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維基解密釋出一批種類繁多的重磅文件,其中,重中之重是一份2004年奧巴馬競選活動個案的研究報告,其內容間接揭示,奧巴馬當年參選總統時涉及舞弊;為其助選的極左組織ACORN員工,因涉選民欺詐被判罪。

12月21日,美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呼籲,徹查亨特·拜登在海外的交易。另有爆料人揭露,中共以「斬首」手段,對美國前副總統喬·拜登、參議院多數派領袖麥康奈爾、眾院議長佩洛西等美高層官員施以豐厚的利益交易,以減少其對中共當局不利批評。

同時,美知名大律師林·伍德在揭示中共滲透、甚至控制美國的長文中強調:太多美國人與中共魔鬼達成協議。只要美國人民在特朗普總統與共產主義的這場戰鬥中回擊並支持他,特朗普總統就會贏。

奧巴馬當年參選總統涉舞弊 維基解密爆內幕

12月16日,維基解密釋出一批種類繁多的重磅文件,包括希拉莉電郵門事件、中共屠殺藏人等。其中,重中之重是一份左派雜誌《社會政策》2004年的一份關於「芝加哥——奧巴馬競選運動個案研究」報告。

報告內容亦揭露,奧巴馬與一涉嫌偽造選民登記表的極左組織ACORN(社區組織立即改革協會)的淵源。

該研究報告作者是芝加哥ACORN的頭目Toni Foulkes。報告說:ACORN在2004年的選民登記與領導力發展,極大地影響了當地社區對選舉的參與程度,使得他們支持的候選人受益。

2004年3月份,奧巴馬在民主黨的初選中勢如破竹,從7名競爭對手中出線,代表該黨競選伊利諾伊州聯邦參議員一職,這要歸功於ACORN的鼎力相助。這得追溯到1992年。

報告說,事實上奧巴馬早年即開始建立基礎。1992年他在律師事務所工作之餘,曾為一名為「投票計劃」(Project Vote)團體組織了一次選民登記活動,共動員5萬選民。該團體後來被合作夥伴ACORN吸收。

ACORN注意到奧巴馬的組織能力,請他協助一宗官司,作為ACORN的律師,逼迫伊利諾伊州州府執行聯邦機動選民法(亦稱汽車選民,該法放鬆對選民註冊的要求),並打贏訴訟。之後奧巴馬還為ACORN培訓員工。到2004年,ACORN說奧巴馬「和我們已經是老朋友了」。

該報告總結推助奧巴馬成功的要點:

1)參加培訓與問責性會議;獲得資金聘請拉票員,選前2周這支帶薪與受監督的拉票員組成隊伍,在一些地區的拉票效果極佳,在初選前新增註冊2.7萬選民。

2)拉票員(Canvassers)每家每戶拜訪,不是介紹候選人,而是問選民有甚麼問題,將問題與投票的重要性聯繫起來,且轉為投票承諾。選民想聽甚麼,拉票員就說甚麼。

3)帶薪拉票員與義工結合,尤其是經驗豐富的社區領導者與「得到報酬的推銷員」一起工作,產生巨大效應,將投票率提高82%。其中ACORN領導人迪克森(Denise Dixon)與一拉票員配對,使她選區的投票率增加131%。而同次選舉中,全市投票率僅增長14%。

ACORN員工從事選民欺詐被判罪

不過,根據當年媒體報道,ACORN員工為了多拿報酬或達成定額而偽造選民註冊表。截至2010年11月,18名前ACORN員工被以相關選舉舞弊罪名判處。

2008年總統大選,ACRON在18個搖擺州開展大規模的選民登記,並號稱登記了數百萬新選民。但在印第安納州的雷克縣的工作人員查對2,100多份之後,發現每個登記表都有問題。例如數個表格的簽名一模一樣,有些地址登記在某個餐館,有些是死人,且表上的電話號碼均不對。最後縣裡將5,000份表格統統作廢。

此外,據美國選舉執行委員會的說法,在康州橋港市發現一7歲小女孩也進行了選民登記。

當時奧巴馬競選團隊捐贈80萬美金給ACORN,以助其進行選民登記。

ACORN變身Indivisible 涉2020年大選詐欺

2008年前後ACORN接連爆出醜聞,尤為2009年其「協助賣淫」、「教唆逃稅」錄像曝光,引發美國國會眾怒,切斷所有對其的資助與稅收支持。ACORN隨後更名為「Indivisible」。

