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英國和南非境內發現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變種病毒菌株,其傳播速度更快,感染率更高。英國首相約翰遜宣佈重新封閉倫敦和東南部地區,十幾個歐洲國家已經不同程度停止了與英國的交通往來,包括陸海空客運和貨運。疫情在冬季反撲,形勢嚴峻。

2020年,疫情大流行,迄今造成191個國家七千七百多萬人感染,一百七十多萬人死亡(中共掩蓋的真實染疫和死亡數字未計算在內),全球經濟遭受重創,數十億民眾日常生活、旅遊及文化活動受到嚴重限制和影響,負面衝擊效應巨大。

疫情看似天災,當中的人禍因素不可忽視,而中共便是災禍的源頭。中共病毒於武漢爆發,武漢當局及其它各級中共黨政和衛生防疫部門共同隱瞞情況,打壓「吹哨人」,不及時向公眾預警。

2020年1月23日,武漢市封城前,大約5百萬人離開武漢,流向其它省份和境外,導致瘟疫在中國和全球範圍蔓延。此外,中共操控世界衛生組織,迫其配合瞞疫。因此,新冠病毒實為「中共病毒」。各國若不能認清這一點,不向中共追責、不堅決抵制中共滲透,防疫恐難取得真正成功。

12月21日,歐盟成員國代表在布魯塞爾舉行危機會議,討論因應病毒新變種而採取的旅行限制。實際上,歐盟及英國都需要深刻反思各自對中共所持的立場,他們是否意識到了中共的危害、是否決心堅決抵制。

12月17日,法國總理馬克龍的病毒檢測呈陽性,隨後開始隔離休養。同一天,法國東部大區政府和華為公司發佈聯合新聞公報說,華為將在東部大區建設新的製造工廠,計劃投資約2億歐元,預計年產值10億歐元,創造數百個直接就業機會。

這個新工廠的啟動,將有助於華為在法國和歐洲的業務擴展,雖然法國打算逐步禁用華為設備,但卻在當下為其開綠燈,顯然無視華為常年侵權、且涉嫌間諜活動的可疑背景,置美國的警告於不顧。

2020年4月5日,英國外交智囊「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HJS)發佈了關於中共隱瞞疫情的調查研究,這份報告評估說,新冠肺炎令七國集團蒙受了3.2萬億英鎊的損失。調查建議,根據公開發佈的應對疫情的政府開支,英國應向中共索要價值3510億英鎊的賠償。

法國也是七國集團的成員,馬克龍可曾考慮過向中共索賠?他是否想過,數百個直接就業機會重要,還是數十萬、數百萬法國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更重要?這個問題就擺在歐洲和世界各國領導人面前。

近些年來,中共在海外的滲透和擴張屢屢得逞,其中一個原因是,它把許多國家綁在了一條利益鏈上,形成了超大規模的全球化利益集團。此鏈條連接亞洲、歐洲、北美、南美、澳紐、非洲,聯繫著多國領導人、大企業和大科技公司,國際組織,還有大媒體等機構。中共犧牲本國的資源、環境和勞動力,向多方人士輸送利益,自己則獲得深入多國內部的機會,在政治、軍事、科技、傳統、教育等領域進一步滲透,逐漸擴大國際話語權和區域影響力。

正是由於利益的誘惑,許多國家的領導人未能或不願正視中共的威脅。與特朗普內閣和澳洲政府相比,歐洲整體上對中共軟弱,即使因疫情吃了大虧之後,卻依然對中共表示友好,生怕貿易往來受損。作為交換條件,這些國家不敢在關乎是非的問題上強烈譴責中共,等於放任邪惡。

與疫情和中共相關的,還有一件大事:美國大選。11月7日,美國左派媒體宣佈拜登「當選」後,歐盟和歐洲國家領導人紛紛祝賀拜登,表示期待與之合作,還有人特別祝賀參議員賀錦麗。馬克龍稱,「美國人民已經選出了他們的總統……」

此前,特朗普總統已公開聲明,他其實贏得大選,而對手企圖竊取選舉。自11月4日起,大批美國民眾前往當地選舉中心,抗議選舉舞弊。至今,揭露選舉欺詐的海量證據已被曝光,上百位證人在聽證會上的發言於網絡直播。事實表明,特朗普總統獲得了史上最多選票,他才是真正的勝選者。

但是,除了斯洛文尼亞總理以外,諸多歐洲領導人視拜登為新任總統,他們根本不在乎誰作弊了,偷了多少票,因為這是符合他們心意的結果。四年來,特朗普總統強調美國優先,強力反制中共,他的獨立特行令歐洲諸國倍感壓力,利益是癥結所在。

拜登之子亨特與中共做交易,爆出受賄和涉嫌出賣美國利益的醜聞。拜登計劃撤回特朗普總統的一系列政策,這意味著美國將向中共低頭和敞開大門。

拜登宣佈,他上台後,美國將重新加入WHO,但他沒有對世衛在防疫上的重大失職提出半點批評。這就是說,拜登將為譚德塞背書,將用美國納稅人的錢為中共控制的世衛注資。

特朗普總統誓言不允許左派把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他積極地維護人權,維護信仰自由,連出重拳打擊邪惡中共和恐怖份子。特朗普總統捍衛的傳統價值觀與歐洲崇尚的自由民主理念是一致的,他以實力促和平,收到的成效造福全球。

那麼,拜登的翻轉將廢棄美國反制中共、向中共追討公道的種種努力,中共將無所顧忌地作惡,其戕害對像包括中國、美國、歐洲和全世界。

從年初到歲末,疫情的陰影揮之不去。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國家、地區、團體和個人都與中共關係密切。此時,面對病毒變異,我們需要進行道德反思,需要用良知和正氣去抵禦邪毒的侵害。#