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逢冬至,在一年中黑暗勢力最漫長的幾天內,當全世界掙扎在疫情中的人們把目光投注在美國大地上時,美國大選的最終結局仍然像迷霧一樣難以看透。

特朗普的組合拳一套接著一套,「把法律戰打到底」,「我對最高法很失望」;「五角大樓暫停與拜登團隊的對接」,「戒嚴法是假新聞」……如果你把最近輿論界冒出的所有支持特朗普的新聞都讀一遍,你會發現越看越糊塗,不知道下一步事態將如何發展。

要知道對手是深層政府,是處心積慮多年才開始下最後黑手的沼澤鱷魚,是瀰漫在華盛頓和全美各處甚至世界各處的影子對手,對特朗普而言,最大的麻煩不在於下一步採取甚麼行動,而在於誰是對手,對,就是這個問題,誰是對手?

一位叫做Kanekoa的推特作者發佈了一條推特被特朗普轉推:亞布拉罕.林肯一次被問到被稱為史上最偉大的總統是甚麼感受。林肯的回答是:「我不知道,你必須去問唐納德.特朗普。」短小的推文雖說是戲言,但也不無實情,誰說今天特朗普遇到的麻煩少於林肯當日呢?誰說今日特朗普的智慧不會超越當年的林肯呢?畢竟林肯沒遇到到多米尼恩投票機、沒遇到甚麼死人投票、一票多用、大規模郵寄選票,高科技結合上今天人類的墮落和無所不用其極,可以把簡單的問題複雜上一百倍,甚至讓美國的三權分立系統都處於不可依靠的地步。

美國電商巨頭帕特里克.伯恩也站出來說話,他說白宮內部特朗普身邊的那些顧問也在欺騙他,希望他認輸,退出競爭。試想,如果把這場關乎全球未來命運的正邪大戰比作一場戰爭的話,主教練身邊還有很多隨時準備投降的人,這仗還怎麼打?更遑論像共和黨參議院主席麥康奈爾這樣的人物,一邊享受著來自中共的巨額利益,一方面在華盛頓勾兌政治,特朗普面對的局面真可謂波詭雲譎、險像環生。

以前有人把中共比喻為《聖經.啟示錄》中的大淫婦,可能很多人不太理解,現在來看在這場大選中暴露出來的那麼多的政客,很多人都上了中共的利益賊船,涉及到的局面不僅是美國歷史沒有的,世界歷史上也絕無二例。特朗普面對的這部份敵人其實是這麼一大群烏合之眾,以所謂的意識形態為旗幟,其實各自盤算的都是自家的生意,雖然來勢洶洶,但其實毫無戰鬥力。特朗普面對的真正敵人是中共。

怎麼打擊這些敵人?特朗普越打法律戰、越與中共切割,這些華盛頓的沼澤鱷魚就越痛,就會蹦出來喊屈,從而把自己暴露給大眾,只要那些真正獨立敢言的媒體不斷的曝光這些鱷魚的幕後真相,撕下他們那些偽善的嘴臉,敵我雙方的陣營就會越清晰,從而特朗普才能下得了手,採取的任何戰略戰術其實都是在敵我局面清晰後才能真正做出的。

所以最近的局面看似混亂,但亂中也有不亂的因素,就是鱷魚紛紛曝光:從最高法院大法官羅伯特到在白宮會議中搗亂的幕僚,真如同過江之鯽,令人眼花繚亂。對特朗普而言,這個階段沒有明確的策略其實就是最好的策略,一國總統絕不會像一杯白開水那麼簡單,讓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才能確保真正目的的實現。所以大家不要急,我們要做的事就是——發佈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