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躍於紐約新聞界三十多年的Mary陳女士是上個世紀百萬逃港大軍的一員。回顧她的前半生,她感歎在兩個人生的重要關頭,都幸運地做出正確抉擇。

正值美國大選開啟正邪大戰之際,陳女士跟記者講述了自己在人生關頭找尋真相的過程,希望給讀者一個借鑑,在風雲變幻的大時代背景下,每個人所面臨的選擇。(接上)

⇒推薦閱讀:紐約老報人憶往論今:大時代下的抉擇(上)

以下根據訪談資料整理,以第一人稱敘述。

感謝偉大的美國

到美國後,一大批(來自香港的難民)朋友都在紐約,一部份在加州三藩市,絕大多數人都非常努力。現在華人社區裏面的很多成功人士,都有像我這樣的經歷,他們有的生意成功,有的唸書念得很好,在美國社會的大公司中做主管的都有。我們都非常感謝美國接納我們,讓我們可以生活在免於恐懼、自由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國。

對前一段時間的反送中運動與現在的美國大選,這批人九成以上都和我持同樣看法,他們都覺得,第一,香港反送中一定要堅決支持;第二,我們支持特朗普不是支持他一個人,而是支持他的傳統理念,支持他堅持反對共產主義、在美國推行民主自由的制度,大家都是一樣的看法。

全球化是一個大陷阱

全球化的概念不能光看表面的含義,裏面有很深刻的內容。所謂的全球化,他們是在落後的地區找勞工,只顧企業盈利,不顧對環境造成破壞。

全球化對香港而言,香港很多公司到大陸發展,香港的工作機會沒有了,很多金融銀行等大機構,聘請大陸來的精英或者香港的海歸,香港本地年輕人的就業機會就大大地被剝奪。

香港人的反送中也不光是因為他們的生活受到影響,而是他們越來越深刻地認識到,共產黨是如何沒有人性地統治這個社會,令他們沒有言論自由,也沒有發展機會,讓他們像大陸人一樣成為共產黨的馴服工具。

這就是香港人拚死要戰鬥的原因。香港這些九七以後才出生的年輕人,他們從親身的經歷體會到,共產黨絕對不可以信任。台灣也是這樣。

台灣很多企業到大陸發展,台灣不光是本地就業機會受到影響,更重要的是他的經濟命脈被掐住,到時候大陸說經濟制裁,台灣很多問題就搞不定,這是共產黨的一個陰謀,當然這裏也有西方國家的綏靖慫恿和放縱,才有今天的局面。

除中共紅人 投資大陸「沒一個成功」

以我在紐約的見聞,我知道唐人街很多生意比較成功的人士,他們在中國所謂的改革開放早期就回大陸發展,但就我認識的這些人,可以一下子舉出十幾二十幾個例子,他們在大陸的生意最後都被人吞掉,有些人連命都丟了。有一些在那邊失敗虧了很多錢後回來,這種例子不知多少。所以大陸所謂的改革開放,所謂接納你們這些人回去發展投資,是一個很大的陷阱。

當然紐約華埠也有幾個回大陸經商的「紅人」,不光是經商,他們在紐約配合中共的所有活動都非常積極,其實是充當傀儡,這邊辦甚麼活動時,他們從大陸飛回來主持一個甚麼(表達支持中共立場的)座談會,然後回去,這個大家已經知道了。但是像我們這種從大陸逃難到香港再到美國,然後回去做生意的,我認識的,沒有一個成功的。

我舉一個例子,他不是偷渡出來的,但是他們家族很有財力,在大陸開放之初,他首先去上海,在南京路買了一棟樓,準備在樓下開百貨公司,上幾層做辦公室,頂層做高級住宅。過了幾年,我問他那個計劃實行得如何?他說不行。

他說買樓後開始裝修,結果消防局、公安局、樓宇局、環保局輪流來,幹甚麼事情都要給黑錢,輪了一遍,換人了,第二批再來。所以過了幾年他那邊還是沒辦法有進展,他和我說,不行,上海人太狡猾了,我放棄上海的項目,我要去廣西,我準備發展高速公路。

我聽聞廣西貪污很厲害,他說沒問題。過兩年他說不行,廣西也沒辦法,花了不少錢還是沒辦法開展工作。他又想到自己老家鄉下,搞一個水翼船的碼頭,從他家鄉直接開船去香港澳門,不是很好嗎?當然他這個計劃最後也落空了,最後他縮小到開一家磚廠,但是不知怎麼又說他違規,搞出人命,結果他跑回紐約時又氣又病又虧錢,最後得病去世。

為甚麼我知道整個過程?第一我是他朋友,第二他在上海和廣西投資時,時不時就帶一批所謂訪問團來紐約,在紐約的高級餐館招待他們,並請我給他們拍照,希望在報紙上登出來後,他們回去後有一個交代。

