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過的手,愛過的人,牽絆依舊?溫暖依舊?曾經,大手抓握著小手,小手依順著大手。曾經,有手在妳的手心打勾勾。曾經,有手在你的手心畫顆心。那人,那手,那情緣,模糊了?消失了?

因為有愛,因為有緣,讓我們手牽手,度過一段美好溫馨時光。小時候,阿嬤的手,雖然乾瘦,但那是既安全又溫暖的避風港。平常時,她手顫抖抖地餵我吃飯夾菜,但當爸媽要打我時,她的手即環護著我頭臉,另一隻乾瘦的手忙阻擋揮來的竹子。那時,那是全世界最有力的手。那雙手,溫暖我心,永遠都是。

阿母的手胖胖的,有幾圈粗繭。對小時不懂事的我,有疼惜,有愛護,當然,也有責打。阿母的手是萬能的,是金剛不壞的。她可以左手抱弟弟,右手臂夾著我的左手,再抽空右手拿鍋鏟,鏟動兩下炒鍋裏炒著的菜。再冷不防,擰我耳朵,叫我別亂跑,再抽手,塞個奶嘴到弟弟口中,叫他別哭。那雙手,天下無敵,無人能及。

阿爸的手盡是威權,還伴有點香煙垢及煙味。沒錢買煙時,他老將手指湊在他鼻孔旁吸聞,好解癮。對他來說,香煙和竹子,時時在側,最遠也不會離他手一尺遠。我當然知道好歹,沒事別靠近他手的一尺範圍內。怕二手煙?不,小時哪懂甚麼一手、二手煙的!懂,也不敢說懂。是怕那竹子!

阿爸的手一抓上竹子,就是一道「竹筍炒肉絲」,這菜名讓人流口水,但那菜色,紅白相間,浮在腿臂上,不流膿,也留痂!打完,帶煙味的手還在我頭上撫摸兩三下:要乖!那雙手專打不乖,我常常不乖。從小期待長成「大人」,因為大人才是乖的,小孩都是皮的。

大人打你,責你,罵你,不為別的,都是為了你好。慢慢長大,你不要大人再為你好了。掙脫阿嬤的手,掙脫父母的手,不要人管,不要別的手來管。這時,發現另有一種手,溫柔纖細,想牽她,她卻若即若離,那是情人的手。

雙手真的可以萬能,一雙手可去牽你想牽的手,尤其是女孩的手,歷經千難萬難,走過千山萬水,看過千帆過盡,好不容易,牽手,牽到了。以為從此以後,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嘿!別忘了,你不是王子,她也不是公主。只是她希望你一生一世如公主般疼她、愛她、捧著她,你也希望你永遠是她心中的白馬王子!好夢由來最易醒,沒多久,你希望牽她手,她希望你放手。有法子繼續牽的手,叫佳偶;無法子繼續牽的手,叫怨偶。偏偏人生啊!碰上怨偶的機會,大大多於佳偶。

再長大,又了悟更多,你想牽的手,未必也想牽你的手,有的手不該牽,有的手不想牽,有的手牽不著,有的手牽不得,有的手非牽不可,有的手非放不可,有的手牽了,心不在,有的手沒牽,心卻牽著、掛著。

看那孫子的手總是又汗又髒,阿嬤就愛牽牢牢,孫子卻老叫阿嬤放手。孩子的手不乖,父母的手緊抓不放,可孩子老想掙脫父母的手。有緣無份的情人,牽了手,不如沒牽,她要走,你也只好放手。

直到年紀更大些,知道有一種牽手,叫老夫老妻,法律上叫配偶,那似一種介乎佳偶和怨偶之間的偶然關係。打打、吵吵、鬧鬧、哭哭、笑笑,一晃就過了大半輩子,看了似煩,不見又忙著找。那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牽手,也才知道真正「牽手」的意義和那其中深藏的幸福。

心手理當相連,但有時心手卻又離得好遠。情人,牽了我的手,怎又去牽別人的手?心碎了,不得不放手。歲月無情,終究會斷了許多愛與緣。緊握的手,先放手,送走了阿公、阿嬤的最後一程,再放手,送走了父母、親人。熟悉的手,陌生地垂下,想牽的手,再也牽不著了,想再伸手挨打,沒人理了。手捂得住臉,可阻不了淚流。原來,放手時,手也會跟著哭的,順著指縫流的,全都是淚!

愛過牽過的手,都曾牽掛住了滿滿的愛,牽的是手,動的是心。「走、走、走走走,我們小手拉小手,走、走、走走走,一同去郊遊。」熟悉的兒歌,再唱,已是髮蒼視茫時。為人父、人母,再將為人阿公、阿嬤,才知現在兒孫的手早熟,老早就變得遙不可牽。時代在變,人心在變,用手牽不著,那就用心牽掛著吧!

轉去化度好緣,轉去牽起枯槁無依的手,轉去牽起孤苦無助的手,轉去廣施大愛給需要的人。牽手、放手,本是緣起緣滅。當手牽著所愛的手,覺得世界都在手中雀躍,一旦放掉所愛的手,世界也沒有離你而去,因為愛還在心中。

我們牽手到我們放手,其中必定有愛,也有緣。好好珍惜那得來不易的愛與緣,能牽手,就莫輕言放手。到人生終了之一刻,我們必會放手,也必會放下,放下愛、放下緣、放下心、放下彼此的牽掛、放下彼此牽著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