2020年11月25日,鮑威爾(Sidney Powell)大律師團隊向密歇根州與佐治亞州提交大選舞弊訴狀,包括指控Dominion投票系統被外國勢力用於操縱美國大選,其與美國國內的聯繫直指「Indivisible」。

訴狀附錄的大量證詞中,前美國陸軍第305軍事情報營(305th Military Intelligence Battalion)一電子情報分析師宣誓作證,在大選夜,「Indivisible」可使用Dominion訪問選舉數據。其二級域名竟是「計分卡scorecard」(scorecard.indivisible.org)。

爆料人:拜登是其子外國交易的「直接受益人」

另一方面,事實上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已被揭露,但未被所謂的主流媒體報道的拜登家族私下與中共交易的醜聞,在大選後漸漸發酵。

大紀元12月22日報道,披露拜登家族與中共交易內幕的《騎龍:拜登一家的中國秘密》(Riding the Dragon: The Biden's Chinese Secrets)紀錄片製片人、美國暢銷書作家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12月20日受訪時揭露,喬·拜登是其子亨特與外國機構利益往來的「直接受益人」。

施韋澤在霍士新聞「Sunday Morning Futures」晨間高收視率節目中說,喬·拜登(Joe Biden)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獨有一個條件——其父親當時任職美國副總統。此外,他本人沒有任何人脈、沒有任何能力能夠從事外國生意。

「但事實是,喬·拜登是亨特外國利益的直接受益人。」施韋澤說。

節目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姆(Maria Bartiromo)提及亨特郵件中曝光的一件事——亨特的羅斯蒙特·塞內卡投資公司在華府瑞典大廈有一間辦事處,亨特曾索要多把辦事處鑰匙,給他的父親拜登、繼母吉爾·拜登(Jill Biden)、叔叔吉姆·拜登(Jim Biden),及華信基礎設施投資公司董事長董功文。

施韋澤表示,由此即可見拜登家族與中共相關人士之間密切關係,「這件事很有代表性」。他說,「我們要記住一點——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及(其董事長)葉簡明與中共軍方有直接關聯,這不是一家普通公司,該公司深涉中共政治圈。」

「就是這家公司——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喬·拜登這個『大人物』(big guy)要從中抽取10%的利益。他們在瑞典大廈的那間辦事處同時運作拜登基金會與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辦事處。」施韋澤指出。

2018年3月,施韋澤的著作《秘密帝國:美國政治階層如何隱藏腐敗並使親友中飽私囊》一書出版,首次披露亨特·拜登與中共的交易。該書曾躍居《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

施韋澤亦是布賴特巴特新聞網(Breitbart)資深撰稿人、政府責任研究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所長。

10月14日,《紐約郵報》曝出亨特的電腦硬碟內容,披露其2017年5月13日與8月2日的電子郵件,內容為拜登家族與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之間的內幕交易——亨特獲得20%股權,其還代「大人物」持股10%,董事長葉簡明每年以「諮詢費」名義支付亨特1千萬美金。

10月23日,亨特的前生意夥伴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出面向記者證實,《紐約郵報》公佈的電子郵件屬實,郵件中的「大人物」就是喬·拜登。

2009至2017年初之間,喬·拜登擔任美國副總統的同時,亨特·拜登亦在中國、烏克蘭與其它國家開展業務。

格雷厄姆挑戰巴爾 籲徹查亨特海外交易

此前,12月9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團隊發佈聲明。亨特·拜登在聲明中表示,他剛得知自己正接受美國特拉華州檢察官辦公室的調查。原因是他的「稅務事務」。

12月21日,美共和黨資深聯邦參議員、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表示,他認為有必要對拜登之子亨特在中國等地的海外交易進行徹底調查。他說:「我所擔心的是,特拉華州的調查範圍僅限於稅務欺詐,而非徹查亨特·拜登與外國的廣泛業務往來。」

現已離任的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日前向媒體稱,他沒有計劃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亨特。

格雷厄姆強調:「這個國家面臨的問題是,亨特·拜登和他的家人在多大程度上與中國(中共)、俄羅斯與其它國家有令人質疑的業務往來,是否可能影響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調查機構需要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看待稅收問題之外的問題。」