他每次帶代表團來紐約都和我講,整個過程我了解得一清二楚,像這樣的例子已經不勝枚舉。所以對共產黨有期望的人,最後不光是失望,不光是賠上錢,甚至還賠上自己的性命。

唐人街是全球化的受害者

唐人街以前有五百多家製衣廠,全球化之後受害最大。成衣製造業紛紛流走到亞洲工資偏低的地區,唐人街的車衣業在9·11前已經開始沒落。

我來紐約的時候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新移民的美國夢大都是從「兩館」起步,所謂「男進餐館、女進衣館」。車衣廠還加入了23-25工會,有醫療保險,所以當時我們看到,勤快的這些家庭,兩夫妻出去做工,甚至小孩放學後都去衣廠幫媽媽剪線頭,這些家庭如果沒有不良嗜好,他們存了兩年的錢,差不多就夠付買房屋的首期。

老闆還供應他們午餐,一些人自己帶菜。一到節日,那時堅尼路上只有金門超市一家,所有超市貨架上的東西都被車衣工人買光,那真的是唐人街最興盛的時候。

但是全球化一來,製衣廠老闆起初想把製衣廠搬到墨西哥,後來看不行,墨西哥工人不夠勤快,於是都到大陸去投資,不一定開衣廠,因為衣廠是勞動密集型,這邊的管理不一定適合那邊。通常是帶資金回去,開餅店、開酒店、做貿易的都有,但沒有一個是成功的,這就是所謂全球化帶給紐約唐人街的後果。

因為我與這些做生意的朋友都很熟,所以這個過程我都有所了解。失敗的原因,是他們搞不定那些官僚系統,搞不清楚那些貪官污吏從哪裏來,就算他們以前小時候在大陸生活過,在這邊非常成功的生意人,有些被譽為最有生意頭腦的人,最後都是失敗的。

今年6月,連日的暴力騷亂,曼哈頓唐人街已失往日的繁華樂居風貌,淪為人跡杳然的「木板城」。(大紀元資料圖)
今年6月,連日的暴力騷亂,曼哈頓唐人街已失往日的繁華樂居風貌,淪為人跡杳然的「木板城」。(大紀元資料圖)

今年6月,面對暴力騷亂,華埠擺也街的雲尚米線將門面全用木板包起來,只剩下一個取餐洞口,餐館夥計只能從地下室進出。(大紀元資料圖)
今年6月,面對暴力騷亂,華埠擺也街的雲尚米線將門面全用木板包起來,只剩下一個取餐洞口,餐館夥計只能從地下室進出。(大紀元資料圖)

別做忘恩負義的中國人

所以我覺得美國的好處,是給我們平等的機會,而不是平等的結果。所謂平等的結果就是不管你怎麼努力,到最後大家都拉平,這是民主黨左派的觀念。而平等的機會是給你爭取幸福生活的權利,多勞多得,華人的勤奮努力就得到發揮。

很多朋友說民主黨是移民的黨,是我們這些窮人的黨,我說並非如此。美國尤其共和黨的觀念是保障你的財產,給你一個發展的空間,只要你努力,像我的小孩,當時連補習的錢都沒有,只要他們努力,都可以上很好的學校,找到好工作。

有一次我和兒子坐華人的電召車到機場,車上司機一直在發牢騷,說美國的種族歧視很厲害。他問我兒子在美國公司工作是不是這樣?我兒子馬上回答:沒感到種族歧視,在公司只要我肯努力、肯幹,人家都重視我的才能,我現在發展得非常好!

真的如此,是美國的先賢們一開始制定的憲法,給了我們這些權利。我們來這裏幾年就可以立足、發展,你說我怎能不感謝美國,不感謝美國的制度呢?

現在有些中國人來了就領福利,一邊拿美國的福利,一邊在罵美國,一邊還參加甚麼支持共產黨的遊行,當然有些人是拿錢的,但他們不是忘恩負義嗎?我覺得應該把這些人都驅逐出美國,回到共產黨的懷抱,過他們的那種生活。

民主黨已經變化 福利政策害人

這是左派的一種手法,他們大量接收非法移民,希望儘快把他們變成自己的票倉,讓他們入籍,用福利把他們綁起來,成為他們的擁躉。

現在的民主黨與半個世紀前已經有很大的區別,我記得當時的民主黨總統甘迺迪說「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了甚麼,而是問你為國家做了甚麼」,也是強調每一個人都要為國家做貢獻。

但是現在的民主黨,極力擴大政府、控制人,不讓你發揮。紐約連特殊高中入學考試也要取消,考取大學也按種族來分配而不是按照你真正的實力,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把上面的水準拉低,而不是鼓勵下面的往上跑。

我認為這些福利政策害了一些族裔,讓他們不努力。我一來美國的時候,老華僑就說,一是不要拿福利,這會讓華人丟臉;二是入鄉隨俗,多看多學。只要勤勤快快、踏實工作,在美國不愁過不上好生活。我牢牢記住了這些。

但是現在很多人,還沒來到美國就想著怎麼拿福利。我朋友的公司請了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學生,他做了幾個月就辭職了,問他為甚麼?原來他爸爸說,如果他工作,收入會超過限額,全家拿不到福利,所以他寧願在家待著也不去做工。他不去努力發展,這個政策不是害人嗎?

