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1日下午1點半左右,山東濟南法輪功學員王鳳強在流離失所中被迫害離世,年僅48歲。

明慧網報道,王鳳強,男,1973年出生於山東招遠,1997畢業於山東工業大學(現山東大學)電機專業本科;畢業後順利考取國家公務員,曾就職於山東省監獄濟南發電設備廠。

1996年,王鳳強偶然聽聞法輪功,被其精深的法理所吸引,有醍醐灌頂的醒悟以及對人生的重新思考,自修煉法輪功以後,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原單位同事這樣評價他:「謙虛、隨和、工作兢兢業業,在個人利益上不計得失,是單位公認的好人」。

然而自1999年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王鳳強就職的單位緊跟中共的迫害,找他談話做所謂的思想工作,沒達到目的,又將他長期非法關禁閉、強行送洗腦班、巨額罰款;見他還不屈服,就解除了他所有的職務。

這對一個從農村考出來的大學生來說,無疑是一次艱難的人生考驗。但王鳳強沒有放棄自己對真理的信念。

從此,王鳳強長期遭到濟南、招遠「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人員的迫害。

2000年至2002年,王鳳強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3年。2003年,在同事的強烈要求下,山東省監獄招聘王鳳強為管電機製造和銷售的合同制員工。

2005年2月22日,王鳳強的妻子賈鋆與岳母賈秀芳被歷城區公安分局「610」人員劫持,因賈鋆有哺乳期的嬰兒才被釋放。

2002年10月,王鳳強的岳母賈秀芳被歷城區「610」在夜間秘密帶走,關在東風派出所的鐵籠裏。後來她順利走脫,被迫流離失所,遭濟南市公安局非法通緝。

賈秀芳於2005年2月22日被警察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濟南市法制培訓中心」強制洗腦,絕食抗議迫害致身體虛弱。賈秀芳的丈夫到洗腦班要求與妻子見面,遭到警察無理拒絕後,神情憂鬱,在絕望的打擊下猝然離世。

2006年8月23日中午,王鳳強在濟南東環國際廣場D座發法輪功真相光碟時,被該廣場的保安綁架到濟南市歷城區東風派出所。當晚9點左右,王鳳強被其所在的單位和歷城區「610」送往濟南市劉長山臭名昭著的「法制培訓中心」非法關押。

王鳳強被綁架後一直抵制洗腦迫害,使行惡者惱羞成怒。歷城區「610」頭目張文遠對他瘋狂毒打,變本加厲的迫害使王鳳強患上了嚴重的肺結核。2006年8月30日,王鳳強在濟南胸科醫院檢查身體期間走脫,開始了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的生活。

當時王鳳強的幼女只有2歲,他是家中唯一的經濟來源。他的遭遇使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2012年10月8日上午,招遠「610」人員宋少昌、李建光等七人與金嶺鎮政府「610」兩人,開兩輛轎車到招遠市金嶺鎮官莊村王鳳強父母家。當時只有王鳳強的父親在家扒苞米,宋少昌等假借關心之名,從王鳳強父親那裏套取了王鳳強的住處及其它一些信息。

等王鳳強和母親趕集回到家中時,警察將王鳳強當場綁架並抄家,沒有出示搜查證。大量私人物品被抄走,包括王鳳強母親家裏的私人物品、一萬多元現金等。

警察的惡行使王鳳強的母親心臟病復發,吃了一瓶速效救心丸才緩過來。宋少昌、李建光等人對此不管不顧,仍然強行將王鳳強帶走。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王鳳強詢問與其同坐的宋少昌姓什名誰,宋少昌自覺心虛、怕曝光,不敢告訴。後來王鳳強正念走脫,為了防止再次被非法抓捕,不回家,再度流離失所。

在他人生中最美好、最有價值的年華——26歲開始,就被剝奪了所有的權利,甚至養家餬口的權利。22年來伴隨他的是無休止的綁架抄家、酷刑折磨和強制「轉化」(逼迫放棄修煉)。

長期顛沛流離、居無定所的生活,給王鳳強的身體造成極大的傷害。惡人的盯梢、伺機綁架,使王鳳強無法照顧一下年邁多病的父母,終成遺憾。#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