。病人接受了瑞德西韋、恢復期血漿和中和抗體治療,但幾個月後,患者死亡。

研究人員在12月19日發表在Mediv數據庫的一篇預印文章中報告說,儘管病毒最初並沒有這種缺失,但它在接下來的幾個月的時間裏獲得了這種缺失。作者懷疑它的進化是為了逃避免疫系統。(該結論尚未經過同行評審。)

與這種缺失相關的另一個問題是,它可以使中共病毒(SARS-CoV-2 PCR)檢測的目標之一,即眾所周知的S基因,錯誤地呈現陰性檢測結果。一些測試只是在這個S基因中尋找陽性,因此會錯過這個新的變種。

然而,世界衛生組織說,大多數PCR檢測都會去尋找刺突蛋白的三個獨立區域,因此這些檢測不會受到影響。

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稱,另一種突變被稱為N501Y,它改變了中共病毒(SARS-CoV-2)受體結合域的關鍵胺基酸。在這個結合域中,在病毒依附於人體細胞上ACE2受體結合的部份,胺基酸天冬醯胺(N)被酪氨酸(Y)所取代。

9月份發表在《細胞》(Cell)雜誌上的一項研究發現,這種變異體與ACE2受體的結合,比其他版本的中共病毒更緊密——至少在實驗室培養皿中是這樣。

來自南非和澳洲的幾十個中共病毒(SARS-CoV-2)的樣本中,都檢測出這種呈陽性的突變。實驗室測試表明,來自南非和英國的變異體都分別進化出了相同的突變。這表明,這種類型的突變可能為這種病毒提供了一種進化優勢。

第三個可疑的突變是P681H,它也位於該病毒的受體結合域。據《科學》雜誌報道,根據英國中共病毒疾病基因組學聯盟(COVID-19 Genomics Consortium UK)發佈的初步信息,這個突變位於「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Furin cleavage site)旁邊,這是為了讓病毒進入細胞而必須切開的突起蛋白。

它是否變得更容易傳播?

是的。根據數學建模和傳染病中心(Center for Mathematical Modeling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簡稱CMMID)的一項尚未經過同行評審的研究,專家們現在認為,這種新變異的傳染性比其他主要菌株高出50%到74% 。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基本傳染數R(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會增加0.4,而基本傳染數字R決定了每個感染者會把病毒傳播給多少人。

該研究發現,根據這種增長模式,到1月中旬,倫敦、東英格蘭和南英格蘭90%的新增中共病毒感染病例可能都會是由這種新變種所引起的。

它是不是變得更加致命?

對此我們還不知道,但是專家們懷疑,答案是否定的。然而,如果它更容易傳播,那就意味著會有更多的人將被送往醫院。一旦醫院不堪重負,病情最嚴重的病人的護理質量就會下降,這就可能間接導致比預期更高的死亡率。

數學建模和傳染病中心的研究發現,這種新的變異可以解釋,為甚麼英格蘭東南部住院人數出現上升的原因。要是由於病毒的擴散,而不一定是因為病毒更危險。

該數學建模和傳染病中心還進行了另一項也尚沒有經過同行評審的研究。該研究嘗試使用一個數學模型來觀察病毒在倫敦的快速增長,是由於傳染性增強,還是由於它會變得更加致命。後者並不能很好地匹配數據,而前者則能夠很好地匹配。

這種變異已經擴散到美國了嗎?

到目前為止,科學家們還沒有在美國的任何地方檢測到這種變異病毒,儘管美國還沒有像英國那樣對病毒樣本進行大規模基因測序。例如,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的說法,截至12月,美國已經對1700萬個已確定的中共病毒(SARS-CoV-2)感染病例中的5.1萬個病毒樣本進行了測序。而英國已經測序了兩倍於美國的病毒樣本,儘管英國的確診病例僅比美國略多十分之一。

美國愛荷華州大學(University of Iowa)的免疫學家和兒科傳染病專家斯坦利·珀爾曼(Stanley Perlman)博士告訴傳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Center for Infectious Disease Research and Policy),他懷疑這種變種病毒已經在美國出現。

孩子們會更容易被它感染嗎?

過去的一些證據表明,兒童可能對新型中共病毒不那麼敏感。但如果這種新的變異能夠更容易地附著在細胞上,那麼它就有可能會比以前更容易在兒童中傳播。然而,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證明這是否屬實。

在這種病毒在英國的感染率在上升的同時,兒童感染人數也在上升。但當孩子們在秋季學年回到學校時,並沒有出現相應的上升趨勢。當時學校還開放著,而許多其他的設施都被關閉了,所以有可能,學校可以成為病毒傳播機會相對較少的地方之一。因此,我們還不能說,孩子們會更容易地感染和傳播這種變異病毒。

疫苗對這種新變體病毒有效嗎?

大多數專家認為,新開發的疫苗仍然可以對抗新的英國變種病毒。當疫苗刺激免疫系統時,身體就會建立一個細胞庫,與病毒的許多不同部位結合。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說法,病毒少數幾個位點的突變可能還不足以降低疫苗的有效性。

生物技術公司BioNTech聯合創始人兼行政總裁Uğur Şahin在新聞發佈會上對此表示:鑒於新變異基因上99%的蛋白與輝瑞-BioNTech公司的mRNA疫苗的目標菌株相同(Moderna公司的疫苗也非常相似),新的疫苗很有可能仍然會起作用。

Şahin告訴英國《金融時報》,隨著時間的推移,可能會出現一種新的變異,這種變異會逃避我們的一些疫苗,就像流感疫苗需要每年更新一樣。而新的mRNA疫苗可能會在大約六周內更新,以應對新的突變。

我們能做些甚麼來阻止這一切病毒的傳播?

這些新變種,仍然是以普通形式的中共病毒傳播的方式在傳播。這意味著,自3月以來的,每個人為防止病毒傳播所做的事情,同樣也適用於這種新的英國變種病毒:洗手、保持社交距離、戴口罩和保持良好的通風。嚴格遵守這些規則,避免不必要的外出,將有助於防止病毒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