今年6月,左派在紐約組織多次示威。圖為暴力示威者在叫囂,警察被迫下跪。(陳女士提供)
今年6月,左派在紐約組織多次示威。圖為暴力示威者在叫囂,警察被迫下跪。(陳女士提供)

今年6月初,左派持續多天在紐約組織示威,緊接著的是對商業區的打砸搶。圖為華埠商家不得已關門。(大紀元資料圖)
今年6月初,左派持續多天在紐約組織示威,緊接著的是對商業區的打砸搶。圖為華埠商家不得已關門。(大紀元資料圖)

尋找真相 現在是命運關鍵時刻

有些中國人「逢美就右,逢中就左」,反對美國左派的社會主義政策,反對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考試,但卻支持中國共產黨,好像很矛盾,我覺得可能是心態上的問題。有些人自卑,需要虛無的強大後盾支撐自己,好像共產黨能在後面撐腰。他們也是雙面人,一邊拿美國的福利,一邊罵美國。

甚至有人父輩受過共產黨迫害,也這樣。有些朋友來美國之後,只是通過微信了解社會上的事情,不去深入了解美國和共產黨的一切,所以他們的思想一點沒有進步,他們仍然甘於接受從小到大的共產黨洗腦教育,我覺得這是關鍵。所以美國禁微信對華人是好事,我不但拍手還拍腳贊成,微信對這邊華人的毒害太厲害。

想要對未來的形勢做出正確的判斷,選擇正確的道路,首先要了解真相。從這一點上講,我要感謝下鄉的那段經歷,讓我在兩個人生重要關頭,能做出正確抉擇,遠離共產黨這個災難之源。

現在是美國最關鍵的時候,我也一直在尋找真相,想了解更多的事情。

華人移民來到美國,可以有很多途徑了解事實真相,尤其是有互聯網,你可以得到很多的資訊來支撐你自己的判斷。例如當年的韓戰,你發現很多很多事實和共產黨宣傳的不一樣,還有所謂大躍進餓死多少人,這些事情如果你了解了,當然你對共產黨的看法會變得很清楚。

欺騙和封鎖言論 這件事很不一般!

所以我覺得言論自由讓人們了解真相,並讓人們發表對這些事情的看法,非常非常重要。所以當我看見左派媒體和社交媒體採用中宣部的做法,統一口徑封殺不同意見,我幾乎整晚睡不著。作為從事新聞職業的人,我知道這絕對是一件大事,這就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開始。

共產黨當年,一靠槍桿子一靠筆桿子,就是武力加欺騙,現在美國也要欺騙和封鎖言論自由,這是不是一件非常大非常大的事情?

以前培養孩子,我也經常講共產黨的事情和我的經歷,讓他們不丟掉這個珍貴的資產。孩子進了大學後,我也慢慢了解,美國的大學從六十年代開始讓左派佔據地位,年輕人被洗腦,造成他們無法了解真相,而受政治正確的影響。到現在禁忌的東西多得不得了,連聖誕快樂都不能隨便說。

這一切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起初是所謂的「社會公平」,慢慢就演變成社會主義,繼而是共產主義,這是一步一步必然的趨勢。到現在特朗普上台抽乾沼澤,在這個過程中,這些矛盾就暴露出來,衝突得很厲害,這就是到了殊死決戰的時刻。

守護美國的最後機會

想一想,我們的後代要在共產主義下生活,真是不寒而慄。委內瑞拉十個月就從一個非常富庶的國家變成共產黨的地獄,這不是很遙遠的事。現在的主戰場在美國了!如果民主黨左派掌權,像紐約極左議員AOC要清算支持特朗普的人,還沒上台就要實施共產黨的那一套了。

現在是非常嚴峻的關鍵時刻,每一個人都在這裏面站隊。我的看法是,現在我們每一個人都要站出來。

第一,現在就要找真相,真相不是一打開電視就可以看到,我現在看自媒體,一旦有主播被封殺,轉移陣地,我都全部記錄下來。

第二,把我們知道或者我們分析過的信息,儘量地廣泛傳播給我們的朋友,通過我們的渠道,讓更多人知道真相。我們要盡我們的力量,把言論自由發揮出來。這至關重要。

第三,現在看來形勢不是一帆風順,但無論如何我們應該站在憲法的一端。盡力支持維護憲法的努力。

我覺得現在不光是美國的關鍵時刻,也是世界的關鍵時刻。美國是自由世界的燈塔,如果美國都淪陷了,就真的無處可去了。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要站出來,現在不站出來就太晚了,這是守護美國的最後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