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大戰,列斯聯遭曼聯6:2重創,賽後照例有人將曼聯捧上天,落敗的列斯聯斯人獨憔悴,防守被評為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有「瘋子」之稱的領隊比爾沙遭人奚落「你癲夠未」;所謂成王敗寇,還有甚麼比拿起鍵盤將失敗者「鞭屍」更「過癮」!

列曼之戰被喻為「玫瑰大戰」,其中蘊含一段恩怨情仇。事緣英王亨利五世英年早逝,死時才 36歲,9個月大的兒子繼位成為亨利六世,王位令積怨已久的貴族垂涎,其中蘭開夏家族及約克家族即因此而觸發內戰,由於雙方均以玫瑰為徽號(蘭開夏採用紅玫瑰,約克郡則用白玫瑰),故有「玫瑰戰爭」之稱。今天列斯是約克郡的最大城巿,曼徹斯特是英國第二大城巿,屬於大曼徹斯特郡,而大曼徹斯特郡大部份土地跟昔日的蘭開郡的邊界重疊。由攻城奪池到足球場上水火不容,此為「玫瑰打比」的緣起。

現在的英超聯賽其實在1992/1993年球季才開始,是由當時國內頂尖球會脫離英格蘭足球聯賽籌組而成。話說英超成立前的1991/92球季,列斯聯力壓曼聯成為冠軍,但靈魂人物簡東拿於翌年由列斯聯轉會曼聯,不但令曼聯從此開創英超王朝,更明剃列斯聯眼眉,無疑在火上澆油,此後兩隊相逢更多了幾分火藥味。不過列斯聯往後成績載浮載沉,終於在2004年降班,並先後降至英冠及英甲,直至今年才回升英超。換言之,今季「玫瑰大戰」重演,一眨眼原來已經相隔16年了。

眾所周知英超是「大茶飯」,按名次定獎金,加上電視轉播分紅等,冠軍固然獎金豐厚,即使降班隊也收入不菲。以2019年為例,冠軍曼城獨得1.48億鎊,利物浦得1.49億鎊,而當年降班的三隊卡迪夫城、富鹹和哈德斯菲爾德也進賬超過9千萬鎊。明乎此,也就明白何以弱隊每每對著強隊都以一分為目標,因為季末護級大戰,一分足以保命,而且含金量十足之故也。

比爾沙外號「瘋子」,瘋狂程度教你瞠目結舌。他初執教紐維爾舊生會時曾經輸過6:0,球迷跑到他的家發洩,他從家裏拿出一枚手榴彈。有球員結婚,他的賀禮是上次輸波時的錄影帶。坦言過去25年看了5萬場比賽錄影,即每日看5場。他在2018年開始出任列斯聯領隊,要求球員全場90分鐘都進行逼搶,曾經說過「只要球隊一直都贏波,沒有人會覺得疲累」。他崇尚進攻和逼搶,直言道「在我的戰術字典裏,防守就意味著失敗」。

輸給曼聯2:6之後,比爾沙接受訪問,直言「如果兩支球隊都縮在後面打反擊,那就不是比賽。我會堅持進攻的原則,不會放棄!」。網民揶揄,是否要等到降班才放棄!或者他們可能忘記了,有些東西可以放棄,有些原則卻要堅持。曼城領隊哥迪奧拿追求控球在腳的華麗足球,帶領的巴塞隆拿曾被譽為「宇宙最強」,話說哥迪奧拿自認師承比爾沙。

現代足球流行防反,某些球隊更刻意讓出控球權,任讓對方圍攻,只在等待機會反擊,一劍封喉。這種風格有人甘之如飴,「前面贏埋唔夠後面輸」,實用主義者都不愛這一套。加上能夠留在英超競逐或者爭取更佳排名,都是利之所在。贏得醜陋又如何,「拿一分抑或入一球」重要,答案幾可呼之欲出。

英超獎金令人垂涎,利益所在很容易教人放棄原則,畢竟現今社會都現實得很,贏就是成功,輸就是失敗,場外場內皆如是。堅持原則迎難而上,難免會被人譏為不知變通;但如果連原則也不能堅持,還有甚麼值得誇口呢!

套用網民的一句話:「不是看見希望才堅持,是因為堅持才看見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