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突變引發大規模疫慌,英國首當其衝,加上即使英歐敲定貿協但仍不及一體化暢通無阻,經濟面臨一定下行風險。英國第三季GDP相比疫情前還存在9.7%缺口,倍差於美國與歐盟,而其第二季GDP大瀉20.4%亦是在同等級別國家中表現最落後的。早於疫二波來臨前,英國的復甦步伐已明顯放緩,在7-9月期間被解僱的人數多達31.4萬。

脫歐考驗逐漸浮現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一項經濟調查,由一體化轉變成自由貿易協議(FTA),將會導致英國出口和入口分別萎縮6.1%及7.8%,中期產出損失3.5%。英歐分道揚鑣後,於貿協談妥前曾有預測指僅計海關申報相關的開支已高達每年70億英鎊。

失去了歐盟人口自由流動的有利條件,英國服務業需要依靠加快簽證等措施去彌補勞動人力,產出損失又多掉0.7%。

每個行業的失業率會平均上升1%,達成貿協後明年經濟規模將力保在縮減2.1%的水平,在早前擔心沒有協議(no deal)的情況下,雙方需以世貿條款進行貿易,那麼失業率將多增0.9%,GDP亦將額外多扣2%。

製造業一直最關注脫歐發展,尤其是生產鏈深繫歐盟的板塊,主要是汽車、化工、紡織等工廠。於英格蘭東北部桑德蘭市聘有7,000名員工的日產汽車曾直言:「如果沒有協議,我們在英國的業務將沒法維持下去。」平安夜送來的貿協利好消息應該是製造業最佳的聖誕禮物。

獨立經濟研究所IFS估計,大部份脫歐的開支與不便將體現在2021年頭,2024年出產相比今年3月時會低約4.5%至5%,等同年度化GDP損失1,090億英鎊。此外,自2016年公投後,英鎊弱勢利好因素已有所反映,如食物產品變得更具競爭力,但一切脫歐障礙即將在明年1月生效,離開一體化的代價馬上殺到。

被脫歐影響最深的區域乃東北、西米德蘭、威爾斯、倫敦和東南部。威爾斯的製造業產品出口佔該地的附加價值毛額(gross value added)約18%,而倫敦的服務出口則佔附加價值毛額約23%。此外,脫歐還有不易解決的長遠問題,包括產品設計、標準和合規等需要時間調理與磨合。截止本年6月,有61%的英企沒有作任何脫歐準備。

疫災搶登最大風險

疫一波後,經濟一度呈強勢反彈,但到了8、9月已漸露疲態,隨後疫二波來勢洶洶驅使再度封城,近日更爆發變種病毒,全球多地政府二話不說,斷絕交通往來,英國成了「孤島」。

中共病毒波及的行業跟脫歐的影響不大一樣,疫情破壞的災區主要是娛樂、個人服務、零售、印刷、酒店、餐飲及航空業。這樣一來,疫情加上脫歐將同時衝擊著由頭到腳的英國經濟。英國大牌如Cath Kidston、Topman、Debenhams均捱不過由武漢肺炎帶來的這場浩劫,先後宣佈進入清盤。

「在家工作」令辦公室業主非常頭痛,金融中心的幢幢高樓空空如也,以往熙來攘往區內的街道變得渺無人迹,不管疫情如何發展商廈都是大輸家,因為企業已適應了新常態,不會回頭支付昂貴租金。

IFS的調查顯示,所有行業均表達因要應對疫境而削減人手,例如面對客戶服務的職位將比平日所需減少超過10%,建築業情況相似。病毒橫掃西北部多時,包括利物浦和曼徹斯特等地,近日突變品種肆虐東南、倫敦,某些區域受盡疫災與脫歐的雙重打擊,可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英國必須咬緊牙關,憑堅毅與勇氣化險為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