亨特弟與中共關係密切被忽視

此外,網絡雜誌《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12月22日的文章認為,亨特·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過去利用其父副總統拜登的名義,在海外大肆斂財的腐敗醜聞被人忽視。

文章說,亨特與其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及詹姆斯妻子薩拉·拜登(Sara Biden)涉及金額達6位數的瘋狂消費,均由一中國商人買單。事件被參議院調查員標記為潛在的犯罪活動。

賓夕凡尼亞州西區調查員正在調查詹姆斯涉及Americore Health公司一系列與醫院有關的交易。該公司從事購買與經營農村醫院。公司行政總裁格蘭特·懷特(Grant White)指控詹姆斯挪用公司資金,部份用於其在佛羅里達州的度假房。詹姆斯從未還錢。該公司已破產。

懷特表示,詹姆斯一直利用自己的姓氏來獲得信任,以發展自己的業務。

罕見曝光 中共滲透佩洛西、麥康奈爾家族

另外在節目中,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姆問:「針對有影響力的高層人士下手」,「很顯然中共有實際的策略,影響範圍十分廣泛。還有誰被中共收買了?我們知道有亨特·拜登、斯沃維爾(近日被曝陷「美人計」醜聞與中共間諜方芳來往密切),那麼南希·佩洛西呢?戴安·范士丹?」

施韋澤說:「華盛頓的大人物大多想讓亨特·拜登家族的事件(受賄醜聞)消失,因為這會把苗頭直接指向他們自己。只要看看美國最高立法機構、看看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與趙小蘭。」

「趙小蘭家族經營航運生意,是合法的,但關鍵在於資金來自中共當局的貸款。」

「(趙小蘭家族的)船是中共當局製造,船員由中共招募,絕大多數合同是運送太平洋沿岸的中共國企製造商品。因此,如果麥康奈爾做了對北京不利的事,生意就會被中國(中共)毀掉。」

施韋澤還說:「眾院議長佩洛西的丈夫保羅·佩洛西與中國大陸有一系列生意,均與中共當局直接關聯。這亦證明中方(中共)為美國高層政客輸送了利益。還有(資深民主黨參議員)戴安·范士丹,她丈夫在中國做生意長達25年,並通過與中共高層的私下會議獲利。」

施韋澤認為,中共當局企圖以有效地對美國政治高層人士「斬首」的手段,通過施與政府官員家人豐厚的利益交易,來減少高層官員對中共當局的批評。他強調:「現在我們的問題是,要在這方面繼續聽之任之,還是採取行動。」

巴蒂羅姆說:「我今天在此對觀眾承諾,我絕不會轉移對此類行為的關注,我們絕不會讓中共接管美國。」

林伍德:太多美國人與中共魔鬼達成協議

無獨有偶,12月20日深夜,美國知名大律師林‧伍德發表長文,揭露中共滲透、甚至控制美國。

林‧伍德在文中說:「美國已忘記了責任與義務;忘記了在韓戰與越南戰爭中與共產中國武裝對手的戰鬥。」

「我們尋求與中共建立關係,中共則尋求滲透,以實現其公開宣佈在2049年控制我們的目標。近年中共將日期改為2030年。特朗普(Donald Trump)擊敗克林頓(Clinton)取得(2016總統大選)令人驚訝的勝利後,中共又將日期改為2020年。是2020年,亦是1776年。」

「共產主義已滲透我們各級政府,包括司法部門。共產主義通過意識形態、腐敗、金錢和敲詐勒索滲透。」「我們一直被哄騙說與中國做生意對美國有好處。謬論。中共是邪惡的。它們想摧毀我們、我們的生活方式與我們的自由。」

林·伍德指出:「中共是魔鬼。太多的美國人與魔鬼達成協議。唐納德·特朗普通過競選總統來喚醒我們。」

「2020年並不是候選人之間的選舉競爭。2020年是我們未來生活方式的全民公決。」

「共產主義宣傳試圖妖魔化唐納德·特朗普。因為中共知道特朗普總統會揭露共產黨員。特朗普了解共產主義。他已經與之戰鬥了4年,打敗它並將邪惡從我們國家清除。」

林·伍德強調:「特朗普能否成功地拯救我們的國家脫離共產主義?只要我們人民在他與共產主義的這場戰鬥中回擊並支持他,他就會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