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對特朗普總統任職四年的情況做一個回顧總結,必須全面客觀地看待他本人在競選時承諾要實現的目標: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聽新聞:

要回答這個問題,當然首先需要明確是甚麼使美國變得偉大,並詢問特朗普總統在多大程度上使美國朝著這一目標前進。

如果有人像我一樣,認為美國的偉大之處在於,它必須是一個在上帝之下的自由國度,以及這個理念是使美國保持經濟繁榮和道德高尚的核心,我認為特朗普總統的成就是巨大的。

今年9月開展的一項蓋洛普民意調查(Gallup poll),詢問登記選民,與四年前相比,是否「現在更好」?有56%的受訪民眾給予肯定回答。這一數字是自列根於1984年競選連任時首次提出這個問題以來,任何一位競選連任的總統中佔比最高的。

我將分三個部份列出特朗普總統的主要成就:經濟改革恢復了強勁的經濟增長;任命全國各地的聯邦法官,直至最高法院,由他們恢復以保守主義原則為指導的聯邦司法機構;在中東實現新的和平,這似乎是任何人都無法企及的。

至關重要的另一點是,特朗普政策對美國的少數族裔來說是一個福音。儘管左翼煽動者成功地將特朗普總統描繪成種族主義者,但事實表明,實際情況完全相反。

2017年簽署的《減稅和就業法》(TCJA)推動了美國多年來未見的經濟增長。

放鬆管制,進一步輔助這一政策。減稅和放鬆管制旨在恢復美國企業的全球競爭力,並恢復有利於投資的條件,從而促進就業增長,失業率降至不可思議的3.5%。

而且,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在特朗普任職的頭三年,黑人每周全職收入的中位數增長了19%,達到806美元。在此之前,奧巴馬在經濟衰退後的七年任期內僅增長了11%。」

根據美聯儲2019年消費者財務調查的數據,2016年至2019年間,美國家庭淨資產的最大增幅發生在收入最低的20%的家庭中,增幅達34.3%。

黑人家庭收入中位數在2019年增長7.9%,實現有史以來最大的年度增長。

此外,在2019年,收入超過75,000美元的黑人家庭的百分比達到29.4%,有史以來首次超過佔比28.7%的收入低於25,000美元的黑人家庭。

繼特朗普最近一次對最高法院大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任命獲得確認後,現在最高法院中的保守派人數以6比3佔優。

在特朗普總統做出的220個聯邦司法任命的整體背景下,這為我們這個上帝之下的自由國度建立了強大的保守主義法律基礎。

不管自由派怎麼說,這對少數族裔的美國人來說還是極為重要的。例如,最高法院今年早些時候在埃斯皮諾薩訴蒙大拿州財政部(Espinoza v. Montana Department of Revenue)一案中做出裁決,認定該州禁止將公共資金用於就讀私立宗教學校的獎學金的行為違憲【被稱為布萊恩修正案(Blaine Amendment)】。這是貧困和低收入的美國人迫切需要的有關擇校的福音。

當然,一個持保守立場的法院提高了制止毀滅美國黑人的墮胎殺戮的可能性。

特朗普總統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並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這種勇氣照亮了整個世界。現在,我們看到以色列與阿拉伯和穆斯林國家之間達成了新的和平協議,這是前所未有的。

這就叫做領袖。

儘管有來自左派的干擾和歪曲,但事實表明,特朗普總統在使美國再次變得偉大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

原文President Trump: Promises Made, Promises Kep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斯塔爾‧帕克(Star Parker)是市區重建及教育中心(Center for Urban Renewal and Education,簡稱CURE)的創辦人兼主席。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